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12章 胆大的女子(一)

第12章 胆大的女子(一)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薛青媛沉静优雅地端坐着,睁大着眼睛直勾勾地看着他,她看得有些痴迷,忘乎一切。

    萧子策轻咳一声,“薛小姐这般盯着我看,莫不是我脸上有什么?”他轻笑出声,眼睛微微弯了弯,让他整个人显得更加地高贵俊美。

    薛青媛摇头,“就是觉着殿下特别好看,不免多看了两眼。”

    萧子策有些错愕地看着眼前这个如此直白,如此大胆的女子,他淡然一笑,“你倒是会说话。”清冷淡漠的声音中多了一抹柔和。

    薛青媛见他不生气,清眸含笑,“殿下本就世无双。”她一脸坦然。

    萧子策唇边含着淡笑,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般有趣的人了。这薛家四小姐倒是比起那些端庄雅静的世家小姐有趣地多。

    薛青媛的眸中闪过一抹狡黠,问道,“殿下,为何会想要教我医术呢?”

    萧子策看着她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眸,微笑,“因为我高兴。”他的嘴角如月牙般好看。

    薛青媛看着他那张俊美无边的脸,无奈地笑了笑。

    他抬手拿过书案上的一本书,递给了她,“回去之后把这本背下来。”声音中带着一丝不可违逆的强势。

    薛青媛糯糯地“哦”了一声,咬了咬唇,大胆地开口,“若是背不下来会怎么样?”她眨着眼睛故意问道。

    萧子策的脸色僵了僵,淡漠的眼眸中有过一抹愕然,他还真的没有遇到过敢这样问他的人呢。

    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地敲着桌案,“背不出来?恩,打板子,如何?”他语气里带走一丝漫不经心。

    薛青媛连忙摇头,“不好。殿下放心,我保证认真背出来。”亏他想得出来,打板子,她若是真的被打了板子,那她就真的没有脸见人了呢。

    萧子策淡淡地点了点头,“最好不过。”

    薛青媛想了想,认真而又专注地问道,“殿下,我想知道有什么办法能够避免我母亲小产或者难产呢?”她知道凭她现在的速度想要学有所成必然是不可能的,可是她不能够让她母亲有任何的闪失。

    萧子策挑了挑眉,摇头,“没有。桃仁、红花、枳实、蒲黄、益母草、当归、三棱、水蛭、虻虫、穿山甲、乳香、没药等,都能够引起小产或者大出血。而这些,靠银针试毒是根本就不可能试出来的。”

    他顿了顿又说道,“还有丁香、降香、麝香、滑石、木通、牵牛子、冬葵子、薏苡仁、巴豆、芫花、大戟、甘遂等,也会引起小产。”

    薛青媛拿过笔墨纸砚把这些都一一写了下来。

    萧子策看着她格外认真的模样,唇角上扬,浅笑,“可让你母亲注意一下膳食,茶水,糕点。只要小心一些,不入口便无事。”他从小在宫中长大,宫中的争斗从来都不必内宅少,他从小也是耳濡目染,清楚明白。

    薛青媛微微点了点头,“谢殿下,我记下了。”她抬眸眼中带着一抹感激。

    萧子策轻轻摇头,“不必和我这般客气。”这丫头可是他亲自挑来的继承人,对她便多了一份宽容和温和。

    “我该回府了,殿下,臣女告退。”薛青媛站了起来,行了礼,转身而去。

    萧子策看着她那纤细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皱,低低开口,“薛小姐,年初五再过来吧。”

    薛青媛站在门前,微微点头,“好。”推门而出。

    门外,寒风冷冽,她不禁打了一个寒颤。从来没有想过会和萧子策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有所交集,可如今,她却因为他,身份也渐渐变得水涨船高了。他的一时兴起倒是让她省了不少的心思。

    上了马车,薛青媛低低开口,“抱琴,一会经过明月楼时,去打包五份红豆饼。”她微微闭上了眼眸。

    抱琴点了点头,“好的,小姐。”

    回到府上,薛青媛直接让抱琴把五份糕点,给三个姐妹还有老夫人已经沈氏送来过去。

    “小姐,你回来了。“孙嬷嬷遣退了所有的丫鬟,低低在她的耳边说道,“小姐,派去的人递来了消息,他已经和宋姨娘的表哥李文山称兄道弟了。”

    薛青媛微微点了点头,“让他想办法从李文山的嘴里撬出些东西来。”她冷冷一笑,“嬷嬷,这件事不能够让任何人知道。”

    孙嬷嬷郑重地“恩”了一声,“小姐放心,派去的人是夫人的陪房名唤王朝,卖身契还拽在夫人手里,他爹娘也都在鼎北王府。”

    薛青媛轻轻“恩”了一声,“嬷嬷,摆饭吧,我有些饿了。”她眸光闪了闪,“孙嬷嬷,一会陪我去母亲那边。”

    孙嬷嬷点了点头,转身吩咐司棋开饭上菜。

    天色已黑,薛青媛带着孙嬷嬷慢慢地从流霜阁去玩沈氏的青兰院。

    “母亲,父亲还没有回府吗?”薛青媛看着紧躺在软塌上的沈氏,低声问道。

    沈氏微微摇了摇头,低低开口,“宋姨娘不舒服,你父亲去看她了。”她的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忧愁和无奈。

    薛青媛在心底冷冷一笑,紧紧地握着沈氏的手,“母亲,你放宽心,平平安安把弟弟生下来就好了。”她接着又说道,“母亲,以后不是荷香姐姐亲手做的饭菜,糕点,茶水等等,你都切不可入口。咱们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荷香是孙嬷嬷的侄女,她很放心。

    沈氏错愕地看着一脸认真的薛青媛,看着这个只有十二岁的女儿,连忙从软塌上坐了起来,皱着眉头问道,“阿媛,你怎么会和我说这些?”

    薛青媛盈盈一笑,“母亲,我只是想你和弟弟都平平安安。”她清澈的眼眸中带着坚定。

    沈氏伸手揉了揉她的秀发,眼中带着一抹狐疑,微微点了点头,“好,我答应我的阿媛,以后一定注意吃食。”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肚子,叹气,“也不知道这一胎会不会是个哥儿?”

    “母亲,就算是妹妹那也是好的,只要你养好身体,何愁以后生不出弟弟呢?”她娇笑一声,“我现在可是在学医术呢。”只要活着,就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