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嫡女荣华:王爷,别闹 > 第7章 难伺候(一)

第7章 难伺候(一)

作者:倾城一顾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姐,请问你要抓什么药?”百草堂的伙计看见有两个姑娘走进门,热情地迎了过来。

    薛青媛微微摇了摇头,浅笑,“我不是过来抓药的,我过来是见你们家主子的。”

    店铺伙计倒是一个精明的,想了想,低低说道,“小姐请稍等,我这就去请我们家掌柜。”

    大约等了半盏茶的时间,一个摸约二十多说的青衣男子跟着伙计走了过来,笑着说道,“小姐,请随我去内堂。”他的脸上透着恭敬。

    薛青媛踏进书房的门槛,玉石凿花,点翠成叶,一直延伸到桌案,桌案上各种各样的狼毫悬挂于笔架,宣纸堆砌,水墨晕染。

    突然,一本书砸向她,薛青媛连忙用手去挡,书掉落在地上。

    “拿去看,什么时候全部背出来了,什么时候再来百草堂找我。”萧子策从书架后面慢慢地走了出来。他身着白衣,那清俊绝伦的脸庞,如墨般的长发无不彰显着他的俊美。

    薛青媛慢慢地弯下腰把书捡了起来,微微点了点头,“那我告退了。”她的声音不急不躁,她的神情处之坦然。

    萧子策微眯着眼睛看着她,仿似,什么事都没有办法影响她一般。她那镇定自若的模样,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姑娘。

    他挑了挑眉,勾唇淡笑,“我有说让你走了吗?坐下,在这里背。”他的声音淡淡的,却异常地清朗动听。他慢慢在桌案前坐下,眼角的余光掠过这个有趣的小丫头。

    薛青媛拿着书,坐在了离她不远处的黄花梨木椅上,她慢慢的把书打开,默默地在心里开始背起来中药的方歌。

    萧子策拿起一本书,不过他的目光却没有在书上,他想看看这个丫头是否是真的这般淡然。

    薛青媛专心致志地背着书上的药方,压根就没有留意周遭的一切,她淡然处之,把自己沉浸在医书之中。

    萧子策唇边含笑,眸中的深意愈发地幽深起来。这个小姑娘还真是有趣,第一次见她,丝毫没有女子的娇羞,明目张胆地看着他。让她跟着他学医,又心不甘情不愿的。如今知道了他的身份,直接把他当成不存在。

    他倒是见过不少的女子,有蛮横的,有骄纵的,有优雅的,也有才学出众的。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般多变的一个小丫头。她规矩的时候,格外的落落大方。她撒娇的时候,格外的可爱。她斗嘴的时候,格外的伶牙俐齿。她看见他的时候,格外的光明正大,毫无顾忌。

    他勾了勾唇角,清冷的脸上扬起了浅笑。许是看了这么多变的她,才会心血来潮地想要教她医术吧。毕竟他这一辈子,没有打算娶妻亦不会有孩子,能有个这么有趣的丫头学会他的一身本事,他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白逸轩推门而入的时候,就看见书房里面的两个人安安静静地看着各自的书。

    “我说九殿下,你就是这么教人医术的?我记得你当初跟着师傅的时候,师傅好像也不是扔了一本医书给你就了事了呀。”白神医叹了一口气无奈地说道。

    薛青媛放下手里的书,恭恭敬敬地站了起来,对着白逸轩福了福,“白师叔好。”她清眸含笑,明艳动人。

    白逸轩挑了挑眉,“你这丫头倒是个机灵的。”他笑逐颜开,“有不懂的,你若是不敢问他,就问我好了,或者问这百草堂的掌柜易流云。”

    薛青媛微微点了点头,“谢谢师叔,我记下了。”她从容坦然地说道,那淡然若水的流云心性,不免让人多了几分好感。

    萧子策的俊容深敛,周身的冰冷之气,令人下意识的心生畏惧,他冷冷开口,“逸轩,你有意见的话,你来教,如何?”他的声音不高,却威凛渐生。

    白逸轩耸了耸肩,“我哪能有意见呀。”他敢有意见吗?这人是祖宗,惹了他,还不知道怎么折腾他呢。

    “可有什么不懂的?”萧子策的眉宇间少一抹冷意,倒是显得格外的温柔祥和。

    薛青媛想了想,轻轻地摇头,“没有,只是我不认得这些药材。”她如实地说道,眸中带着一分灵动,带着一分聪慧。

    萧子策“恩”了一声,“明日,让流云教你辨识药材。我每月初一和十五会在百草堂。”他优雅起身,“今日,就到这里,回去把你手里的书背熟。”

    薛青媛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低着头,轻声说道,“殿下,我记住了。”

    萧子策看着她,眯了眯眼眸,脸上忽然沉了几分,瞬间,他唇角勾起了一抹不着痕迹的笑容,清俊的容颜宛如九尺寒冰,“殿下?恩?是你能喊的?”

    白逸轩已经往后退了好几步,这祖宗,这模样,显然是怒了。可是,他真的想不明白,他怒什么?人家小姑娘不能喊他师傅,又不能喊他殿下,喊他什么?

    薛青媛抬眸迎上他的目光,唇角上扬,浅笑,“不知我应该如何称呼九王爷?”她镇定自若,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

    白逸轩在心里对她佩服地五体投地,这世上敢这么和萧子策说话的,大概也只有这个大胆的姑娘了,难怪,难怪,这个祖宗会这般不正常了。

    “九王爷?恩?”萧子策的眉头微微敛着,眸光微微有些闪烁。

    薛青媛咬了咬唇,脸上的怒气昭然若揭,若不是畏惧眼前这人的身份,她早就动手揍他了。她前世这么没有听说过这九王爷这么难伺候呢?她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微微一笑,眼中带着一抹狡黠,喊了一声,“九皇叔。”

    她大姐姐日后是太子妃,她逾越地随着未来大姐夫唤他一声九皇叔,也无错呀。

    白逸轩忍不住地笑出声来。

    萧子策的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头也不回地走出了书房,留下一句,“我没有你这么一个大侄女。”

    薛青媛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那个,薛四小姐,他比较难伺候,你别放心上。”白逸轩笑了笑,“你先回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