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39章 没有正妻样(一)

第39章 没有正妻样(一)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神医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你要不要这样?”显得好像就他有女人似的。

    萧子策勾唇淡笑,“我一直都这样,如何?”他抬了抬眉,“明日,你进趟宫,太医院也该肃清一番了。”

    白逸轩挑了挑眉,“哦”了一声,“这得罪人的活都是我来做。”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太医院的吴院使是我们的人。”萧子策提了一句便不再开口,低头认真地开始用膳。

    白逸轩淡淡说了一句,“你的手可真够长的。”他的脸上又浮起了一抹玩世不恭的样子。

    薛青媛的马车刚出府门没多久就被人当街拦住。

    抱琴皱着眉头掀起了车帘,低声问道,“怎么了?”

    驾车的小厮低声开口,“禀抱琴姐,长安侯府二公子拦住了我们的马车。”

    薛青媛微闭的眼眸猛然地睁开,淡笑,低低开口,“抱琴,你让小厮去问问宋二公子想要干什么?”难不成还想垂死挣扎不可?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到马车外想起的声音,“四小姐,不知可否请你喝杯茶?”

    薛青媛冷笑一声,他是不是觉着她傻?这当口,她这名正言顺的妹夫邀她去喝茶她就去?若是被他下个药,到时候她可真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难不成,他还想着让她给他去当妾?亏他想得美。

    薛青媛直接把手边的一个手炉砸了出去,忿忿开口,“走。”她的声音冷冽无比,威不可测。

    小厮看着砸在宋二公子脚边的手炉,没有犹豫,驾着车从宋安宁的身边飞奔而去。

    “小姐,这样做,好吗?”抱琴担忧地问道。

    薛青媛淡淡开口,“好不好都已经做了不是?抱琴,回府之后给我好好地查查,谁把我出门的消息递出去的。”她并非每日都会去百草堂,而且去的时辰都没有固定,每次去也不是走的同一条道,她还不信了,宋安宁能够未必先知,能够这么碰巧。

    抱琴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知道她们家小姐的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

    “若是查出来是谁,直接禀告了祖母发卖了。我的院里可容不得这些吃里扒外的。”薛青媛顿了顿又说道,“告诉所有人,以后再遇到宋二公子,直接当他不存在。”还停下车搭理他,还真把他当人物了。不就是一个庶出的二公子,这一世在她的眼中,连个人都不算。

    抱琴点了点头,“知道了小姐。”

    薛青媛叹了一口气,“浪费了我的一个手炉。”她这落过水的身体不能够着凉,身边的丫鬟们也十分尽兴,即使是这样暖和的天气,也时刻替她备着暖炉。

    抱琴忍不住地“噗嗤”一声,“小姐,你越来越可爱了。”哪有这样心疼砸出去的手炉的。

    “抱琴,你这是取笑本小姐?你不知道本小姐财迷吗?”她心疼的是银子,银子,好不好。不过,也没事,那个男人要给她十万两银票的,昨日见了白神医倒是把这事给忘了。

    抱琴低着头,继续低笑。

    薛青媛在百草堂跟着易流云给病人人把脉,扎针,配药,忙了摸约一个时辰。

    “小姐,已经可以独立的看一些简单的病症了。”易流云笑着说道,“若是有时间,可以在百草堂坐诊。”

    薛青媛低低开口,“易掌柜太抬举我了,我这点本事顶多就是给人看看风寒罢了。”她几斤几两,她心里有数。

    易流云但笑不语,没有说话。

    薛青媛抿了抿唇,问道,“易掌柜,你们主子有没有交代你要给我什么?”

    易流云皱着眉头摇头,“主子没有交代。”如实回答。

    薛青媛浅笑,“这样呀,那你告诉你们主子,他的真心也不怎么样。”她冷哼一声,带着抱琴忿忿离开。还对她一心一意呢,连十万两都舍不得,去他的真心。

    薛青媛气急败坏地回了府,不忘记让抱琴去老夫人那里告了宋安宁一状。

    果然,老夫人雷霆大怒,让谢妈妈去了长安侯府说理去了。一个庶子竟然敢在大街上面拦住闺阁女子的马车,还相邀去茶馆喝茶,这是什么样的教养?这是长安侯府的教养?

    长安侯府夫人程氏,宋长宁的母亲。本就对宋二公子心生不满已久,便借着此事让长安侯把宋安宁狠狠地责罚了一回,愣是打了他三十大板才罢休。随后,又让她的管事嬷嬷带着厚礼来府上给薛青媛道歉赔罪。

    薛青媛看着桌上的珠宝首饰,唇角微微勾起,一脸笑意。这长安侯府夫人程氏一直都是一个明事理的,前世若不是宋长宁早逝,她心已死,哪里由得一个庶子在府中蹦跶。

    老夫人心里还是觉着不放心,又派了十个护院到了流霜阁。

    “这宋家二公子真不是一个好东西。”老夫人气愤地说道,“娶了我们府上的庶女,还惦记着四丫头。我的四丫头岂是他能够惦记的?这一次幸好是四丫头够聪慧,若是真的着了他的道,那不得让他得逞了。”老夫人是越想越觉着怒意横生。

    谢妈妈忙给老夫人递了一杯茶水,“老夫人,这宋二公子心思不纯,想来以后也不会有好下场的。你放心,我们四姑娘聪慧着呢。”

    老夫人叹了一口气,“你一会那些补品给四丫头送去,她那身体本就弱,这又受了惊吓。”她的眼中满满都是心疼。

    谢妈妈微微一笑,“老夫人,你如今呀可是把四小姐当眼珠子一样疼了,比对大小姐都还要好了。”她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了,早就和老夫人情同姐妹,又时候也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老夫人笑出了声,“你个老东西,话是越来越多了。我就喜欢阿媛那性子, 你看看她干的事情,真的是让我的特别痛快。”她顿了顿又说道,“雅儿,命中带贵,不用我操心,她也能够富贵荣华。”

    “是,是,是,老夫人说道对,我们府上的姑娘都是命中带贵的。我去看看四姑娘。”谢妈妈笑着走出了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