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28章 选妻(五)

第28章 选妻(五)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青媛换了一身浅蓝色的织棉袄和黑色的襦裙,裙锯上绣着淡黄色的点点梅花,清雅而不失华贵,头上梳着简单的螺髻,缠着珠串,俏皮而可爱。

    她带着司棋去了贤王府。这是她第二次来这里了。

    青竹下站在一袭白衣的男子,他的俊容清雅,目光清淡,长袖迎风,当真是清俊无双,让人挪不开眼眸。

    薛青媛慢慢地走近他的身边,盈盈一福,“殿下。”她的容颜微红,娇柔怜姿。

    萧子策淡淡一笑,“来了。”清俊的面容多了几分柔和之气。

    薛青媛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问道,“殿下,不知宋大公子可来府上了?”她前世和这位大伯也是有过几面之缘的。

    萧子策挑了挑眉,“急什么,我已经让人去请了。”一个请字从他的口中吐出来,倒是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若不是为了她,他才不想救什么不相干的男人呢。

    薛青媛“哦”了一声,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低着头。

    萧子策转身朝着书房走去,走了好一会回头,皱着眉头开口,“跟上。”

    薛青媛抿了抿唇,跟了上去,他的书房倒是和百草堂的那个书房十分的相似,简单而不是华贵。

    “我帮你救了相救的人,可有什么回报?”他极为认真地看着她。

    薛青媛愣了愣,反问道,“殿下救了宋大公子,难道不是应该问他要回报?”她眨着无辜的眼睛,淡淡一笑。

    萧子策如寒潭般的眸子,流淌着熠熠的光芒,果真是一个狡黠的女子。

    “若不是你开口,你以为我会救他?恩?”他的声音威凛,威不可测。

    薛青媛“哦”了一声,“原来我在殿下这里这般有用?”她眉间浅笑,“殿下想要什么回报呢?”这人仿似什么都不缺呀。

    萧子策勾了勾唇角,笑意喜上眉梢,“你能够给我什么回报呢?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他怔怔地看着她。

    薛青媛想了好一会,低低开口,“殿下高高在上,不缺权亦不缺财,我想来想去,殿下唯一所缺的也仅有一位王妃罢了。要不这样,我回府之后便让祖母帮你张罗挑选一下,保证殿下一定能够选到一个合适的王妃。”

    萧子策看着她一张一合的红唇,眉头紧皱,冷冷开口,“本王的私事轮得到你安排吗?”拂袖而去,毫不客气。

    薛青媛愣愣地看着走出书房的男人,她喃喃一句,“这人怎么老是生气?”他都这般大了,娶个王妃不是很正常的?难不成,难不成,这人,不举?否则,怎么会这般年纪都不曾娶亲。

    薛青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心中暗暗记下,以后绝对不能够和他提这事,这可是他的禁忌。不过,有神医在,这种病,应该也能够治愈呀。

    她胡思乱想了半天,被流溪从书房带去了西侧院的客房。

    她踏进西侧院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药草香,浅笑,开口问道,“这里,可是神医住的地方?”

    易流溪的话不多,点了点头。

    薛青媛走进去就看了坐在不远处的那个脸色苍白的男子,她没有行礼,也没有打招呼,笑意盎然地朝着上座的男人看去,开口,“殿下,是不是可以开始医治了。”

    宋大公子宋长宁有些惊愕地看着她,敢这般和当今贤王殿下说话的人,恐怕也只有这一位了吧。

    他从府中被人带到贤王府,人一直都是恍惚的。他这病自幼便有,看了无数名医,也吃了不少的良药,可是却一直都没有痊愈。不是不知道这世上有人可以医治他的病,也不是不知道只要这两人愿意治他的病,他便可以活下去。可是,他从来不敢设想,这位高高在上的九贤王殿下,竟然真的有一天会愿意给他瞧病。

    他心里除了激动之外,还有困惑。

    “我从不医不相干的人。”萧子策淡淡开口,“我既然救了你,你以后便是我的人了。”他淡漠的目光看向宋长宁,“如何?”

    宋长宁撑着虚弱的身体,站了起来,跪倒在地上,“谢殿下。”这世上有多少人想要成为他的人,而他是何其幸运,不仅仅被他相救,还能够成为他的人。

    萧子策眯着眼眸看着跪倒在地上的男子,轻轻摇了摇头,低声说道,“你要谢应该谢谢四小姐,若不是她相求,我是不会出手相救的。”顿了顿又说道,“我救了你,是让你活下去,成为长安侯府的世子,好好管管你们府上的二公子。”

    宋长宁没有站起来,恭敬地说道,“谢四小姐。殿下的话,我记下了。”

    “起来吧,坐好。”他挥了挥手,吩咐道,“流溪,去把我的银针拿来。”他瞥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薛青媛,“过几日,流云会教你针法,你好好学。”

    薛青媛“哦”了一声,甜甜一笑,点头,“我会好好学的。”

    萧子策站了起来,坐到了宋长宁的身边,伸手探脉,他的眉头微微紧蹙,良久,冷笑,“果然如此。”

    宋长宁低低开口,问道,“殿下,我这病,可还有办法医治?”

    “病?”他摇头,“是毒。病易治,毒难解。这也是为何长安侯府这么多年请了这么多的名医也治不好你这病的原因。”萧子策接过易流溪递过来的帕子,擦了擦手,从盒子里拿起一根银针,抓住送长宁的手指,刺破之后,把血滴在了茶杯之中。

    易流溪接过茶杯往里面倒了一点白色的粉末,没过一会杯子中的血变成了黑色。

    “主子,确实是忘忧醉。”流溪低低开口,“忘忧醉,无色无味,一般人察觉不出来,也不会致人性命,只会让人日渐消瘦,弱不禁风。”

    宋长宁的眉头皱得很深,他一直以为自己只是重病,从来都没有想过是中毒。

    萧子策净手之后,低声说道,“你的哮症确实严重,不过按时用药是可以抑制住的。这毒,只能够慢慢解。”

    宋长宁脸色倒是没有显出失落之色,他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萧子策看了对面抿着唇皱着眉的小丫头,叹了一口气,“流溪,传信,让逸轩十日之内进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