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快穿之收割男神我很忙 > 第122章 节 女将军的70年代(121)

第122章 节 女将军的70年代(121)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左泽堂黑脸:“怎么说话呢,晏呦呦同志,什么叫狐朋友狗友?我那是志同道合的好友。”

    青魂突然就想到小哥让她努力有点小姑娘样子的话,自己竟然一不走心就原型毕露了。

    虽然自己暴力虎妞的形象已经深入人心,但或许还可以挽救一下?

    眨巴了几下眼睛,青魂可怜兮兮的:“泽堂哥,重点不应该是草莓吗?”

    “好了好了,”刺丫头突然变可怜,身为打小看着刺丫头长大,小时候还经常背着她出去玩的哥哥,左泽堂莫名心软,虽然知道这死丫头八成是装的,脸也板不下去了,“不就是个草莓么?哥想法子给你找去。”

    “那再顺便帮我打听打听那个叫王今萍的,家里有啥背景?我有点怕呢。”

    左泽堂气笑:“你会怕?行了,我帮你打听去。我和那张建军还算熟悉,以后可别动不动的就动粗,有点姑娘的样子么?”

    “泽堂哥,我就知道你最有哥们义气了。”

    青魂拍着他的肩,不吝夸赞。

    左泽堂似笑非笑:“不装了?”

    青魂:……一不小心就崩人设啊。挽救不了了。

    边上青君也叹气,没指望了,想我妹成为淑女,这辈子也不可能了。

    等左泽堂走了,齐珩才问青魂:“你为什么打人啊?打人真不好。”

    青魂挑眉,瞥了他一眼:“不该打?”

    对于一个别人给予善意,接受后不但没有丝毫感激还能出言讥讽的人,身为被讥讽的苦主,不该打她一顿么?

    一个毫不知道感恩的人,不顾及给予善意的人还罢了,还完全不顾自己同伴的死活,只为了自己高兴,完全不考虑她的一言一行可能给自己同伴招来祸事,这样的人,不该打她一顿?

    见青魂不高兴,齐珩有些委屈的看了青魂一眼。

    啧,这委屈的小眼神,配上他那张盛世美颜的脸,青魂觉得自己的小心肝莫名其妙扑通扑通的。

    “不是不该打,”齐珩犹豫了一下,决定实话实说,“就是担心你手疼。”

    青魂:……

    青君:……

    “齐小三,你够了呀。就这死丫头,她还会手疼?你该担心被她打的那姑娘,人家脸疼不疼!”

    青君简直被齐珩这货气死,难道不应该批评小姑娘太暴力么?他竟然还担心死丫头手疼不疼!

    完了,想把我妹改造好嫁出去,这辈子是没指望了。

    再看看齐珩那小模样,青君不免多想了一步,也许……或者……可能……

    齐珩不服气的嘀咕:“我又不认识那姑娘,再说她要是不使坏,小五会打她么?打人其实真的自己也会疼的啊,力的相互作用……”

    见青君看他的眼神越来越不善,齐珩不敢再说,扭过脸只看青魂:“小五,你手不疼吧?”

    青魂眼角微抽,僵着脸道:“不疼。”

    齐珩脸上顿时漾出纯真明媚的笑,特别灿烂:“不疼就好,我就怕你打人反伤了自己。”

    青君眼角直跳,咬牙道:“齐小三,你的三观呢?疼不疼的,打人都不对!你家小五她是个姑娘,姑娘!你明白么!”

    齐珩莫名其妙:“我又不是才几岁的二蛋,连男女都不分,小五当然是姑娘呀,她又没男扮女装。这不大家都知道的事么?晏小四,你没病吧。”

    青君:……是,我有病。

    完了,我兄弟他是个生活在二次元的二楞子,没法正常沟通怎么破?在线等,急。

    青魂才不管这两只每天不斗两回嘴日子就过不下去的家伙,反正不用看,每次都是小哥被齐珩气的暴跳如雷,齐珩还不明白他为什么生气,一脸无辜的样子更让小哥气的内伤吐血。

    摇了摇头,她利落的干活去了。

    过了几天,左泽堂就把自己的调查结果告诉了青魂。

    那王今萍的舅舅,是他们市北边一个县的县长,她父亲以前是省里的高官,因Z治问题被下放去了别省的农村,她和父亲划清界限后,户口就落在了舅舅家,但人在舅家太惹眼,就趁着知青下乡的热潮,来了农村。她舅舅怕她去了别的地方吃苦,就放在了同一个市里的乡下方便照顾,又找关系,给她安排到了民风极好的东风生产大队。

    左泽堂道:“就这么个背景,所以你不用担心,咱三代贫农,腰杆子硬着呢,怕谁啊?别说只是邻县的县长,就是市长,如今这年头,能把咱根正苗红的老百姓怎样?”

    说到这里,左泽堂低声道:“公社里闹的最欢的那几个HWB,和我有点儿交情,他们消息灵通,有什么事哥给你挡着。咱待在自己家里,没反叫外人欺负的道理。”

    青魂其实一点也不担心,不过从小一起长大的哥哥的关心,她还是很感激的:“谢谢泽堂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左泽堂翻了个白眼:“别给我灌迷魂汤啊,好话谁不会说?就不能给我来点实际的?”

    青魂笑眯眯的道:“实际的还不容易?等夏种过后,咱上山弄点好吃的打打牙祭去?到时候保管叫你吃的满肚子油水。”

    左泽堂揉了揉她的头:“成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青魂瞪了他一眼:“我都多大人了?以后没事少摸我的头,我的发型啊!”

    “切,不就一麻花大辫子么?哥小时候没少帮你扎辫子,你两冲天辫的样子哥都记着呢,臭美的丫头,还发型!可拉倒吧。”

    看,这就是青梅竹马的坏处,你什么糗事他都一清二楚,还能不能愉快的做朋友了?

    左泽堂从小到大,没少帮青魂查漏补缺,因此一直盯着知青院那边的动静呢,那王今萍请假出去了两天,回来后就消停了,因为被青魂教训了一回丢了脸,好些天没再斜着眼看人,一直等到收麦子时,还没动静,想着她大概是真翻不出什么浪来,要不然也不会一直垂头丧气的,也不开屏了,左泽堂才把心思放到农忙上。

    农忙是明明累成狗,却叫人心头充满喜悦的事。

    看着金色的麦浪,想着要不了几天,就会变成粮仓里满满的粮,雪白的面粉,软香的馒头包子,哪怕最懒的庄家汉,这会儿也满身充满了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