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32章 绝配(二)

第32章 绝配(二)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书房内,萧子策懒懒地靠在黄花梨木椅上,微闭着双眸,听着流溪的禀告。

    “主子,小姐设计把府上的五小姐配给了宋二公子。”易流溪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家主子让他去偷偷盯着那位小姐呢?明明他还有很多更加重要的事情可做。

    萧子策的嘴角噙着笑,清雅的目光,清贵逼人,心中暗道,果然是个不会被人欺负的性子。这般干净利落地做法,他倒是特别欣赏。到底是他看上的姑娘,就是与众不同。

    易流溪见他不说话,轻轻唤了一声,“主子。”

    萧子策看向他,眼睛变得清明起来,认真而专注地说道,“流溪,从今往后,你就是她的暗卫了,好好跟着她的身边,好好地保护她。”

    流溪愣愣地看着上座的男子,恭恭敬敬地点了点头,“是,主子。”他心中一片凄凉,为何,他就这么被送人了呢?

    萧子策抿了抿唇,“退下吧。”

    三房,沈氏还有一月余便要生产,而薛青媛一个未出门的千金小姐自然是不可能帮薛云梦筹备嫁妆的。

    “祖母,五妹妹的嫁妆还得你拿注意。”薛青媛低低开口。

    老夫人冷笑一声,“宋氏可真是养出了一个好女儿呀。”

    “祖母息怒,事已至此,只能这般了。还好,嫁出女儿泼出水,五妹妹若是到了夫家再不谨言慎行,那也再和我们府上没有关系,只有宋家管教。”薛青媛一脸沉静地说道。

    老夫人点了点头,“四丫头,这事你不用管了,左右不过是一个庶女,按府上的规矩,从公中出三十六抬嫁妆便是了。若是宋姨娘有意见,就让她自己贴补吧。”如果不是看着长安侯府的面上,她连三十六抬嫁妆都不愿意出。

    薛青媛“恩”了一声,“全凭祖母做主。”

    当晚,宋姨娘一听见给薛云梦的陪嫁只有三十六抬嫁妆便在沈氏的院门口闹了起来。

    薛青媛领着孙嬷嬷和抱琴匆匆赶来过来,厉声说道,“宋姨娘,你可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祖母说了,你若是对嫁妆有意见就自己贴补。你若是觉着祖母这么安排不公允,你大可去芙蓉园闹腾。你来母亲这里算这么一回事?难不成我母亲足不出户还能够欺负你不成?”

    她的眸中闪过一抹狠厉,转过头忿忿说道,“宋姨娘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她还不信了,她还管不了一个姨娘。

    宋姨娘长着一张娇媚的脸庞,笑着说道,“四小姐说的是,确实是姨娘忘了规矩,可是五小姐嫁的是长安侯府,这三十六抬嫁妆太少了。”这脸可变得真够快的。

    薛青媛点了点头,浅笑,那笑里带着讥讽,“那依着姨娘的意思应该多少抬合适呢?”

    宋姨娘想了想,低声开口,“四十八抬,不能够再少了。”她语气格外地坚定,她在心里暗暗想着,若是府上陪嫁四十八抬,到时候直接再贴补十二抬,那就是六十抬了,再加上长安侯府送过来的彩礼,那至少也得七八十抬了。她的女儿定然能够风光大嫁了。

    薛青媛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勾着唇角笑着说道,“姨娘应该知道,这事我拿不定注意,我还要和祖母商量一下。不过,姨娘这般大吵大闹确实不和规矩,这样吧,回去了把金刚经抄写两百遍。”她转身朝着老夫人的院子走去。

    老夫人抿了一口茶水,冷笑一声,“这心还真不小,一个庶女还嫌弃嫁妆少。”她放下茶杯,低声说道,“谢妈妈,就按着宋姨娘的意思准备,四十八抬嫁妆,一抬不少。至于花销的银两,比原来的减去五百两。”

    薛青媛暗暗在心里佩服老夫人,这一招还真是杀人于无形。你要四十八抬嫁妆,行,我给。不过,这四十八抬嫁妆花费的银子还没有原来三十六抬的多。如果被宋姨娘知道的话,估摸着会气死。

    谢妈妈点了点头,恭敬地退了下去。

    老夫人看着离她不远的薛青媛,低低开口,“四丫头,我听说,你母亲有意将你嫁给镇国公府的世子?”

    薛青媛也不隐瞒点头说道,“禀告祖母,母亲确实有这想法。”这府上的事情,什么时候能够逃过这一位的眼睛,她根本就没有想过要瞒着。

    老夫人盯着她看了好一会,问道,“四丫头,你呢?你怎么想?”

    薛青媛抬眸,目光清明,浅笑,“祖母,婚姻大事,岂是我能够做主的。不过,镇国公府的家风确实不错。”她淡然地说道。

    老夫人“恩”了一声,“你的婚事不急,你大姐姐和二姐姐还没有出嫁呢。”她淡淡说道,“这事,你也别太放心上。”

    薛青媛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我听祖母的。”一副格外乖巧的模样。

    走出芙蓉园,薛青媛的眉头微微蹙着,老夫人不会无缘无故地和她说这些。她听出来,老夫人仿佛并不想把她嫁入镇国公府。若是她不嫁给秦纪楚,放眼望去,偌大的京城能够和她匹配的没有几家了。

    薛青媛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莫不是,老夫人想要她嫁入那一家?她晃了晃脑袋,又觉着不怎么肯能,她是越来越猜不透老夫人的意思。

    谢妈妈回来的时候,老夫人已经躺在了软塌之上。

    “谢妈妈,这四丫头倒是越来越招人了。这镇国公府,康平公主府都明里暗里给我递了意思。”老夫人微眯着眼眸,“都被我用四丫头年纪小给推了。”

    谢妈妈坐在了老夫人的身边,替她按着肩膀,低低开口“四小姐确实越发的聪慧了,要手段有手段,要相貌有相貌,确实适合。”

    老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叹了一口气,“你知道的,我这辈子也就这么一个心结了,若是能够了结了,闭了眼也安心了。”

    “夫人宽心,定能够如愿的。”谢妈妈安慰地说道。

    老夫人淡淡一笑,“但愿吧。姻缘这种事,谋事在人成事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