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梦回大明春 > 673【公主与王子的黑暗童话】

673【公主与王子的黑暗童话】

梦岛小说 www.mdxs.com,最快更新梦回大明春 !

    在欧洲,国与国之间的协议,一般需要找到教皇亲自背书。

    一旦教皇参与其中,双方都不敢轻易撕毁,否则就是不给教廷面子,更是不给终极大佬耶稣面子。

    查理五世故意不点破此事,因为教皇只能约束他,却无法约束远隔重洋的大明。王崇则是懒得去找教皇,两个国家之间的协定,干嘛要牵扯一个洋和尚头子?并且,这事儿不经过教皇,今后也便于撕毁协定,翻脸时不用顾忌欧洲宗教势力。

    双方都打算有机会就不认账,这个协定犹如废纸一般。

    废纸也有废纸的作用,它不是用来约束大明和西班牙的,而是约束世界上的其他所有国家。法国、英国、荷兰等国若敢在海外殖民,将遭受大明、西班牙的联合打击,说白了就是两国共同垄断新大陆。

    在欧洲的几个月,有几十位文艺复兴学者,从各国跑来跟王崇进行交流。

    但没啥有重量的知名人物,史上留名的文艺复兴大师,如今要么已经年迈多病,要么已经死去多年,要么就是还在尿裤子或没有出生。此时正是文艺复兴的低潮时期,欧洲各国都在进行宗教改革,教会势力的反扑也愈发激烈,高调的人文主义学者很容易被烧死。

    黎明前的黑暗!

    可是,《论语》和《孟子》的翻译传播,估计会给欧洲文艺复兴添把火,加速欧洲提前摆脱宗教束缚。

    文艺复兴运动诞生的直接原因是啥?

    奥斯曼帝国灭亡拜占庭,大量学者带着古罗马典籍,逃到意大利给贵族当老师。这些古罗马思想迅速传播,在黑暗的中世纪燃起火星,并呈燎原之势扩散开来。《论语》和《孟子》的西传,就是文艺复兴的第二把火,鬼知道东西方思想会融合出什么玩意儿。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儒家思想必然大受追捧,指不定还会在某国冒出变异的科举制度。

    当大明使节团离开欧洲之时,又添了几个留学生。意大利地区有八个,分别来自教皇国、佛罗伦萨、曼图亚;伊比利亚地区有五个,分别来自葡萄牙和西班牙;剩下两个来自法国、一个来自英国,都是自愿前往大明的贵族子弟,并大部分都带了家眷或仆人。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些欧洲留学生,将在北京领略大明盛世,一个比欧洲开放、文明、繁荣无数倍的世界。

    他们一旦回国,百分之百都是“精中”,张口闭口大明如何、中国如何,很可能说着说着还夹杂几个中文词汇。

    没办法,欧洲的语言文字太烂了,拉丁文过于高冷且艰涩。

    而“优雅严谨”的法文,如今依旧处于原始状态,就连法国人都不用于正式文书。还要再过三年,法国国王才颁布法令,要求国内所有公文必须用法语。但学者和公务员表示拒绝,因为全部使用法语,会让文书产生大量歧义,且过于口水话和粗俗不堪。

    法文从粗俗变得优雅、从粗陋变得严谨,至少还得再发展五十年!

    至于英语,蛮夷之语也,在欧洲可谓备受鄙视。

    十六位欧洲留学生,全部住在使节团的旗舰,即那巨大的宝船封舟之上。不管以前各国有何恩怨,但大家都是年轻人,而且都要前往中国留学,很快就互相熟悉交流起来。

    当然,有两个人,始终彼此敌视难以缓和。

    一个是查理五世的外公的私生子的儿子阿方索,即西班牙国王的表弟。

    一个是佛朗索瓦一世的儿子亨利,即法国国王的次子。

    亨利,即未来的法国国王亨利二世,但他如今混得非常不如意,完全没有一丁点继承王位的征兆。

    十年前,法国国王被西班牙国王俘虏,释放条件是法国国王的长子和次子,必须立即被送往西班牙当质子。法国国王在离开西班牙时,双方关系已经出现缓和,完全可以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但国王贪生怕死,生怕引起西班牙的反感,就把儿子一直扔在西班牙。

    等到亨利王子回到法国,既恨西班牙,又恨自己的父亲,甚至怨恨自己的兄长。

    因为兄长作为法国王太子,勉强还在西班牙受到尊重,他这个次子却备受欺凌。整个少年时期,亨利都在屈辱当中度过,他性格扭曲怨恨整个世界。这次,亨利主动提出要去中国,国王也懒得见到次子的臭脸,便派人把儿子和儿媳送到中国船上。

    “亨利,你就不要再跟阿方索争执了,以后在中国还不知要住多少年呢。”凯瑟琳苦口婆心劝谏丈夫。

    亨利王子面容扭曲道:“七年前,那个混蛋曾在我脸上撒尿,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那种屈辱!”

    凯瑟琳欲言又止,终究还是没再说话。

    凯瑟琳,来自美第奇家族,爷爷的堂弟曾担任教皇。但那位教皇,对外宣称凯瑟琳是他的侄女,也不知道怎么理顺其中的混乱关系。

    美第奇家族虽然与法国国王有私仇,但三年前却家族联姻了,彼此都想把影响力往对方地盘渗透。

    如果历史不出现差错,凯瑟琳今后将是法国王后,并生下三位法国国王。欧洲贵妇喜欢束腰,喜欢穿鲸鱼骨长裙,就是凯瑟琳一手带出的风尚,在今后几百年中让欧洲女性又爱又恨。

    亨利王子跟妻子没啥共同语言,他甚至怀疑老婆不能生育,因为结婚三年还没丝毫动静,他的情妇甚至都已经生了一个儿子。

    整理衣襟离开船舱,亨利王子想去甲板透透风。

    “亨利,你也出来啦?”玛丽公主站在船头朝他微笑。

    亨利王子点头:“你好。”

    玛丽公主问道:“要不去我的房间坐坐?”

    亨利王子微笑道:“当然,非常荣幸。”

    性格扭曲的法国王子,性格扭曲的英国公主,就这样一起进了船舱,并自然而然的滚到床上。

    这位玛丽公主,史称“血腥玛丽”,将烧死300名英国新教徒。

    她爹是英王亨利八世,她妈是来自西班牙的凯瑟琳,她是两人唯一活下来的孩子。

    此时的英国,还没有女王的说法,于是英王就琢磨着离婚,再娶老婆生个儿子出来,却被教皇给无情拒绝。这导致英国跟教皇闹翻,直接促成新教在英国的发展,间接促成清教在英国被打压,再间接促成清教徒逃往美洲,再再间接促成美国的诞生。

    玛丽公主是如何性格扭曲的?

    他爹不顾教皇反对,强娶新王后并生下女儿。玛丽公主被赶出家庭,被迫跟同父异母的妹妹一起居住——新王后的女儿也不受宠,甚至新王后今年被处死了,只因英国国王想要儿子。

    三个月前,玛丽被迫放弃英王继承权。她害怕自己也被处死,怀着对父亲的怨恨,请求前往中国留学,英王随口就把女儿打发走。

    顺便一提,西班牙国王查理五世,曾经与玛丽有过三年婚约,但查理五世又中途悔婚了。这件事,同样对玛丽造成精神打击,可她又想借着这层关系,获得西班牙的支持来上位,一直宣称为了查理五世终身不嫁。后来,又宣布嫁给查理五世的儿子,也即嫁给自己的表侄,差点因此引发英国内战。

    未来的法国国王,未来的英国女王,就这样在大明封舟之上,完成了他们的生命大和谐。

    光溜溜相拥在床上,玛丽公主说:“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成为英国女王,我需要得到你的支持,英国将与法国站在一起。”

    亨利王子也说:“如果有一天,我有机会成为法国国王,我同样需要你的支持。”

    玛丽公主说道:“那我们就彼此帮助,这次去中国就是机会。你暂时放下与阿方索的仇恨,至少表面要跟他和解。前往中国的每一个人,都值得我们全力拉拢,等我们回去之后,将在欧洲形成一股新的力量。你懂我的意思吗?”

    亨利王子表情有些愤怒,随即又隐藏起来,笑着说:“当然,我跟阿方索没有什么仇恨,都是以前孩子之间的玩笑而已。”

    这两个家伙都是变态,简直可谓一拍即合,开始商量如何发展未来势力。

    一旦他们上位,必然血流成河,甚至把屠刀对准无辜者。

    玛丽公主说:“阿方索我来搞定,有他的支持,今后可以在西班牙获得帮助。而你的妻子,是美第奇家族的宗女,你可以利用这层关系,去结交来自美第奇家族、贡扎加家族和法尔内塞(教皇)家族的子弟。美第奇家族和法国国王有大仇,但又想在法国发展影响力,他们今后有很大几率支持你继任国王。”

    “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亨利王子叹息,“但我的兄长很有威望,而且他身体健康强壮。不像你,你的父亲一直没有儿子,你又是活下来的长女,你是英王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玛丽抿嘴一笑:“再健康强壮的法国王太子,也抵不过一杯毒酒。难道,你连购买毒酒的钱都没有吗?”

    亨利王子握紧拳头又松开:“他毕竟是我的哥哥,而且在西班牙做人质时,他对我也多有照顾。”

    玛丽公主还在微笑,用开玩笑的语气说:“我可不想跟一个仁慈的蠢货做盟友。”

    “是啊,仁慈就是愚蠢,我也读过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亨利王子由衷感慨。

    历史上,亨利王子的兄长,死因有点不明不白。

    玛丽公主突然说道:“不如,我们组建一个‘中国读书会’吧。第一批读书会成员,就是现在船上的一批,等回欧洲之后再各自回国发展。说不定哪天,‘中国读书会’可以统治整个欧洲呢。”

    亨利王子赞叹说:“很有趣的想法。玛丽,你是一个政治天才,我都想离婚之后再娶你了。”

    玛丽公主摇头道:“不,你不能离婚。你的妻子,美第奇家族的宗女,将是我们计划的重要助力。通过她,我们能够跟教皇搭上关系,毕竟教皇的家族也在佛罗伦萨。就算当代教皇卸任,教皇还有两个孙子当枢机主教,依旧对教廷有着巨大影响力。”

    亨利王子说:“除此之外,还要跟中国搞好关系。中国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我们需要获得中国的帮助。若有机会觐见中国皇帝,我们必须表达出足够的顺从,包括跪下来吻皇帝的靴子。”

    玛丽公主咯咯直笑:“或许,我可以爬上中国皇帝的床榻,中国皇帝在床上肯定也是最棒的。”

    亨利王子打趣道:“你要是能怀上中国皇帝的孩子,那就更有意思了,那个孩子必定是今后的英国国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