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妖修大能是毛团[穿越] > 66.共识

66.共识

作者:苦夏的刺猬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么么哒~亲的购买比例较小, 需要再等一等哦~

    给小白狗包扎时, 他便听到梁大爷和梁峰他们陆续回来了。梁峰还试图喊他起来吃晚饭, 未果——担心饿着小白狗,陶泽安当时正忙着搭锅熬汤。等到羊汤喝完,小白狗的态度因为食物有所软化, 趴在小窝里拿湛蓝的眼睛试探性地打量他(陶泽安脑补的), 小人参坐在新得的儿童椅上满足地打饱嗝儿, 他则把锅碗瓢盆洗干净、废水收拾到一个桶里准备找机会倒出空间后, 外头的声音已经渐渐小了,房内慢慢响起了呼噜声。

    到底都是赶了几天路的,吃晚饭顺道给陶泽安留一份在桌上后, 众人都倒头睡了。

    既然这样,陶泽安也不急着出去了,先将那种下后疯长的十几种药草收了一遍, 又种下些今天卖出去的补充一下, 然后开始用意念收拾今天买回来的东西。

    虽不明缘由, 但练习以意念操控空间内的物品一事对自己非常有好处,陶泽安还是能切切实实感受到的。不断变敏锐的五感、似乎增强了一些的记忆力都可以作为证明,连身在空间时对外界的感知力,都是从一开始的模模糊糊到现在的越来越清晰的。

    他不可能永远都像今天这样,卖个草药还得遮遮掩掩的, 那就只能抓紧时间让自己变强。

    但今天买的这一堆东西有大有小、材质不同, 操控起来显然比小石块困难。陶泽安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也就搬动了一些小东西, 还非常不稳当,浮起来时摇摇晃晃,经常在半道上就掉落下来。他也不着急,盘腿坐在一个软垫上,一边以曾经接触过的导引之法调整呼吸凝神静气,一边专注将东西再次“牵动”起来。

    小包的盐惊险地放到了新买的置物架上,一包八角啪嗒落到了地上,散了一地,又一点点浮起,聚在了一起,连同摔破的纸包向置物架飘去……陶泽安的额角沁出了点点汗珠,太阳穴突突地跳,明明没有任何剧烈的运动,整个人却仿佛正在进行一场长跑,累得要命。他咬咬牙,继续对准了方才购物和装小白狗的那个小布袋,打算凭空将它叠起来。

    他自觉进度有点慢,明明是自己的地盘,这么些天了却还只能摆弄些小物件,于是盯紧了那布袋死磕,没看到封钦眼中流露出的一点诧异。

    封钦实在有些摸不准这个人类的底了。

    说他是个普通人吧,他偏偏坐拥着一个放眼整个修真界估计都独一无二的空间,里头这浓郁又清灵无比的清气,简直像上古传说中的混沌之气。还会些简单的呼吸吐纳之法,神识增强的速度更是快到让人吃惊——明明上次把自己从空间挪到外头都要死要活的,这会儿已经可以在空间内移物了。

    这两者可不是一个概念,主人的意志是联系芥子空间与外界的纽带,收纳和取出东西只要意念足够集中就行,但空间内移物,却是实打实需要神识强大的。

    封钦偏了偏脑袋,看到随着陶泽安额角的汗越来越密,一丝极淡极淡的、几不可查的雾气从外头晃晃悠悠地飘进来,缓缓从他头顶的百会穴注入,露出一点若有所思的神色来。

    随即又抖抖耳朵,不怎么在意地想,可要说这是一个有某种奇遇的散修,陶泽安的表现又实在不合格了。不论任何一种传承,一定会强调人修与妖修的势不两立,在修为不够时,最好连性格温顺的灵兽都不要养,免得镇压不住。

    “妖兽来了”可是一句能止小儿夜啼的恐吓语,凡人对此更是怕得要命,除了一知半解想炫耀不要命的小胖墩徐锦,封钦还真没见到过陶泽安这么淡定的。

    还有那莫名其妙的契约……封钦头大地想,算了,先看看再说吧。

    摸不准陶泽安的路数,又难得遇到这么纯粹的灵气,封钦半合上眼,打算先修炼一番再说。只是要克制一点,免得被这人看出什么来。

    这时,啪地一声,有东西落在了地上。

    封钦眯着眼睛看去,却是自己从徐家人那儿叼来的玉盒。当时是感应到里头有点灵气,想着蚊子再小也是肉,小胖墩他们敢在太岁头上动土就得有出点血的觉悟,后来又是跟布袋作斗争又是吃东西的,倒是把这茬放脑后了,直到现在,陶泽安将袋子悬空又颠倒,它才掉了出来。

    “咦?”陶泽安也有些意外,暂时起了身,走过去捡起玉盒,打开一看,只见里头放着两朵小小的……蘑菇,以及一个纸包。

    这蘑菇长得极其袖珍,长的那朵也不过一截小拇指那么长,半圆形的小伞盖,上头还有丝丝纹路,看起来挺可爱。最特别的是,它们通体莹白如玉,薄薄的伞盖边缘近乎半透明,看起来又精致又脆弱。

    陶泽安觉着这小蘑菇的模样有几分眼熟,又一下子想不起来,唤了萝卜过来:“你认识这是什么不?”

    萝卜吧嗒吧嗒跑过来,漫不经心地瞧上一眼,然后睁大了眼睛:“玉灵芝啊!竟然是玉灵芝,我在雁鸣山上好多年没见过了!”

    被他这么一说,陶泽安顿时想起来了:怪不得看着这么眼熟,可不就是灵芝的模样么?只是太小了些,又不是普通灵芝的红褐色,一时没反应过来。玉灵芝……这名字听起来也耳熟,应当在哪里看到过,而且是最近的事。

    陶泽安跑到木台前,取下《灵草集》,唰唰唰翻了一会儿,终于知道了这东西的珍贵性。

    在这个世界,人有仙凡之别,草木也是有的。普通人即使挖到了灵草也使用不了,否则反会被太过充沛的灵气所伤,而修士若受了伤,寻常的草药于他们则是无效的。

    但凡事都有例外,也有那么一些草药,是普通人服食有延年益寿甚至起死回生之能,修真者服食也大有裨益的,不过人参、灵芝、首乌、雪莲等寥寥几种。不但是滋补佳品,更因为其灵气浓郁又温和,是不少救命之药的引子。

    再者,也不是所有的人参、灵芝、首乌、雪莲都有这功效,人参得千年以上,首乌得天生人形,雪莲得是开在极特殊的时间,而灵芝,则是特指这玉灵芝。眼下这两朵是初生没多久,若是在空间种上一些时候,长大一些,绝对是修真界也难寻的异宝。

    “宝贝啊宝贝!”陶泽安两眼放光,想到白天那百两黄金一株的灵草,就觉得手上捧了一大堆黄金。

    连萝卜都被玉灵芝散发出的柔和气息吸引,一反平时对草药们的嫌弃,巴巴地问:“可以由我来养它们吗?”

    陶泽安把玉灵芝递给他,又一把拎住转身就想走的心急小萝卜:“再帮我看看这纸包里是什么种子?”

    萝卜急急拍开他的手,不在意地瞄一眼:“应该是某些灵草吧……哎呀你放开我,我要赶紧种下玉灵芝!”

    普通的灵草禀的是五行之气,都有所偏向,他才不稀罕呢,他和玉灵芝这种禀天地清气的才叫难得!

    但陶泽安这个“俗人”显然已经喜出望外了,这纸包中足有十几样不同的种子,也就意味着十几种不同的灵草!他正发愁弄灵草太困难呢,找起来太难,买起来太贵,现在简直天降一笔横财。

    一时间喜得在空间里转圈圈,转着转着又想起了什么,冲到封钦的窝前头,一把将那浅口木盆整个抱了起来,封钦警惕地盯着这个因为一点种子就失去理智的家伙时,就看到那白白净净的小脸越来越近,下一瞬,对方的额头就在自己脑门上亲热地蹭了蹭。

    封钦身上的毛差点炸起来,这人类要不要这么自来熟?

    然后,他就听到陶泽安喜滋滋地宣布:“你也实在太给力了吧?!以前只听过招财猫,我看狗狗也也不差嘛,要不就叫你招财吧!”

    封·招财·钦:“……”

    忍无可忍,前爪伸出,一爪怼在了那张傻乐的脸上。

    “哎呀别动,你的后腿还没好呢,”陶泽安把小白狗的爪子塞回小棉袄底下,看小狗的脸色更臭了一点,有些疑惑,“哎?难不成你还能听懂?不是说妖兽小时候就比普通兽类聪明一点么?招财,招财?咦,真的有反应,不喜欢么?那叫旺财?”

    封钦:“……”

    虽然理智告诉他,在修为没恢复的情况下,装得越普通越好,但给堂堂妖王起名旺财什么的……

    陶泽安在小白狗威胁的呜呜声中,将小窝放回地上:“既然招财,旺财,二哈你都不喜欢,那就叫萨摩吧,大名萨摩,小名招财。”

    小白狗伤还没好,就不逗它了,陶泽安转头拿起纸包,兴冲冲地跑去种灵草了。他倒没太在意狗狗的反应,毕竟刚被人虐待过,估计对人的靠近有抵触心理,要一点点慢慢接触才行,这不,一放下它就不叫唤了。

    完全不知道封钦在他身后,把“萨摩”二字掰开了揉碎了细细琢磨了一遍,嗯,不似“招财”“旺财”那么俗,也不像“二哈”那样虽然乍一听没什么但总觉得怪怪的,萨和摩二字本身时髦值挺高,合在一起也不难听,那就姑且不咬死这不知死活的人类了。

    反正也不能告诉他自己真名。

    一人一狼就这么愉快地达成了协定……

    人逢喜事精神爽,陶泽安把种子挨着灵火金钟种下后,又坐回去练习了大半夜移物,这才听到外头隐隐有了动静。伸了个懒腰,竟也不觉得太累,跟小白狗打了个招呼:“招财,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