梦岛小说 > 娇妻还小,总裁要趁早 > 第371章、没有谁的爱,是祈求得来的

第371章、没有谁的爱,是祈求得来的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吗?”

    沈青轻声问道。

    她看向言晨。

    言晨毫不犹豫,点了点头。

    “这个世上,唯有你才能使我灭亡。”

    “为什么……为什么欺骗我?”

    她的枪指在了言晨的胸口。

    言晨看到这一举动,心脏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般。

    “你……你还爱着他?我徒劳了二十年还是没用是吗?”

    “你回答我!”

    沈青情绪瞬间爆发,怒吼出声。

    夜风徐徐吹过,谁都能感受到沈青的崩溃。

    心爱的男人并非死于意外,一切都是枕边人的阴谋。

    孩子也不是她和丈夫的,而是和爱人的。

    他利用孩子,和她在一起,将她拴在身边二十多年。

    “因为……我爱你……”

    言晨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五个字,分外沉重,却又无怨无悔。

    沈青闻言,身子都摇摇颤颤的。

    这话……她二十多年,听了无数遍。

    她痛苦的闭上眼,突然手枪移了位置,从他的胳膊缝隙中,对准了身后的言希。

    言晨注意到,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没有睁开眼,不知道这一枪会打中什么位置,但是她却毫不犹豫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划破寂静。

    言希原本还满脸笑意,但此刻,变成了震惊。

    他怔怔的看了眼沈青,她不敢睁眼看着自己。

    他垂眸看着自己小腹上的伤,汩汩的冒着鲜血。

    但是他并没有失去理智,察觉到身后影子动了,下一秒他勒住了许意暖的脖子,将枪架在了她的脑袋上,对准了太阳穴。

    “阿青……阿青!阿青!”

    他连连喊了三声阿青,字字铿锵,带着痛恨。

    他在痛恨她背叛了自己!

    沈青听到这三声凄厉决绝的话,手指颤抖,手枪掉落。

    言晨反应迅速,快速接住。

    他就要追上去,沈青开腔:“不要伤害意暖。”

    言晨离去,她的身子也绵软无力的跌倒在地。

    言晨和影子追了出去,他从后门逃走了,那儿有接应他的车子。

    影子正准备开枪,因为他的使命只有一个,就是保护沈青,至于旁人他可不管死活。

    而许意暖知道了言家那么多丑闻,甚至知道言诺并非言晨亲生的,留着只会成为祸害。

    但……关键时候,却被言晨拦住了。

    “我老婆说留着她。”

    “可是……”

    “她的话我拒绝不了,哪怕……我也知道许意暖不该留,她知道太多了。”

    “那你……算了,你这辈子迟早要死在沈青手里。”

    影子气急败坏的说道。

    “那我也是心甘情愿的。”

    言晨苦涩的说道。

    他朝着言希大喊:“放了她,我让你活着离开!”

    言希带的人虽然多,但是言晨安排的人也不少,最差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而言希现在受伤了,局势很不利。

    言希恨恨咬牙,上车的那一瞬,将许意暖敲晕扔了出去。

    言晨赶紧追上前,确定许意暖没事,也就在这片刻的功夫言希离开了。

    言希在车内,捂着伤口。

    他原本以为,自己孤身进去,有沈青帮助自己,一定如虎添翼。

    却不想,她竟然背叛了自己,枉他这些年一直都惦记着她,念念不忘。

    “女人!”

    言希咬牙切齿的吐出这两个字。

    女人果然是善变的,下次见面,他不会手下留情!

    ……

    这场宴会,言家身为主办方,但是言晨夫妇却突然离开,留下了高层负责人,维持秩序。

    袁恒也一直等着许意暖,陪他一起演一出戏,应付外面的记者,但是却不想许意暖一直没有出现。

    言晨直接把人都带回了言家,随后通知顾寒州来接人。

    沈青在房间里,浑身都是颤抖的。

    言晨把她抱回来,她没有说过一句话,这让他万分着急。

    他蹲在她的面前,紧紧地握住她的手。

    “沈青,你看着我好不好?我知道我罪该万死,你杀了我,我都不会反抗。但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你折磨自己,比杀了我,还要让我痛苦。我求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一向流血不流泪的男人,此刻眼睛湿润,不断吻着她的手背。

    一颗心脏早已揪紧,疼的无以复加。

    沈青听到这话,才转动眼眸,呆滞的看着言晨。

    “是……是你害了言希吗?”

    言晨闻言,心脏狠狠一颤,他没办法说谎。

    最终……他点头。

    “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该死。他明明答应过要娶你,却还是背叛了你。你知道他已经和别人订下婚约了吗?我本不想杀他的,是他将我逼入绝境,是他对我有了歹心。”“我虽然在言家并不起眼,但是深的老爷子的喜爱,并且和顾雷霆是忘年之交。顾雷霆和爷爷是多年挚友,在他面前时常提携我,所以爷爷对我也刮目相看,认为大哥太过花心,以后难成大器,所以有意让

    我接管家族,试一试我的能力。”

    “所以……不是我容不下他,而是他容不下我。再加上……他背叛了你,所以我才起了杀心。这些年我一直都知道他还活着,一直躲在曼尔顿凯特林家族的庇护之下,我无法下手。”

    “我也怕他羽翼丰满,卷土重来,他绝非善类。”

    “沈青,我知道……现在的我在你眼中,一定是个不堪的人,手段用尽,残害手足。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才能挽回我在你心中的形象。我只求你不要跟我离婚,不要离开我,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言晨,你不觉得你的爱很卑微吗?没有谁的爱,是祈求得来的!”

    沈青叹息的说道,泪水无声无息的落下,心里乱成一团麻。

    纠葛着心脏,疼得要命。

    今日,她得知太多真相,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言晨,还是相信言希。

    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心脏都快要撕扯成两半。

    疼……

    疼的难以喘息。

    言晨听到这话,心脏仿佛被给了致命一击。良久,他嗫嚅着唇瓣,道:“卑微……那又怎样,我在你面前,从未抬起过头来。我愿意,只要你不离开我,我做什么都愿意。我的命都给了你,卑微又算得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