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明尊 > 第二百五十一章我执魔刀,徐福现身,杀戮魔神

第二百五十一章我执魔刀,徐福现身,杀戮魔神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明尊 !

    以九幽法则御使天魔化血神刀,钱晨也尚且是第一回。

    这一刻,九幽阴河异动,浩浩荡荡的黑雾汇聚成一条无法想象的长河,凝聚成刀光,内中似乎有无数生灵哀嚎,无数重地狱无间。

    这一刻刀光似乎在钱晨手中化为了一尊无法想象的存在,诡异无比,活了过来……

    “噗!”

    新恒平打出了九州鼎,四面铭刻古老的山川图文,带着近乎镇压一切的道蕴,朝着那道刀光而起。

    天魔化血神刀的刀光无比诡异,但新恒平自信九州鼎能镇压一切法,因为他曾亲眼在先祖那里见过,天庭玉皇降下天劫,却为此鼎粉碎的恐怖力量。

    昔年仙秦以此鼎镇压九洲,布下九洲结界,一切仙佛不可渡……

    九州鼎的力量凝固了一切,便是天魔化血神刀的凌厉莫测,诡异恐怖的刀光,都被镇压到了山河图文之下,化为了地底的一条血河。

    “我执!”

    直到天魔化血神刀被镇压,蕴藏在其影子里的另一把刀,才初露端倪!

    当看到淡淡的化影刀光的那一刻,新恒平便知道,这一刀并非出自老僧的遗骸之手,而是同样出自那尊疑似九幽化身的红衣凶灵。

    这一刀中蕴含的魔念,比起老僧那万年不磨的执念更为恐怖。

    仿佛汇聚了九幽之中一切生灵不得解脱的执,宛若黑暗一般的刀光,给予他一种汇集了一切生命最执着的情感,无数有情众生意识升华的那一丝执念纠缠在一起,复杂无比,难分难解。

    便是世间一切道心都无法决断,剧毒无比的执!

    这一刀不蕴含任何的神通,存起于道心,也斩于道心……因此刀光掠过了九州鼎,一下子斩过了新恒平的脖颈,没有鲜血喷洒,也没有头颅冲天而起,只是让新恒平眼中有短暂的失神。

    然后被镇压在九州鼎中的血河便陡然暴起。

    被钱晨镰刀扯出一道血光,他的双手一转长柄,刀光便如天魔加持,与我执魔刀引出的众生怨念合一,在天魔加持下诞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化,生生崩碎了九州鼎!

    “纵然是九州如金瓯,众生有怨亦崩缺!”

    钱晨心中带着一丝淡淡的怅然,便是掌握九州鼎的仙秦,也已经覆灭了!

    召唤出一个虚影又有何用?

    镰刀扯出的血光,劈开了那九州虚幻的山河,割裂了星舰那重重禁制,与近乎不可能的变化之中,一钩,斩断了新恒平的头颅。

    他的元神脖颈之上,亦出现了一道血线。

    魔刀化血将纵入他的元神之内,刀光之中蕴藏的无数魔性,那污秽如血的无尽生命,会掠夺他所有的本质,然后重新化为血色刀光,破体而出。

    便是元神真仙,也无法在这一刀之下,逃得性命!

    但这一刻,钱晨的脸上却浮现了一丝动容之色,差一点连莫得感情的九幽化身都装不下去了!

    新恒平的头颅落下,却被他的双手突然接住,就连元神之上的那条血线都未能蔓延开来。

    因为天魔化血神刀的刀光在他元神之中,被人伸出两根手指夹住了!

    看到与新恒平合一的星舰神祇,陡然睁开双目,探出两根手指,在新恒平识海之内夹住了那扭曲的血色刀光,钱晨心头凛然。

    这一刀在整个九幽加持之下,近乎不可思议,蕴含恐怖的魔性,虽然并非道尘珠中太上天魔之刀,但也汇聚了整条阴河的魔性。

    他借助大解脱魔刀反向扭曲,斩出我执魔刀,又以天魔化血神刀为壳。

    便是元神真仙也能斩得,更别说被人两指头捉住了刀光!

    这尊神祇,突然施展出这等手段,实在是渗人至极。

    他心中隐隐有了一个可怕的猜想……

    “九幽法则的化身!”

    那尊神祇将新恒平的头颅接回了身体,借着他的口,幽幽叹息道:“可怖可畏!”

    神祇带着古老的黄金面具,站在新恒平的元神之后,伸手一抹,便要消去那条血痕,新恒平的元神也微微喘息,艰声道:“徐祖!”

    但他手指抹过,元神脖颈的血痕却是消退了,可没一会功夫,又再次重现。

    “不行!这一刀,以我这具化身的法力还抹不去!”

    神祇微微摇头道:“九幽道虽然还有此刀传下,但早已没有昔年那种无物不可斩的魔性,未想到今日竟然还能见到这必杀的一刀,可怖可畏啊!寻常魔道修士,能修成化血刀的,便已能谓之真传……”

    “能修出刀中天魔的,都是九幽道的那几个老怪物!”

    “能修出‘天魔’,修成‘化血’,修炼成‘神’的魔刀!便是以我的见识,平生也不过三人!而从你这尊九幽法则所化的凶灵施展出来的,最为正宗!乍一看,我还以为见到了王翦!”

    那尊神祇渐渐覆盖了新恒平的元神,随着他本质的侵染,点点金质慢慢爬上了新恒平元神的面孔,让他颇为紧张。

    在一阵痛苦的颤抖中,新恒平元神的面孔也覆盖上了黄金面具。

    面具后,用那尊神祇的口吻道:“这道刀气已经有了一丝我也磨灭不得的诡异魔性,若是我松开镇压刀气的神通,你下一刻就会被魔刀斩神而死!”

    “我暂时为你镇压元神中的刀气,待到回了蓬莱,自然会出手为你解除!”

    “谢……谢过徐祖!”

    新恒平压抑着恐惧,颤声道。

    钱晨这具化身果断后退,徐福把星舰的神祇祭炼成了自己的分神,一尊道君的化身恐怖无比,绝非如今的他能应对的。

    这一次出手谋算蓬莱,本来就是为了逼出蓬莱的底牌。

    原本钱晨以为,蓬莱顶天了也就动用一尊金人,毕竟要去归墟抢回另一尊金人,而归墟又不被天界监控,动用一尊金人也是理所当然。

    没想到徐福这老怪物,这次居然亲自动手!

    能逼出蓬莱这张底牌,已经大有收获,徐福既然已经暴露,钱晨就有信心在金人处设局对付他。

    如今还是先退一退为妙……

    “精彩,精彩!上一次看到这么彩的刀,还是司马懿的白虎七杀刀,不愧是九幽法则的化身,施展的三种魔刀具是精彩无比!”

    徐福拍手笑道:“那一刀佛魔合一,解脱众生,境界最高!”

    “这尊金身的真魔执念,令人钦佩……然后便是以众生执念入刀,不求解脱,应该是前一刀的反转,直斩道心,妙啊!”

    “最后一刀,天魔化血神刀!魔性变化,不可思议,名不虚传……“

    “这三道刀光,比起白虎七杀刀天置生杀,以万物养人,以万物杀人,大劫如刀的意境均为不差!很好奇,你生前是魔道的哪位大天魔,替九幽行道,有如此造诣?”

    “徐福!”

    执伞的女子一声幽幽的叹息,九幽古老生涩隐晦的气息包裹着她,仿佛这一声跨越了千古时光而来。

    “待到烛九阴出世,便有一笔债向你讨还!”

    她缓缓向后退去,渐渐周围阴河的黑雾涌上来,将她遮掩!

    徐福听闻此言,心中微微一动,寄托虚空的道果运转,心中有一种莫名感应,他骤然睁开面具下的眼睛:“大道之争?仙秦因果?”

    “不,是方仙道的牵扯……你究竟是谁?”

    徐福对此似乎有些震惊,他站在星舰上死死的盯着隐入阴河的那名女子,似乎有一种想要出手的想法,但终究是止住了这种冲动,没有出手。

    “我名——玄冥!”九幽化身的女子平静道。

    钱晨接引九幽法则,神秘莫测,镇住了徐福平安撤退。

    若是徐福出手,他就只能换个马甲做一尊九幽圣母,唤她的好大儿来了!

    执掌红伞的九幽化身慢慢远去,逐渐消失。滚滚阴河之中,只能见到巍峨的星舰之上,一个头戴黄金面具,身穿羽衣,披头散发的神秘身影,负手站在舰首,依然在眺望她离去的那个方向!

    “徐福这一尊神道化身,再加上一尊金人。”

    “本尊那边的准备,还是不够……还好此次试探出了徐福,不然若是毫无准备,被徐福暗中出手,还真有可能翻船!”

    钱晨有些庆幸。

    隐于黑雾之中的钱晨,徐徐行走在阴河中,看到了前方元屠打出的杀伐大术横断了阴河,竺昙摩似乎显化出了菩萨金身,在和这尊佛敌交手。

    他在金钵、金塔两尊佛门灵宝护持下,才勉强支撑住。

    元屠仿佛天生的杀戮神魔,一举一动,均是无上杀招,在阴河之中更有九幽加持,而且天生的神通,克制一切佛门大法。

    一尊近乎菩萨境界,凝聚了道种的元神真仙,被他打的狼狈无比,差一点就此死去!

    那里的交锋比钱晨之前出手更为残酷和恐怖,让一众元神不由有些心惊……

    魔道的天魔率领一众弟子隐在阴河里,暗暗窥伺,听那尊天魔心惊胆战道:“阴河之中的恐怖存在突然对佛门出手了!好家伙,这阴河之中的恐怖,一尊尊的都近乎魔君了!”

    “广寒宫惹的孽也就罢了!”

    “佛门自诩最懂因果之道,怎么也招来了这么可怕的存在?”

    “你看,竺昙摩的金身被砍了一只手,唉呀呀呀……就算他有二十只手,也不够这么砍的呀!他的金身是二十诸天菩萨金身,那一只手乃是传道一个世界的佛法功果所化,传说再修成八臂,托起八天,便可证道菩萨了!”

    “这砍下了一只手,便是一个传法世界的功德被破,损失惨重啊!”

    九幽天魔幸灾乐祸,同时又有一丝不解。

    他心中暗道:“我九幽道这次预备了几种手段,本就准备给正道来两下狠的,这些弟子原本都是祭品,必要时,令他们施展唤魔经,自九幽深处呼唤出几尊魔神!”

    “但没想到我等还没出手,他们就自己遇到了麻烦……不会撞上同行了吧?”

    “要不要趁机落井下石,再招来一尊魔神呢?”

    “这尊缠住佛门的杀戮魔神,不知是何来历,贸然召唤其他,未必是件好事,万一招来了一尊与他不对付的魔神,反而给佛门脱身的机会!还是对道门那边下手比较好!”

    心念一定,他便怪笑着驾驱阴风潜入了九幽阴河,朝着道门所在而去。

    钱晨也跟在他们身后,决定人人有份,雨露均沾。

    在逼出了广寒宫的底细,蓬莱的底牌,佛门的后手之后,让魔道试一试道门那边也不错,以防兜率宫的丹炉里藏了一个加强排的道门元神;亦或孙恩的黄天之中,有陶天师和张天师在钓鱼。

    待到魔道这边下完黑手,他正好也给魔道一个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