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陆眠萧祁墨 > 第504章 只能硬刚了

第504章 只能硬刚了

作者:陆眠萧祁墨免费阅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陆眠的视线从手机上收回,淡淡的扫了眼沈亦瑶。

    “没时间。”

    她收起手机就要走。

    沈亦瑶却不慌不忙,在后面高声说着:“你果然对祁墨哥哥没有感情,甚至都不敢为了他,接受比赛。”

    “你想怎么比?”陆眠冷着眉眼回头看向沈亦瑶,也不知是不是被她这句话刺激到了。

    “拼酒。”沈亦瑶微微一笑:“比赛规则就是你我轮流说出自己了解中的祁墨哥哥,一方说出,另一方罚酒,一直到另一方彻底说不出来为止,怎么样?”

    沈亦瑶说完,慢悠悠的踱步到陆眠身边,“我认识祁墨哥哥十多年了,没人能比我更了解他!你敢不敢比?输了的人,就永远不能再纠缠祁墨哥哥!”

    沈亦瑶之所以提出这个拼酒的比赛,自然是有底气的。她爷爷经常带她参加一些诗酒茶话会,她自己也练了一些酒量。对比陆眠这种滴酒不沾的人,她绝对赢得轻松!

    就是不知道陆眠会不会怂的直接放弃比赛,一个捞女,又能多了解祁墨哥哥呢?如果酒后再在书画院大闹一场失了体面,那就更精彩了。

    不管从哪方面讲,陆眠都输定了!

    陆眠向来不是什么争强好胜的人,她胜负欲很低,很多时候都是被推到风口浪尖,才会展示自己。如今,听到沈亦瑶这番挑衅的话,她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一争高下的冲动。

    她怎会不知道对方在等着看她笑话。

    她更知道自己的酒量是多少。

    或许,当她喝下第一杯酒,就注定要输了。

    酒量太差,喝了就睡,她也没办法。

    “好,我接受比赛。”陆眠抿了下耳畔碎发,清澈的眸子闪着坚定而果决的芒光,微微上扬的唇角,张扬着桀骜难训的邪狂。

    是的,她就这么答应了。

    答应了这场看似没有胜率的比赛。

    这在以前,她根本不会理会。

    而当她意识到自己就那么脱口而出时,也因为这个决定愣了一下。

    就当就当她替萧祁墨剪一剪桃花枝,让他少点麻烦事吧。

    沈亦瑶看她答应了,立马就让人开始去准备,生怕陆眠后悔。

    陆眠这边也没闲着,她先去了一趟卫生间,给夜零发了条短信。

    零,怎样才能防止喝醉?

    自己的酒量感人,她又不想输掉比赛,便私下里找夜零询问办法。

    此时的夜零,听到她说喝酒的事情,吓的直接从酒店的床上弹了起来。

    眠哥,你遇到什么事了?冷静!你一定要冷静!

    陆眠坐在马桶盖上,叹了一口气。

    冷静不了。

    夜零:嘶!你还有不冷静的时候?!

    夜零盯着这句话,她没看出来陆眠有多不冷静,反正她自己是不淡定了。

    眠哥喝酒之后什么样子,他们又不是没见识过,愿愿的学习成绩、虞人的黑客能力,还有她自己学的那几招功夫,不都是陆眠的杰作吗?!

    反正,她不同情眠哥,她更同情跟眠哥喝酒的人。

    陆眠:有没有办法?没有办法,我只能硬刚了。

    夜零又是倒抽一口冷气,不对,这剧情绝对不对!

    一向风轻云淡的陆眠,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感性的话?如果这话是真的,那么只能说明

    宇宙直眠遇到了感性的问题!

    这么一猜测的话,答案就呼之欲出了。

    夜零兴奋的翻了个身,红唇嫣然一勾,露出了搞事情的表情。

    你该不会是为了萧家那位吧?!

    夜零只是抱着吃瓜搞事的心态说的这句话,没想着能得到什么回答,结果她很快就收到了陆眠的回复。

    是他。

    “”

    我了个去!

    这是保熟大瓜啊!

    夜零拍了下大腿,眠哥要觉醒了啊啊啊啊!

    她立马献宝般的打过去了一串文字。

    在喝酒前或者喝酒时,用尖锐的物体掐按鱼际穴,越尖锐越好。

    后面,还附带一张穴位示意图。

    陆眠表示知道了,很快就找到了手掌上的鱼际穴,从手腕上的黑色电子表中取出来一个类似牙签的钢针,毫不犹豫的扎了上去。

    很疼,但陆眠并没有放在心上,从马桶上站起来,迈着懒懒散散的步子去了书画院的休闲室。

    那边,沈亦瑶已经命人摆好了酒水和杯子。

    休闲室这边的装修也是古色古香的,精美雕花的精致窗棂边,是一方型小桌。小桌上摆着一壶酒,两个豆青釉的酒盅。做旧的青铜色香炉,伴随着黄酒的醇厚味道,袅袅生烟。两边各有一个藤编蒲团,供沈亦瑶和陆眠盘坐。

    战局已经摆好。

    邵芸萱一边挽着沈亦瑶的胳膊,一边像是在苦口婆心的劝:“陆眠,其实你没必要这样。沈小姐的身份比你尊贵,人家跟萧家结合,那叫门当户对,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呢?”

    陆眠冷冷的扫她一眼,懒得搭理,可是眼底的嘲弄却更加明显。

    被她这么看着,邵芸萱浑身一紧,垂下头不敢再跟陆眠对视。

    陆眠的那双眼睛,好像能轻而易举的看穿她,刺破她所有的伪装和谎言。

    当初,她将陆眠说的那番话,转述给了楚空,这才让楚空大为改观,甚至都不需要再听自己弹奏曲子,就下定决心收自己为徒。

    好在,现在的她和陆眠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陆眠永远不可能知道那件事的真相。

    想到这里,邵芸萱才稍稍挺起了胸膛,理直气壮起来。

    这次若是能让陆眠彻底远离锦京的话,那她就更没有后顾之忧了。

    沈亦瑶率先坐到了蒲团之上,努了努嘴,示意陆眠坐到对面。

    “陆眠,我们开始吧。”

    ——

    这边的墨锶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就放个作品的功夫,陆眠就被喊到休闲室跟人拼酒了。

    墨锶:总感觉今天的脑袋,别在了裤腰带上

    他还是太天真了,他本以为今天只是来简简单单的拿个书画,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一环扣一环,环环要他命!

    要是被墨爷知道陆小姐跟人拼酒,他估计自己比镍哥死得还惨。

    他也不含糊,即使知道萧祁墨这时候正在开视频会议,还是壮着胆子给他发了条短信。

    墨爷,陆小姐在书画院这边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