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26章 选妻(三)

第26章 选妻(三)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青媛来到百草堂没有见到易流云,反倒是被人请到了后院,她的眉头微蹙,心中却明白,那位怕是已经回京了。

    她轻轻地推开门,一袭白衣便映入眼帘,清雅的俊容,淡淡的目光,犹如仙人下了九霄,清贵逼人。玉冠束发,身姿欣长,当真是清俊无双,嫡仙临世,魅惑无边。

    薛青媛盈盈福了福,低低开口,“见过殿下。”

    萧子策缓缓地转过身来,淡漠的眉宇间,眸如寒潭,只一眼,便令人心生臣服,不敢再有亵渎之意。

    “来了。”他的双眸看向她,多日不见,她倒是出落地越发明艳动人了,“坐吧。”他缓缓地从窗口慢慢地走向了书桌前。

    薛青媛微微低头,坐在了他的对面。

    萧子策看着她这般小心谨慎的模样,心头不免隐隐有些不悦,他莫非很吓人吗,让她这般小心翼翼。

    萧子策指了指桌上的笔墨,“把上次给你的书默出来。”他的声音竟变得柔和起来。

    薛青媛“哦”了一声,没有多言,拿起了笔,认真地写了起来。

    他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俊眉微微蹙了蹙,也不知是怎么了,听闻秦家想要娶她为世子妃,他心里就好像被人扎了一下,不是很疼,就是觉着特别烦躁。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一样东西被人抢走了一般。

    他微微晃了晃头,从小到大,从来都不曾有人敢和他抢什么,故而也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这种感觉,他不喜欢。

    薛青媛写了慢慢一张纸便停了下来,放下手中的狼毫,揉了揉酸痛的手腕,低低说道,“殿下,为何非要我默书?”明明可以用背的。

    萧子策淡淡地看了她一眼,低低开口,“我喜静。”

    薛青媛努力努嘴,“哦”了一声,认命地又拿起了毛笔,认真地写了起来。这默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之前他给的那本医术不厚,她写写还没有感觉到什么。这一次默的这一本,书桌上的那一叠宣纸估摸着都不够她写的。

    她微微叹了一口气,不敢反驳什么,谁让他是高高在上的贤王殿下呢?

    萧子策拿起她写完放在一旁的宣纸,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微微点了点头,“不必再默了。”他眸光凌厉,看着她,“听流云说,你急着想要见我?恩?”他的声音微微有些低沉,声音醇厚。

    明明知道她着急见他,不过是为了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可他还是问出了口。

    薛青媛放下手中的笔,抬头看向他,只见他清俊冷傲的脸上越发的冷漠,她低低开口,“我想让殿下教我治疗哮症的办法。”她目光坚定,从容淡定。

    萧子策的唇角勾着一抹不着痕迹的笑,清俊的容颜宛如九尺寒冰,“为何?我可不记得你母亲有这病症。”他可记得她是为何而要学医术的。他教她医术也不是为了让她去救什么公子少爷的。

    薛青媛咬了咬唇,大胆开口,“我想救宋大公子。”她镇定自若地说道。

    他的双眸泛起了一抹冷意,冷笑,“薛四小姐倒是慈悲之心。”

    薛青媛皱起了眉头,不明白眼前的这个男子到底是怎么了,她学医难道不能够救人?

    她想了想,迎上他冰冷的目光,开口说道,“殿下,我想救宋大公子是因为我不想长安侯府有一天落入宋家二公子的手里。”她毫不隐瞒地接着说道,“我的庶妹,一直谋算着想要把我嫁给宋二公子。我想救宋大公子也不过是釜底抽薪,杜绝后患而已。”她对他,真的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萧子策脸上的寒意散去了不少,心中浮起了一抹怜惜之意,到底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丫头,他还能迁怒她不成,抿了抿唇,“有我在,谁敢谋算你?”

    薛青媛清眸含笑,站起身来,盈盈一拜,“谢殿下庇护。”

    萧子策冷哼一声,“明日,我让人把宋家大公子弄到府上,你若是想要看我如何医治哮症,可到贤王府来。”

    薛青媛点了点头,“好,我一定过去。”她唇角含笑,越发的美丽动人了。

    萧子策看着她带着满满笑意的笑脸,竟然有些失神。他不是没有见过比她更加艳丽的女子,可却只有她才会让他变得不像自己。

    他收回自己的目光,问道,“你母亲还好吗?”他语气淡淡的,仿似随口一提而已。

    薛青媛点了点头,“母亲身体还好。”不过,她还是有些担心,担心生产之时,她的母亲会撑不下去。

    他“恩”了一声,“让你母亲多走走,过几日我让逸轩回京,有他在,定能够保你母亲安然无虞。”

    薛青媛又站起来道了一个谢,唇角的笑也越浓了。

    萧子策看着这样明艳的她,心微微颤了一下,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必言谢。”他起身,“时辰不早了,四小姐回府吧。”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

    御书房内,萧子策心不在焉地坐着,连圣上唤他都没有听见。

    “九皇叔,父王喊你。”太子殿下皱着眉头看着从来都没有这般过的贤王殿下,眼中有些担忧。

    萧子策抬眸,看了一眼自己的皇兄,问道,“皇兄刚刚问我什么?”

    一身明黄色龙袍的圣上,看着这个比自己儿子大不了几岁的同胞弟弟,慈祥地笑着,“小九,你这是怎么了,从来没有见你这般失神过,可是身体不舒服?”

    萧子策摇头,“没事。”

    “你这样子像是没事的吗?”圣上叹了一口气,“你呀你,什么事情都埋在心里。”

    太子也点着头说道,“九皇叔,你若是不舒服可千万比能够撑着,白神医离京前可是再三嘱咐过我要看着你的身体。”他从小就跟这小皇叔亲近,语气里透着关切。

    萧子策抿唇一笑,“我真的没事,皇兄,瑞儿,你们都别担心了。”他只是弄不明白自己为何一遇到那个小丫头的事情就变得不像自己罢了。

    圣上点了点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