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欢想世界 > 165、选择

165、选择

作者:徐公子胜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西曼等五名奥海姆医药集团的工作人员,先是乘坐洛克提供的私人飞机到达特玛国的美里市,然后从机场乘专车去海边,再乘船到达非索港。

    这是从罗巴洲前往非索港最快捷、也是相对最安全的一条路线,不必经过几里国的其他地区。只要天气合适,事先安排好行程,可在早饭后出发、晚饭前抵达。

    高桥镇的公寓楼环境很好,可以在露台上远望湿地,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植被。非索港地处热带,但并没有很多人想象得那么热,否则南部海岸也不会成为度假胜地。

    初冬的小雨季当然不干燥,昼夜气温大体保持在二十到三十摄氏度之间,正是非索港最好的时节。除了没有豪华酒店,位于农垦区的高桥镇其实环境比南部海岸更好。

    至于说庄园,整个北索河流域就是一座巨大的庄园。

    他们被隔离的时间并不长,在三天内接受了两次核酸检测和一次血清抗体检测,结果都没有问题。有意思的是,血检结果表明,西曼先生曾经感染过最新病毒,但是已被治愈。

    结束隔离之后他们并没有离开高桥镇,南部海岸已经没有酒店营业,他们也不想和当地人打太多交道,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能不发生关系是最好。

    谈判从第一天就开始了,欢想实业是西曼等人的接待方,负责安排行程并保证他们的安全,而合作方是新成立的非索港健康研究中心。

    该中心的负责人是一位名叫凯茜的当地女士,她是得到海外赞助后成立了这家带有慈善公益性质的健康研究中心。

    从表面上看,这家中心和欢想实业没有任何从属关系,但它的注册地点却在高桥镇,它租用了欢想实业的办公场所,租金全免。

    据说是凯茜女士成功说服了欢想实业的有关领导,让他们意识到了健康研究的重要性,从而在当地也拉到了一笔捐助,就是免费的办公场所。

    西曼第一眼见到凯茜,就被这位颇具魅力的混血美人给迷住了,但是接下来打交道的时候,感觉却颇为头疼。

    欢想实业和新联盟都不直接出面,健康研究中心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大家心知肚明,可是会谈一开始,就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奥海姆医药集团原先的打算,是他们提供疫苗、新联盟提供人,国际医院有专门的实验室提供数据? 所有成果都是奥海姆医药集团的。

    验证哪种疫苗有效当然重要,发现未知的毒副作用更重要,有时候甚至可以在数据中做手脚。比如两种效果差不多的疫苗? 可以宣布其中一种更有效? 而另一种“可能存在”原本并没有的“未知副作用”。

    这种事情并不罕见? 经常是出于商业或政治的目的。资本的思路,和医学的思路,并不一致。

    两种效果差不多的药物? 怎么选择?不会只看谁物美价廉? 而是看能否拥有专利权、代理权,能否控制生产、销售环节,参与其中的各个集团能否达到利益与隐形利益的最大化。

    比如一种药谁都能生产? 每份只卖一块钱? 另一种药的技术掌握在自己或盟友手中? 每份可以赚一千块? 想都不用想? 当然要选择那种能赚一千块的。

    只卖一块钱的那种药怎么办?可以想办法将之污名化、边缘化? 挤出自己控制的市场,甚至挤出人们的视线。

    其实大多数时候,由资本控制的所谓自由市场竞争能带来的好处,只停留在特意编写的教科书上。实际中发生的,往往就是上述的事例。

    这也是资本的自由选择? 也是某种形式的市场竞争结果? 只是不是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否则曾经的非索港也不会堕落如斯、看不到任何希望? 因为它已经处于这个世界的最底层。

    随着现代工业文明与信息技术的发展? 各个领域的专业性越来越强,普通人能掌握的反而不是真正的信息而只是舆论,舆论的背后也有各种利益倾向的引导。

    华真行全程参与了这件事? 随着谈判的展开,奥海姆医药集团的目的也暴露无遗,这也是华真行对世事的学习与经历。就看经历了这一切之后,他会成长为哪一种人?

    健康中心的反应,出乎西曼的预料,凯茜女士并没有理会奥海姆集团的诉求,直接抛出了早已准备好的合作方案。

    健康中心不会组织人试验奥海姆集团提供的疫苗,不论这些疫苗是通过什么渠道来的。

    非索港健康研究中心有自己的、明确的渠道,与东国的研发机构合作,展开东国提供的三种疫苗的临床三期与临床四期试验。

    新联盟将组织六千名志愿者,分为六个对照组,展开大规模的试验并记录全面数据。健康中心给奥海姆集团的选择,就是他们可以参与进来,包括国际医院的合作方。

    奥海姆集团可以全程参与,并共享数据,疫苗不必他们提供,他们只需支付志愿者以及部分试验费用。

    六千名志愿者,总计补贴费用三百万米金,已经相当低了,人均只有五百米金。

    这是因为当地的人均收入很低,去年的不完全统计,非索港的人均年收入只有二百米金。今年欢想实业成立后,当地人均收入应该有大幅增长,但是改善与覆盖的暂时只是局部。

    相对而言,疫苗的运输、保存、试验以及组织协调成本,反而比志愿者补贴高得多。健康中心也没有狮子大开口,奥海姆集团全程参与与共享完整数据的费用,只需一千万美金。

    区区一千万米金,就能全程参与并拿到六千人试验的所有数据,已经相当划算了。可是西曼却急了,这根本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不是他想要的方式。

    西曼原先的设想,是花一笔钱“买通”新联盟的头目,组织一批人在不公开的状态下做药物试验,就像以前经常做的“业务”那样。

    他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大的规模,原计划几百人、上千人就顶天了,试验全程都由奥海姆集团方面来主导,所有的数据都由他们来掌握。新联盟方面只需要提供人就可以了,别的什么事都不必管,甚至都不用知道。

    他也没打算重点试验东国的疫苗,假如别的疫苗安全可靠,他甚至想给东国疫苗的试验数据动点只有他们自己知道的手脚。

    西曼不同意这样的合作。可是凯茜告诉他,不论奥海姆集团参不参与,健康中心自己都会开展这个项目,之所以同意他们参与进来,还是因为欢想实业的控制人风自宾打过招呼。

    这与在布鲁赛谈好的结果不一样啊!于是西曼又去找杨特红。杨特红没空,欢想实业副总裁唐森至接待了他。

    唐森至告诉西曼,计划没有变化快,在他来之前,当地政府已经通过东国援建项目工程部的渠道,达成了另一项疫苗试验合作项目,是公开的、正式的合作。

    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也考虑到先前的承诺,健康中心才同意奥海姆医药集团也参与进来,全程共享第一手数据。

    唐森至最后反问奥海姆:“你们来的目的,难道不是因为别利国的疫情已经失控,所以要尽快确定安全有效的疫苗吗?那么这个项目就可以满足你们的要求,假如你们还有别的目的,我们恐怕就无法满足了。”

    西曼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直接问道:“你们真的放心与东国合作吗?你们能相信他们的疫苗吗?”

    唐森至笑了:“我就是东国人啊,你不是也来找我合作了?”

    西曼:“不一样,这不一样,我们有最先进的技术、最好的专家,原计划是我们来全程主导的。”

    唐森至:“奥海姆集团有自己的疫苗已经进入临床阶段了吗?既然没有,就不要这么说。你也看到了,这里有大量的东国援建工人,欢想实业的主要工程,都是他们承建的。

    正因为有这个关系,我们才通过外交途径,争取到了这一次合作机会。

    东国方面提供经过临床验证的疫苗,是优先给外派的援建工人使用的。我们力争扩大了规模,也将提供更全面的验证数据。这是公开的,完全正规的合作。”

    唐森至说的都是实话,正因为有东国援建项目在这里,后续还有更多的工程合作,所以才有这一次的疫苗合作机会。

    能公开招募到六千名志愿者,是新联盟的组织动员能力。其实就算新联盟不做组织动员,那一千五百多名援建工人,也很愿意接种东国提供的疫苗。

    他们都有自己信息渠道,包括亲朋好友的介绍,获悉东国国内已经组织小规模的疫苗接种,一般人想接种还排不上队呢。当然了,东国得疫情已基本得到控制,也用不着大规模接种。

    但是西曼不可能有这样的意识,他对这个项目的疑虑乃至反对都是很正常的。使用哪一国的疫苗,某种意义上也是一种政治选择。

    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东国没有自己疫苗且疫情失控,需要选择别的国家的全新疫苗,进行大规模甚至全民接种,肯定也会慎之又慎,不可能直接拿来就用,而且要有各方面的考量。

    希曼不可能也没有权限做这个决定,他只得再度强调:“唐先生,这和贵方与奥海姆先生在布鲁赛的商谈结果不一样。”

    唐森至笑道:“只要没有正式敲定合作方案,就可以继续商谈细节,当初我们也是这么告诉奥海姆先生的。如果你做不了决定,可以让奥海姆先生亲自来谈,也应该由他亲自来谈。”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