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拐个王爷去种田 > 第1730章 夜探停尸房

第1730章 夜探停尸房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毓秀两夫妻和好如初,陈果儿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替他们高兴,正在看戏间却被人在肩膀上拍了一下。

    陈果儿下意识的惊呼出声,嘴上突然出现一只大手,捂住了她的惊呼。

    陈果儿吓得白毛汗都出来了,她记得里屋只有她自己,那这个人是从哪出来的?

    下一刻,陈果儿就看到身后的人,赫然是孔甲子。

    陈果儿悬着的心这才落下,拍开孔甲子的手,同时也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人吓人吓死人的好不好?

    多利将军就在外间屋,陈果儿不敢出声,只能以眼神表达她的不满。

    孔甲子则是微一勾唇,指了指外间屋的方向,又指了指窗口的方向,示意他们尽快离开。

    陈果儿这才想起来不能在这里久留,他们来是带着任务的。

    两人挪到了窗边,孔甲子半蹲在地上,示意陈果儿趴到他背上。

    陈果儿也没有犹豫,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想要悄无声息的离开就必须指望孔甲子,她不能拖后腿。

    陈果儿飞快的趴到了孔甲子的背上,他单手托住陈果儿的臀往上一提,扭过头耳语了一声,“抱紧我的脖子。”

    陈果儿也顺势紧紧的抱住孔甲子的脖子,尽可能的不勒到他。

    孔甲子轻轻推开窗户,一股冷风迎面扑来。

    陈果儿打了个寒颤。

    而后就感觉到身子往上一跃,眼前一花,下一刻他们已经到了窗外。

    孔甲子快似猿猴,借助几个着力点闪展腾挪就到了下面结了冰的池塘上。

    而后一闪身躲到了一旁的灌木丛中。

    头顶上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多利将军感觉到了屋子里的冷风,带着人去查看。

    “原来是窗户被吹开了。”有小厮道。

    多利将军审视的往下看了半晌,确定没有异常才命人关了窗户。

    直到上面没有一点动静,孔甲子才和陈果儿从灌木丛中出来。

    夜深人静,偶尔能听到前面传来行酒令的喧嚣声,以及头顶上的说话声。

    两人不敢耽搁,也不敢说话,彼此间只用眼神和手势交流,很快的来到了停放着赵九灵柩的侧院。

    两个兵丁在院子口把守着,院子里有隐约的光亮。

    “怎么办?”陈果儿看向孔甲子,压低声音问道。

    孔甲子摆了摆手,示意陈果儿在这里等着,而后快速消失在另一侧。

    片刻后,陈果儿就看到孔甲子出现在两个兵丁后面,抬手在他们的颈侧戳了两下,两人笔直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孔甲子给他们点了穴。

    而后孔甲子朝陈果儿一招手,两人潜入进院子里。

    侧院里有三间正房,左边的一间房里有人影晃动,里面传来说话声。

    “真特娘的晦气,他们在前面玩的欢,把咱哥俩撂在这看死尸。”

    “行了,别抱怨了,当心有变。”

    “能有啥变,还能诈尸咋的,甭大惊小怪的,喝酒。”

    看得出这两人是负责看灵柩的。

    右边的房间里虽然也点着烛火,却没有人影,想必是停放灵柩的地方。

    但是这里只有一个门,想进去右间屋势必会路过左间屋,里面的两人一个背对着门口,一个面对着门口,只要有人路过他们就会发现。

    孔甲子给了陈果儿一个安心的眼神,随即从百宝囊里摸出一个仙鹤造型的小壶。

    小壶只有巴掌大,前面尖尖的嘴巴,后面小小的尾巴,两侧的翅膀栩栩如生。

    正在陈果儿诧异孔甲子这时候拿出这东西有什么用的时候,就见他先是沾了点口水把窗户纸弄湿,随后捅开了一个洞,将仙鹤的嘴对准了屋子里。

    轻轻一拉仙鹤的尾巴。

    “咔吧。”很细微的一声响。

    里面两个正在喝酒的兵丁似乎也听到了,一个问是什么动静。

    另一个说没听着,“肯定是你听差了,继续喝。”

    一股青烟顺着仙鹤的嘴巴飘出,片刻后就听里面有人吸了吸鼻子,“什么味这么香?”

    紧接着便传出两声喷嚏声,里面再没了动静。

    陈果儿直到这时候才明白,孔甲子用的八成是熏香。

    回神间就见孔甲子已经率先往右边的屋子里走,还低声招呼陈果儿,“走。”

    两人一路进了右间屋,昏暗的烛火葳蕤,屋子中间停放着一个黑漆的棺椁。

    孔甲子快步上前,挪开厚重的盖子,露出里面的人,抬头却看到陈果儿站在门口发愣。

    “果儿?”孔甲子低声招呼。

    不是她要亲眼看看的吗,怎么这会却不过来了?

    陈果儿静静的站在门口,脚步似有千斤重,看着那口巨大的黑色棺椁,一时间内心抗拒着不想过去。

    虽然来之前她信誓旦旦的说这里面躺着的一定不是赵九,但现在她的心里也直打颤。

    万一真的是呐?

    不,一定不是。

    两个声音在心中交战,陈果儿踌躇不前,这一刻她既想看到,又害怕看到。

    “果儿。”孔甲子再次出声提醒。

    他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耽搁,前院随时会有人过来,必须抓紧时间。

    陈果儿回过神,勉强的想扯出一丝笑意,却没成功。

    最终心里想确定的声音占了上风,陈果儿迈着沉重的脚步来到棺椁跟前。

    棺椁很高,又架在两条长条凳上,陈果儿须得踮起脚尖才能看到里面。

    陈果儿深呼吸一口气,猛的睁开眼睛往里看,这一看之下才发现尸骸的脸上还盖了一块白布。

    “莫怕。”孔甲子见陈果儿点头,又关切的道:“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随即一把掀开了尸骸脸上的白布。

    陈果儿虽然视线有了心理准备,但当真正看到的时候,依旧是心头一紧。

    面前是一张血糊糊,白骨森森的脸,血迹经过氧化已经发黑,干涸在上面。

    左眼一个黑洞,整张脸都皮开肉绽,根本无法分辨容貌。

    但看身形跟赵九的一般不二。

    陈果儿的心好似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攥着,一口气别在嗓子里出不来。

    身上的铠甲虽然血迹斑斑,但看得出正是那天她和赵九分别时他穿着的那件。

    到现在几乎已经没有了悬念,躺在里面的就是赵九无疑。

    陈果儿的眼泪一下子掉了下来,似断了线的珍珠滚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