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朝为田舍郎 > 第三百六十三章 生死劫关

第三百六十三章 生死劫关

作者:贼眉鼠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凭心而论,裴周南不算奸臣,在长安时没干过太坏的事,顶多饮酒大醉忘形后砸过几家酒肆。

    来安西亦并非他所愿,他只是奉旨不得不为。河东裴氏是李唐帝王家的百年姻亲,相对值得信任,李隆基将裴氏族中子弟遣来安西自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裴周南本性洒脱,文采飞扬,否则也不会被后人列入“饮中八仙”,只是当家族和皇命的枷锁套在肩上时,他不得不放弃本性,选择了服从。

    面对无数商人当面的怒骂指责,原本淡定的裴周南有些慌乱了。

    他终究只是个读书人,读书人可以讲道理,但骂街绝对不是强项。

    节度使府门前被围得水泄不通,掌权的顾侯爷不在,一夜之间臭了名声的裴周南被围在人群里,面对四面八方的怒骂,裴周南不知所措,这辈子都没经历过被千夫所指的滋味,心情又慌又惧。

    在李司马的帮忙下,裴周南好不容易摆脱了人群的包围,飞快出了城,站在城外的黄沙地里长长舒了口气,然后迈步便往大营走去。

    裴周南的身份特殊,进大营不需要通报,径自入内,直奔帅帐。

    掀开帅帐门帘,里面无人,裴周南不由有些惊疑。

    莫非这家伙真去狩猎了?

    再环视四周,顾青的亲卫那些熟悉的面孔也没在,似乎真的带着亲卫出营了。

    裴周南意识到自己走了一步错棋,撤军的命令太草率了,刚才他已当着城里商人们的面做出了保证,说出去的话一定要做到。

    带着两名随从,裴周南转身又去了沈田的营帐。

    沈田的营帐位于中军帅帐前方? 裴周南这些日子在大营里四处窜门,早将诸位将领的营帐摸熟了。

    来到沈田的营帐,沈田正穿着单衣? 敞着胸半躺在阴凉处打盹儿? 旁边的亲卫使劲的给他打扇? 沈田半梦半醒仍被热得一脸不耐。

    裴周南过来叫醒了沈田,沈田颇觉意外,衣裳凌乱起身行礼。

    裴周南神色尴尬地说了刚才在城内被商人围堵的事? 话里含蓄地向沈田表达了歉意? 说自己不该草率决定撤军,令沈将军功亏一篑而致匪患猖獗。

    沈田表情呆怔,半晌才听明白了意思。

    “裴御史的意思是……”沈田客气地拱手问道。

    裴周南尴尬地道:“西域商路向来被陛下看重? 顾侯爷来安西任节度使? 陛下给他的旨意之一便是维护西域商路的安宁? 勿使断绝? 如今商路盗匪横行? 恐怕还是要咱们安西军出兵剿灭……”

    沈田恍然大悟:“裴御史的意思是要调兵剿匪?”

    裴周南下意识点头:“没错? 调兵剿匪……”

    赧然一笑,裴周南解释道:“本来应该劳动顾侯爷亲自下令调兵的,但听说顾侯爷昨日出营狩猎,不知何日才归,此事军情紧急? 龟兹城的商人们群情难抑? 宜尽早安抚为妥……”

    沈田轻松地笑道:“剿匪容易得很? 我安西大军到处? 盗匪闻风丧胆,那些跳梁宵小哪里能与我安西铁军抗衡,不过……裴御史? 调兵要有文书呀,不管谁给的文书,都必须白纸黑字写好,末将有了调兵文书才敢率部出营,否则末将便是私自调兵,难逃军法,呵呵,要掉脑袋的,裴御史若不嫌麻烦,何妨给末将写一道调兵令,末将拿到调兵令马上率部出营剿匪……”

    裴周南展颜笑道:“调兵文书我现在就给你写……”

    沈田大喜,急忙对亲卫道:“快拿纸笔来!”

    亲卫很快从营帐内拿来了纸笔,还搬来一张矮桌,将纸笔铺展在桌上。

    裴周南提笔蘸墨,正打算写调令,忽然觉得后背发凉,明明是酷热的天气,心底深处不知为何冒起一阵刺骨的寒意,就像……黑白无常站在他背后朝他吹着一股来自阴间的鬼魅气息……

    裴周南浑身一个激灵,一滴浓墨滴在雪白的纸上,渐渐浸染成一大团黑色的墨渍。

    从刚才在城内被商人围堵,到匆忙出城入营,到请求沈田出兵剿匪,一直到此刻伏案写调令,裴周南的脑子其实一直都是懵懵的,此生从未被千夫所指,千百人同声怒骂奸佞,对裴周南这种算不上好人但其实也没干过多少坏事的文人来说,委实是一生难以承受的巨大打击。

    在这样突然且沉重的打击之下,裴周南已有些失去了理智,一切言行都是下意识的举动,完全忘了其中的过程关键。

    此时此刻裴周南的脑子渐渐清醒,恢复了神智,一个很要命又很关键的问题冒了出来。

    作为监察御史,七品文官,有权力调动军队吗?

    这个问题很重要,它可不是小事,关系着裴周南的脑袋是否能够安全地长在脖子上。

    按理说,裴周南在安西都护府的身份比边令诚更高一级,边令诚是监军,但裴周南却可以称作“钦差大臣”,虽然如今没有所谓钦差大臣的说法,但职权是一样的。

    钦差大臣有权监督一军主帅的言行,有权阻拦主帅在军事上做出不利朝廷不利君王的战略战术决策,也有权写奏疏参劾主帅。

    但是,钦差大臣无权越过主帅直接调兵,这是一道红线,绝对不可僭越,否则有谋逆的嫌疑。

    兵权问题自古敏感,无权调兵的官员若敢私自调兵,基本等于两只脚跳进了鬼门关,全村老少都等着吃流水席了。

    裴周南眼皮猛跳,冷汗刷地下来了,握着笔的手微微发颤,突然触了电似的将笔扔下,目光惊恐地注视着面前的纸笔。

    好险!差点没命!

    扭头再看沈田那一脸诚挚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虚伪。

    回想刚才沈田说的话,似乎带有某种诱导,诱导他写下调兵文书,若调兵文书落到沈田手里,裴周南这条命算是交代了,裴家与李家的百年姻亲关系都救不了他,一旦告进长安朝堂,等待他的便是人头落地的裁决。

    一想到刚才不知不觉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裴周南忍不住浑身发抖,脸色愈见苍白,后背的冷汗已浸湿了衣裳。

    “裴御史为何不写了?您继续呀。”沈田一脸诚恳地道:“剿匪如救火,不可片刻耽误,裴御史快将调兵文书给末将,末将这就去点兵准备粮草饮水。”

    裴周南头脑愈发清明,脸上露出劫后余生的冷笑。

    此时此刻,他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

    如今的安西,是顾青的安西,军队从上至下已只认顾青一人,甚至于顾青在军中的威望比当初的高仙芝更高,否则下面的部将不会为虎作伥,帮顾青坑害他。

    站起身,裴周南缓缓道:“沈将军,安西军是朝廷的,它可不姓顾。”

    说完裴周南转身就走,沈田在他身后焦急地唤了几声,裴周南仍然头也不回地出了大营。

    看着裴周南的身影消失在大营辕门外,沈田焦急的神情渐渐收敛起来,神情遗憾地叹息。

    只差一步,差一步他就要写下调兵文书了,可惜啊!

    这个读书人真是命大,进了鬼门关都能退回来。

    刚才看似平常的一幕,实则步步惊心,从昨夜的散播传闻,到今日的商人围堵,最终的目的是诱使他写下调兵文书,只要调兵文书落到侯爷手里,这位御史的性命差不多便属于阴间了。

    可惜了,要命的一个大坑居然被他躲过去了。

    沈田叹息了一阵,然后朝亲卫没好气道:“给我备马,我去找侯爷。”

    …………

    龟兹城南面一百多里的赤河边,数十名亲卫扎好了营盘,顾青正坐在赤河边钓鱼。

    头顶是韩介等亲卫给他搭起的阳伞,身后有两名亲卫卖力地打扇,四周的黄沙折射着阳光,光线刺得眼睛发痛。

    韩介坐在顾青身后,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呵欠,道:“侯爷,您都在此处钓了两天鱼了,一条都没钓上,末将以为这赤河里根本没鱼,要么就是侯爷钓鱼的手艺太差……”

    顾青斜瞥了他一眼,道:“韩介,我发现你最近越来越喜欢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了……要不要我彻底满足你一次?从这里跑回龟兹城怎样?只有一百多里,在你断气之前应该能跑到。”

    韩介急忙陪笑:“侯爷莫闹,真会死人的,末将的意思是,既然侯爷对外说是出营狩猎,咱们好歹也有个狩猎的样子,两天下来动都没动,回去后那位裴御史或许会生疑。”

    顾青撇嘴:“狩猎这个理由本身就是扯淡,你以为他会信?我做做样子,他假装相信我做出的样子,官场上的窗户纸就是这么神奇,彼此不捅破,大家仍是一团和气。”

    韩介抬头看了看天色,忽然笑道:“算算时辰,裴御史此刻应该正被城里的商人们围得严严实实动弹不得吧?哈哈,区区一个七品御史竟敢插手安西军务,今日便让他尝尝后果,侯爷妙计,不动声色间叫那位御史进退失据,还挖了个大坑等着他。”

    顾青目注平静得河面,淡淡地道:“进退失据或许没错,挖的那个坑……他不一定会往下跳。”

    韩介不甘心地道:“万一他跳了呢?”

    “那就未免太愚蠢了,比边令诚都蠢,陛下应该不会派这么个蠢货来安西牵制我。”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