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23章 前夫(三)

第23章 前夫(三)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青媛看着手中的医书,低低开口问道,“孙嬷嬷,我听闻长安侯府的大公子是一个如玉一般的人,可惜身体羸弱,命不长久。”前世,就是因为大公子去了,宋安宁才有机会当上世子的,若是她能够救下大公子的命,那么,还有宋安宁什么事。

    孙嬷嬷点头说道,“小姐,是的。宋大公子从小身患哮症,秋冬季节时常发病。”她叹了一口气,“若是大公子没有这病,恐怕早就已经请封世子了。”这长安侯府迟迟没有请封世子也是怕这大公子命不久矣吧,毕竟没有哪个侯府会把未来交到一个命不长久的人手里。

    薛青媛淡淡“哦”了一声,手里的医学却一直都翻在哮症的那一页了。

    翌日,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她去了百草堂,不仅仅识了草药,还特意问了易掌柜关于哮症的一些情况。

    长安侯府虽不是最尊贵的侯府,却也不是一个三等侯府,他们府上的大公子患病这么多年,恐怕已是看遍了所有名医,没有治愈,不是大公子的病实在太严重了,那么就是没有对症下药。

    薛青媛虽然没有给宋大公子看过病,可是对于宋大公子身边的人确是一个也不相信的,她咬了咬唇,有个机会,她一定要给宋公子看一回病她才心安。

    “易掌柜可知道长安侯府的事情?”薛青媛似是无心地说道,“昨日看医书,刚好看到哮症那一页,听闻长安侯府大公子患的便是这种病,我想问问大公子这病,可还能够医治?”

    易流云摇头,“不知。小姐,我们看病讲究一个望闻问切,没有见到过这位公子,故而不好下任何断论。”顿了顿又低低说道,“这世上没有神医治不了的病,只有神医愿不愿意治的病。”

    薛青媛“哦”了一声,好奇地问道,“易掌柜似乎知道什么,能不能够和我讲讲?”她笑得格外灿烂。

    易流云摸了摸鼻子,低低说道,“小姐,这件事情,你可千万别说是听我说道。”他轻咳一声,“这长安侯府为了这位大公子请了不少的名医,白公子当然也被请过。”

    “白神医显然是没有给大公子看病。”薛青媛笃定地说道。如果白神医出手,这大公子也不至于还受这病症的折磨。

    易流云“恩”了一声,“白公子确实是没有给宋大公子看病。只因为他不喜长安侯府的那位二公子,尖嘴猴腮,表里不一,两面三刀。”

    薛青媛倒是有些摸清楚白神医的脾性了,她浅浅一笑,没有多言,不过,她知道宋大公子的病,并非无药可救。

    “易掌柜,可知白师叔什么时候回京?”薛青媛低声问道。

    易流云微微摇了摇头,浅笑,“小姐,白神医一向随性,除非是非来不可,否则他是不会来京的。”

    薛青媛“哦”了一声,也不知道宋大公子能不能够活到神医来京的时候,她无奈一笑,可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她倒是想救宋大公子,此时却是无能为力的。

    “小姐为何如此关切宋大公子的病症呢?”易流云皱着眉头问道,这可是他们家主子的人,他可不管什么宋公子,张公子,如果敢抢他们家主子的人,他第一个站出来把人给灭了。

    薛青媛淡淡说道,“宋二公子太张狂了。”

    易流云是个聪明人,点头,“原来如此,小姐不必担忧,只要主子愿意出手相救,宋大公子的性命便无忧,只是主子从来都不轻易出手。”他们家主子是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救人,即使身怀绝技,也没有哪一个世家敢开这个口。

    薛青媛的眸光微闪,原来他的医术竟是这般厉害,可他什么时候才能够从边关回来。不知不觉他好像已经离京十天了呢。

    薛青媛抿了抿唇,开口问道,“不知殿下什么时候会回京。”

    易流云浅浅一笑,“小姐莫担心,往年这个时候主子都会去边关探望边关的将领和士兵的,一般情况下月初便能够回来了。”在他眼中小姐能够关心主子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薛青媛微微点了点头,“易掌柜若是给殿下传信的话,记得让他注意身体。”她起身,告辞离开。

    边关,秦纪楚的营帐之中,萧子策喝着从京城带来的美酒,淡漠的脸上没有任何的波澜。

    “殿下,这一次我护送你回京,顺道回府看望一下母亲,我来边关三年了,也该回府看看了,还望殿下恩准。”秦纪楚拿着酒杯,一脸认真地说道。

    萧子策抿了抿唇,良久开口,“回吧,回去正好把你的亲事订下。我若是再不答应,你母亲大概会一直在皇嫂耳边唠叨。”

    秦纪楚的脸上泛起了一抹淡淡的红晕,他的头低了下去。的确,他想回京的另外一件事便是订亲。

    萧子策又抿了一口酒,“纪楚,你和逸轩在我身边多少年了?”

    秦纪楚想了想,开口说道,“回殿下,已经十二年了。”

    “原来这么久了。”萧子策俊雅的脸上多了一抹浅淡的笑意,“你们确实该成家立业了。”他起身,“我出去走走,十日之后,回京,你准备准备。”

    他刚走出营帐,流溪便把一个竹筒呈了上来,“主子,这是流云的飞鸽传书。”

    萧子策点了点头,从细长的竹筒里面到处了一张纸条,慢慢地开了起来,他的眉头从紧皱到松开,脸上的神情也从淡漠到浅笑。

    那个小丫头竟然想他了?那个小丫头竟然让流云提醒他注意身体?那个小丫头好几次问了他什么时候才回去?

    原来那个小丫头这般地在意他。

    他勾了勾唇角,对着营帐里面的人说了一句,“纪楚,我们提前回京,三日之后便回。”他也想那个小丫头了。

    秦纪楚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刚刚的不是错听,他急急忙忙地走出营帐,“殿下,可是有什么急事?三日之后便回京,太赶了。”他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交接一下。

    萧子策想了想,低低开口,“那就四日之后。”

    秦纪楚无奈点了点头,这三日和四日对于他而已真的没有多大的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