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明尊 > 第二百五十章斩却华藏众生执,斩却九幽无限恨

第二百五十章斩却华藏众生执,斩却九幽无限恨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明尊 !

    “锃!”

    星舰之内镇压而来的禁制,犹如一条条金色的锁链,在魔刀刃下根根断裂开来,切口平齐无比,带着一种禁断一切的恐怖锋芒。

    原本可以自行重组的禁制,在魔道掠过之后骤然裂开,对应的星舰船体部分也灵光溃散。

    一小块甲板都暗淡了下去,造化合金上出现了刀痕一般的裂口。

    新恒平看到了这一幕,瞳孔微缩,回头窥见几位蓬莱长老已经交织禁制依照自己的功行,凝聚一件件灵宝虚影,印证所修的神通,道法,朝着金身镇压而去。

    “不可!”

    他刚刚开口,便见刀光再次横空,一刀斩在了一件犹如枷锁的灵宝虚影之上。

    刀光以不可思议的速度顺着两者之间的联系,蓬莱修士人群之中,突然一道血光暴起,将身边的两人也卷了进去,被刀光吞噬了一切。

    金身佛尸手中的魔刀起落,便斩杀了数人。

    只有一位化神能略微反抗,但也被解脱魔刀一掠而过,剩下元婴境界的蓬莱长老,根本毫无反抗之力,便被斩杀!

    而魔刀每斩杀一人,那干枯的金身就恢复一分。

    很快便从芦柴棒一般的皮包骨,多了一些血肉,不再肉眼可见那皮下凸起的骨架……

    此刻新恒平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虽然忌惮那尊尸变的金身背后的东西,但他再不出手,只怕蓬莱弟子就要被屠戮一空。

    而那尊吞噬了精气彻底复苏的金身将蜕变为多么恐怖的存在,新恒平根本不想猜测!

    星舰的禁制在他手中交织,便是那尊神祇也有法力加持而下,他袖中浮起一轮五彩气,冲天而起,化为华盖一般,挡住了魔刀。

    随即五彩气落下,在他手中化为一尊玉杯,其中沉浮着五行,被他信手洒落,化为一道光瀑朝着金身袭去……

    五彩光瀑犹如彩虹一般,带着一股淡淡的帝威。

    掠过整艘星舰,令造化合金表面的星光都黯然失色!

    但绚丽之下,彩光的威力极为骇然,其中一缕淡淡的帝威赫然破去了九幽黑暗,五行绝灭,泯灭一切物质……

    金身触及了那光瀑,不朽的金色物质赫然被侵蚀、泯灭,金身的皮肤犹如暴露在强光之下的冰雪一般消融了,露出下面的骨骼。

    但就连金身的骨骼也开始被侵蚀成蜂窝状,此时,金身脏腑之中的黑暗弥漫出来。

    九幽法则显化,和那光瀑抗衡!

    站在星舰灵光隔绝之中,化为光幕中一道黑暗裂隙的钱晨,朝着玉杯淡淡挑眉,那玉杯并非灵宝,但蕴藏着一些让他都侧目的东西。

    钱晨以九幽魔语低声幽幽道:“太古五帝的遗物!”

    太古五帝掌握五行法,如今的天罡三十六大神通中的五行大遁,只是五行法的入门之道而已!

    钱晨从五行大遁之中修成五色神光,又五色神光大成,从中凝聚莲花法身,堪称他种种神通之中,最为便利的手段!

    五行大遁潜力无穷,可见一斑。

    而三十六天罡之首的斡旋造化,如今依旧鸟用没有,便可知诸般神通之中,阴阳五行两大根源的潜力。

    阴阳法乃是道门立下的法度,五行法则是太古五帝铭刻的大道根基。

    五行乃是物质之基,这件玉杯孕育的五彩气,为五行本源之气流传,相当于大成的五行天遁大神通,可以崩灭一切,从根基上摧毁一切物质!

    新恒平倾尽全力,洒落杯中光瀑,见到金身残而不毁,神色越发凝重。

    这玉杯是他自中土一座极为古老,来自旧天的遗迹之中所得的祭物!

    他用尽了一切手段,甚至毁去了一件灵宝,才将它从新天的道则倾压之下保存了下来。这是五色神庭祭祀五帝一座宗庙里的祭祀遗物,来历惊人,动用其中的一点天帝之气,可以施展威能恐怖,从来无往不利!

    但盘踞在金身五脏中的黑暗,似乎与那一缕帝气乃是同级数的存在,竟然生生消磨了那股五彩气……

    竟让他施展此物,首次无功而返。

    然而金身平平举起魔刀,在光瀑消散之后,残骨握紧血色长刀,内脏中的黑暗都流入了魔刀,随着血光挥斩而出。

    这一刻,黑暗中无数华藏世界生灵沉沦九幽残存的意志,与金身之中那一线执念呼应!

    组成黑暗的无尽怨念;在世界毁灭之时的绝望;陷入九幽时对生者的憎恨,那面临毁灭之时,种种无穷的悔恨,内疚,疯狂,绝望,悲伤,嗔怒……

    这一切的一切,在感应到那一丝最顽固,最坚持,最执着的记忆的那一刻,终于尽数释然。

    执念之中那旧日祥和平静的华藏世界,众生的面孔骤然生动……

    “还有人记得我!”

    “还能看见故乡!”

    “落叶……归根!”

    一个没有拯救众生的大神通,一个即便成就元神也只能随着众生死去,随着故乡毁灭而入寂的老僧;从未许下过度尽众生,从未许下过菩提心的僧人,却用元神深深刻下的执念,却用九幽万年磨砺的坚持,终于让华藏世界堕入九幽的生灵释然!

    他拿着不放的那块石头,终于承载了众生的寄托,令所有人都放下了!

    流入血色长刀的黑暗,这一刻骤然浮现了无量的面孔,浮现了二百六十亿有情众生的脸,这些扭曲面孔的恐惧、憎恨,愤怒却随着这一刀,终于释然,缓缓变得平静……

    此刻……无量众生受解脱!

    以最顽执不化的执念,度化无量众生,以魔之执,承佛之果!

    “解脱,解脱!吾以一执载地狱,无量众生得解脱!”

    以最卑微,最平凡的姿态,没有度化一切苦厄的无量神通,没有观世众生音的无边慈悲,仅仅是朴素的铭记。

    只是元神之上,为众生留下一个烙印,便斩去了一个世界沉沦九幽的执。

    这一刀,是斩却华藏世界众生执念的一刀!

    而新恒平,仅仅是误伤而已……

    伴随着这道黑暗的刀光从老僧手中斩出,灵光交织成阵,镇压而来的星舰禁制,在这一刀之前犹如无物一般裂开。

    一道百丈刀痕划过星舰甲板,令造化合金浮现的神光溃散,一张张坚不可摧的装甲在刀痕之下裂开,整艘星舰被一道黑暗的刀痕切过了三分之一!

    新恒平面对这道锁定了自己而来,亦是从自己心中斩出的大解脱魔刀。

    只有推出了掌中的玉杯,伴随着大解脱魔刀之中众生的叩问,其中那一缕五方天帝之威赫然开始溃散。

    新恒平眼神惊骇,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他眼中被新天洗练之后,无物可摧的玉杯,表面赫然浮现道道冰裂。

    咔嚓咔嚓!

    细微之声落入新恒平耳中,却犹如世界毁灭一般骇然。

    玉杯绽放神光,内中浮现一座无法形容的巍峨天宫,却见天魔化血神刀的化血刀气化为一面旗帜挥舞过天宫,一个小小世界众生的残念,赫然崩毁了帝威,破碎了那片神庭天宫。

    玉杯骤然破碎,在新恒平的眼前,散落成无数片碎玉。

    刀光应声而落,从新恒平的脸上斜斜的斩落一刀,这尊元神真仙大声惨叫了一声,犹如仙玉凝聚的的面孔骤然裂开,一只眼睛都被劈瞎了!

    这还是玉杯抵御了魔刀大半的威力……

    新恒平一只眼鲜血淋漓,便是神识也失去了一部分视角,他心中战栗,因为面对这一刀,他的心灵首先被魔刀所斩,提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就仿佛这一刀没有任何杀意,甚至有一种投身刀光,只求解脱的感觉,邪异无比!

    他的元神也对应肉身的伤势,显现刀痕,面孔裂开来。

    这一刻他骇然与星舰的神祇合一,借助星舰的法灵神祇,镇压元神之上的那道刀痕,但这也意味着星舰大部分的禁制威力,都集中到了他的身上,对旁边的蓬莱弟子保护便少了许多。

    星舰的星光朝着新恒平汇聚而去,周围抵御九幽的灵光骤然薄弱。

    钱晨执伞牵动阴河,带着九幽法则,无尽九幽之气朝着这里倾压而下。

    而请来神祇镇压元神的新恒平骤然看见,老僧的金身尸骨之后,赫然浮现一尊执着红伞,悬在半空的凶灵,无尽九幽之气在她身后汇聚成无边黑暗,一手持着长柄镰刀斜指身后!

    破旧的红伞为阴河法则汇聚,长柄镰刀的血红刀刃和金身手中的魔刀赫然重合。

    这尊凶灵,或者象征着九幽法则的存在,九幽神祇!犹如老僧的背后灵一般,她的镰刀抬起,老僧手中的魔刀也平平举起,伴随着镰刀斩出月牙一般的刀芒,大解脱魔刀再斩!

    这一次,新恒平和星舰神祇合一,打出了一尊大鼎的虚影,其上浮现九州浮雕,带着无法言喻的恐怖威势和魔刀正面对撼。

    第一次,魔刀有了斩不动的存在!

    “九州鼎!”

    钱晨看见星舰的禁制被完全调动,一尊尊神器灵宝的禁制交织,赫然演化出这一尊堪比昆仑镜的至宝。

    他用九幽魔语低声呢喃,在黑暗之中回荡去无数低语,似乎这一句话,便能掀起九幽黑暗一种遥远的回忆。

    “我知道为何仙秦要以昆仑、蓬莱等诸洲凑齐九州了!”

    “原来占据整个地仙界,九州气运加身,便能招来九州鼎是真的!仙秦得到了这件至宝……难怪始皇竟敢逆行伐天!”

    仙秦星舰完整禁制,赫然可以显化这尊至宝的虚影。

    这简直比钱晨动手招来自己的本体道尘珠,还要过分!

    毕竟道尘珠是个废物,而九州鼎却是真正举世无匹的气运之宝,在地仙界中堪比一切至宝。若非此时星舰正在归墟九幽阴河,这尊至宝的虚影便能打爆一切,甚至反过来镇压他这尊九幽化身。

    “难怪仙秦不惧一切,敢在归墟幻海和天庭开战……”

    钱晨脸上浮现一丝动容,但在红伞下藏得很好!

    看到身合星舰神祇,一副举世无匹样子的新恒平,他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但厉害的是仙秦,和你蓬莱有什么关系?”

    解脱魔刀再斩,这一次,却是对整个蓬莱而去。

    钱晨狠厉无比,漠视蓬莱的一切生灵,无论那些弟子是善是恶,在他眼中都不值一提。

    因为此刻,他即是九幽!

    血色的刀光交织成网,一瞬间笼罩整艘星舰,朝着蓬莱长老,弟子切过,一瞬间不知道多少蓬莱弟子被刀痕掠过,爆成一团血雾,剩下不到四成,才被随后打出一片神光的新恒平护住。

    新恒平凝视金身背后的钱晨,似乎并不在乎死伤惨重的蓬莱弟子,幽幽道:“我道为何一尊死去已久的金身尸体能突然作祟,原来是有人暗中操纵!”

    “暗中操纵!”

    钱晨心中淡淡道:“什么暗中操纵?此身乃九幽法则所化,正要代行九幽法度!”

    “你蓬莱自己作死,怎么能说我针对你们呢?”

    钱晨抬起镰刀,她现在是九幽法则,没得感情也没得自我,只晓得执行九幽法度——众生葬地不可辱!

    违背者……死!

    钱晨的右手猛然握紧长柄,以身为轴,手腕扭动,血刃的长柄镰刀骤然旋转起来,镰刃在钱晨头顶划过,然后猛然劈下,刀光斜劈,划过一道血光……

    血光犹如匹练,带着一股斩断无尽生机的魔意。

    这一次并非是钱晨以金身之中的魔念斩出的大解脱魔刀,而是出自钱晨之手,蕴藏魔道最诡异,最不可思议,超乎一切可能之外的——

    天、魔、化、血、神、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