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狂澜 > 68|彼岸

68|彼岸

作者:焦糖冬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卧槽——”

    瞬间而已, 好几艘敌舰就冲了过来, 眼见着直接撞上他们的战舰。

    贺行目光一凛然,“砰——”地一下就把那艘敌舰给击中了。

    但是更多的敌舰蜂拥而来。

    所有人心里的想法都是“我草”, 原来被派出来袭击“漫步者”的并不是敌人全部的库存!

    也就是说, 这是一个更大的陷阱。

    它先是积攒实力,打造了一支庞大的黑色舰队, 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示弱”,然后完了好一出金蝉脱壳, 骗过了“火卫一”的守军, 又用自己为诱饵, 引诱“漫步者”的粒子炮来消耗能量。

    接下来更骚的操作来了, 它保留了绝大多数黑色战舰的主力, 等到“漫步者”派出【狂澜】战舰给它致命打击的时候,它就让这批主力倾巢而出, 全方位式覆盖,就是为了把携带核弹头的【狂澜】战舰消灭在群战里。

    等到【狂澜】战舰都被玩完了, 它就要肆无忌惮地收割“漫步者”了。

    这用心非一般险恶。

    看着许多的战友不断在自己的身边牺牲,贺行的心都纠了起来,心中的愤慨往脑门上冲。

    忽然,何欢一个短径转向, 斜着猛冲向母舰的炮口。

    护卫在何欢身边的【凤凰-zero】都傻了眼,许冲焦急地在通信频道里嚷嚷:“何欢——何欢!你在干什么!”

    但是贺行却立刻明白了何欢的意图。

    他对准了那个炮口的炮眼,敏锐地一击,狙击弹直接冲入了炮眼, 把母舰的防御炮给干掉了!

    许冲和陈述都傻了眼。

    “草——贺行不是人!”

    正常情况下,战舰如果袭击母舰的防御炮台,是没有什么用的。

    因为狙击弹的杀伤力太小,不足以摧毁炮台的根基,近距离轰击又太危险,炮台还没被轰烂,自己可能先被炮台干掉。

    只有从炮眼里打进去,让炮台自爆,否则根本没可能毁掉炮台。

    但这么精密又凶险的操作,需要战舰有极高的转向能力,舵手和火控手必须配合强大,而火控手的精准打击能力必须登峰造极。

    由此看来,除了何欢和贺行,只怕难有人能办到。

    “它有多少炮口?”何欢冷声道。

    坐在备用操作员位置的林海琼打开了全息扫描:“一百八十个。刚才□□掉了一个,还剩下一百七十九个。”

    “行,先从周洪那边开始!我们替周洪把碍眼的都给扫到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高性能的狂澜战舰必须相互配合,其他的僚舰只要做到把那些黑色战舰拖住就好。

    何欢和周洪打了个交叉飞行,母舰的三个炮口追逐着周洪而去,周洪咬着牙穿行,冷汗在里腾起,随着飞行角度撞在面罩。

    何欢侧着飞过一个炮口,贺行利落地一击,“砰——”地火花炸裂开来,又干掉了一个。

    有两艘黑色敌舰袭来,轰击和狙击弹哐哐哐打过来,李昭华的能量盾迅速推移,有一艘黑色敌舰要从能量盾的间隙之间击中它们,但是生姜还是老的辣,李昭华竟然能将推出去的能量盾瞬间推回,将对方的狙杀给挡了下来。

    如果不是战事紧急,贺行绝对会当场吹个口哨,什么“顶级防御师哪家找,东区舰队真不少”之类。

    接着又是个螺旋飞行,而且飞行的中心还是另一个炮口,这操作简直骚断腿,绕得敌人的战舰自己冲进了炮口里,贺行毫不留情地一击,把它给引爆了。

    但是这一爆只是让炮台震了震,没有直接的损害。

    就在它的炮弹要冲出炮口的时候,谁知道贺行一个狙击弹喂进去,直接把炮管给炸了,这枚防御炮彻底哑了。

    在何欢跟贺行接连干掉了四五个防御炮台之后,母舰终于意识到了这艘战舰才是最难啃的骨头,之前去围攻周洪他们的黑色敌舰起码分出了三分之一去打击何欢还有贺行。

    这就让周洪他们的压力瞬间小了不少。

    但是许冲和陈述简直到达了崩溃的边缘,他们必须全力保护何欢和贺行。

    【凤凰-zero】已经无数次被敌舰击中了。

    其中有一艘黑色敌舰特别难缠,一发狙击弹穿透了许冲的舰体,直接命中了修复师。

    备用操作员还来不及接手系统,那个混蛋玩意儿又补了一枪,要不是许冲反应快,他的火控手陈述已经被喂了狙击弹了!

    那艘敌舰又冲了过来,许冲的汗毛都立了起来,实战这么多年,他心里有一种预感,这一次恐怕真的躲不过了。

    能量盾还没有恢复运转,这时候何欢忽然逼近,贺行一发狙击弹竟然朝着许冲而来。

    那一刻灵光闪现过许冲的大脑,战舰向上一个翻转,贺行的狙击弹擦着舰体下方掠过,命中了那艘嚣张的敌舰!

    虽然没有对它造成致命性的打击,但是却给了许冲他们修复战舰的时机。

    这一次换成了何欢和贺行追着那艘敌舰狂狙,其他的敌舰过来凑热闹,它们没有料到贺行多向狙击的能力,好几个方向同时狙击,一时之间四五艘敌舰炸出了宇宙烟花。

    而那艘敌舰意识到了何欢和贺行的厉害,拼命地往防御炮台密集的地方赶。

    但是贺行不打算给它逃走的机会,像这样的敌人必须让它死!

    贺行眯着眼睛,来了一记超远距离的狙击,在它以为自己已经安全的时候,穿过了它的能量盾空隙,把它给干掉了。

    这艘敌舰是不少僚舰的噩梦,何欢和贺行让所有还在战斗的战友们信心暴增。

    林海琼也忍不住说了句:“漂亮。”

    何欢和贺行二话不说,又飞去掩护周洪和阿韵,两艘【狂澜】战舰交替飞行,眼花缭乱,何欢和贺行还总在间隙之间爆掉敌人的炮口。

    “漫步者”号上的所有人都注视着这一刻。

    他们睁大了眼睛,看着【狂澜】一路披荆斩棘,冲向最佳投弹的位置。

    但是那个位置被一个炮口所占据,能量盾层层防护。它像是知道自己的软肋在哪里,绝不允许有人掀起它的护甲。

    “何邪,这怎么搞!核弹头投下去,也砸不穿能量盾啊!”周洪心急如焚。

    他们多耽搁一秒,“漫步者”就多承担危险,而友军的阵亡率也将增加。

    多少都是已经回去过平静生活的战友啊,为了保护他们才回来,周洪做不到让他们都变成炮灰。

    “炸开它。”何欢冷声通知“漫步者”,和宋炙连线。

    “阁下,我们需要母舰的帮助。目标投弹的位置被能量盾覆盖,弹头无法投入,申请粒子炮。”

    “就算是粒子炮,也无法穿透这面能量盾。”宋炙回答。

    何欢笑了一下:“木马屠城记您看过吗?只要给我们一个口子进去,我们屠它满门。”

    何欢属于全频道通信,通信在线的所有战机都听到了。

    何欢一边说,手指一边在氧气面罩上敲击。

    “草——何欢真他妈的狠!要我们羊入虎口啊!”

    “那入还是不入啊!”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辈子能到敌人母舰的肚子里看一看,也算值得了!”

    宋炙冷声道:“收到。”

    “漫步者”号开始转向,能量盾也在交替覆盖,粒子炮再度团聚能量。

    他们的通信不可能不被敌人的母舰截获,果然敌人的母舰也开始聚集能量,能量填充的时间来说,敌人的母舰将会先一步准备完毕,就像何欢破坏它的炮口一样,它也将先发制人,打击“漫步者”号的例子炮口!

    贺行咬着牙惴惴不安。

    还在敌人母舰的尾部厮杀的道森也和何欢连线:“这样对轰,我们的‘漫步者’号体量太大,没有优势啊!”

    敌人的母舰和“漫步者”开始了非常滑稽的圆周运动,都在寻找彼此最佳的射击角度。

    但是敌人的母舰却先一步能量积蓄完毕,粒子炮裹挟着摧枯拉朽的士气近距离冲击向“漫步者”的炮口。

    “完了完了完了——”周洪倒吸一口气。

    鏖战中的联邦舰队都傻了眼。

    就在那股力量即将抵达“漫步者”的时候,“漫步者”的粒子炮口忽然也爆发了能量。

    但是它发射出来的并不是粒子炮,而是能量盾!

    厚实的能量盾强势将敌人母舰大的粒子炮给抵挡了下来,巨大的例子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涌去。

    而“漫步者”的能量积蓄装置全面开启,将这一波例子全部吸收。

    “卧槽——这是吸星大法啊!”

    所有战舰都振奋起来,追着敌人的战舰开始反杀。

    而周洪忽然接到了一个命令,率领所有战舰朝着敌舰的尾部飞去,看起来就像是全部的战舰都要去支援道森。

    紧接着,“漫步者”的粒子炮口侧面忽然开启,副炮毫无预兆地轰了出来,速度太快了,敌人的母舰根本没有料想到,直接被轰了个扎实。

    现在变成“漫步者”反击了,副炮处于百分百能量的状态,又是近距离炮轰,直接把敌人母舰击出了一个大洞!

    洞口闪烁着能量余电,就像是把敌人的腹部击出了一个大口子。

    周洪和道森瞬间明白了这波操作——声东击西。

    “漫步者”的主炮假装要攻击敌人母舰,其实是释放能量盾,敌人赶着先发制人,结果“漫步者”直接副炮发射,敌人防备不急,被打出了个大洞。

    “兄弟们启航——”

    周洪率领一支中队,从那个大洞穿进去。

    他们一路轰炸,将母舰内部炸开,朝着母舰的引擎而去。

    “漫步者”号所有人都激动地等待着。

    “上啊——上啊——”

    每个人心绪激昂,热血窜到头顶。

    一些黑色敌舰回航,在后方追击周洪。

    何欢索性来了个前后夹击,周洪的中队在前面,他带着自己的中队在后面打。

    母舰的肚子里都要被炸开花。

    战舰的电脑开始评估母舰引擎的位置和核弹头的穿透力。

    周洪就位,阿韵一击核弹头猛冲地攻击了出去。

    核弹头穿透层层壁垒,不断逼近母舰的引擎。

    所有人握着拳头悬着心跳,等待着它爆炸的那一刻。

    周洪他们释放能量盾迅速撤离,核弹头预计和引擎的反应时间是十秒,十秒内撤离不了就会被爆掉。

    但是敌舰的骚操作来了,它竟然壁虎断尾,把那部分直接脱离了。

    核弹头从脱离的部分穿了出来,正好和敌人母舰的擦身而过!

    “草——”

    整个舰队都在怒骂。

    周洪咬牙切齿,他们就这样被敌人的母舰消耗了一个核弹头!

    这么多人的牺牲,还有那么精密的战术,就这样全部白费了!

    何欢冷声道:“道森——机会!”

    此时道森所在的位置是距离敌人母舰分离切面最近的位置。

    道森精神一振,立刻率领舰队冲过去。

    母舰正在调转方向,争取修复切面的时间。

    但是让他们没有预料到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一直在围攻“漫步者”号背面的一艘黑色敌舰,竟然钻进了能量盾内,它一直隐藏着自己的实力伺机而动。

    在周洪的核弹头攻击母舰的时候,它直接炸开了“漫步者”的接驳口,而拥护它的敌舰以自身自爆产生的能量一层一层炸开了“漫步者”,就好像一支长针,扎进了“漫步者”的腹部。

    警报声响起。

    所有部门忙碌了起来。

    他们派出战舰前去清扫,但这是单程通路,“漫步者”发出了求救。

    何欢立刻对周洪说:“你们立刻返航把那根针拔了!剩下的交给我和道森!”

    周洪他们已经没有了核弹头,现在最重要的使命就是保护“漫步者”。

    周洪将【狂澜】战机的速度开到最大,迅速返航。

    他冲进了被炸开的缝隙,把那些敌舰全部干掉。

    而冲在最前面的黑色敌舰感觉到了危险,它在没到达“漫步者”最深处之前抢先发射了导弹。

    阿韵只能开启狙击把那枚导弹击落,避免它击中“漫步者”内部的重要位置。

    导弹炸裂开来,“漫步者”的警报声响起。

    “评估受损程度!”宋炙下令。

    “报告,k区受损严重,受损率百分之八十!”

    “报告,l区受损严重,受损率百分之七十!”

    “报告,冷却系统受损,二十分钟内无法启动粒子炮!无法高速行驶!”

    宋炙冷声道:“工程部队立刻开始维修!”

    因为这个大漏洞,周洪必须率领自己的中队守护在这里。

    他通知何欢和道森说:“兄弟们,靠你们炸掉那该死的玩意儿了!”

    但是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是,敌人的母舰竟然开始转向,准备驶离!

    “到底怎么回事?它应该看出来了……”贺行没有说后半句话。

    它应该看出来了“漫步者”号受损,短期内恐怕无法跟上它,甚至于无法发射粒子炮来打击它。

    “这说明刚才周洪那一击让它也受到了致命打击——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它想逃跑。”言喻风说。

    这时候频道里传来宋炙的命令:“追上去钉死它——否则我们可能再找不到它!”

    这句话落下,所有人都起了一身冷汗。

    道理很简单,它一旦藏匿起来,宇宙这么大,怎么找?但是它却知道地球在哪里。

    哪天等它休息够了,能量满点地复活,忽然出现在地球的上空,一切就晚了!

    “兄弟们——走!”

    道森和何欢带领着他们的中队,全力去追击敌人的母舰。

    【狂澜】战舰的速度很快,距离母舰也最是接近。

    母舰将最后的防卫力量也释放了出来。

    就像一只密集的网,朝着他们张开。

    但是他们不能退缩,必须冲破这道封锁。

    它也是敌人最后的反抗。

    道森的战舰冲到了最前方,它一定要钻进去!

    “何欢——掩护!”

    其他的中队因为速度不足,已经和敌人的母舰拉开了距离,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血肉之躯形成一道屏障,把敌人的战舰为困住,给剩下的那两艘【狂澜】战舰制造机会!

    敌人的防御炮再度开启。

    何欢和道森逆流而上,在炮弹中穿梭。

    何欢和贺行强势搭档,抓住了防御炮口每一发炮弹之间的时间差,一举端掉了三、四个炮口,为道森的战舰撕出了前进的间隙。

    母舰还在挣扎,将所有的防御炮口转向了道森,道森在最千钧一发的时刻,冲进了母舰还没有完全闭合的腹部。

    它在内部穿行,不断靠轰炸来打开内部结构,能量也因此不断下行。

    何欢的系统显示道森已经发射了核弹头,所有人屏息凝视,心脏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一向淡定的何欢手指都在发颤——

    核弹头击中了引擎!

    十、九、八……四、三、二……

    道森他们加速退出,而之前被舰队围住的黑色敌舰又不少从后方赶来。

    倒计时归零,但是没有任何动静!

    “为什么没有爆炸!”道森快要疯了。

    他们追了这么远,明明命中了,难道从一开始他们就错了?

    这种核弹头无法和敌人的引擎反应?

    “不,它们关闭了那个引擎。”何欢冷声道。

    道森这才反应过来,母舰的速度已经下降了一半。

    也就是说它有两个引擎,熄灭了其中一个被核弹头击中的,用另一个继续逃跑。

    “你的能量还剩下多少。”何欢问道森。

    “百分之十五。”道森回答,“别管我,我掩护你,炸掉它最后一个引擎!”

    母舰逃逸的方向,不是火星,不是月球,也不是地球,而是充满未知的宇宙深处。

    从这个逃逸速度来看,它很快就会冲出“漫步者”的通信范围,如果继续追下去,何欢和道森面临两个境地。

    一个,就是他们炸掉了母舰,但是没有能量返航。

    另一个,他们回去,等待着母舰再次出现,但是那个时候它又发展出什么新技术就不得而知了。

    “怎么决定?”何欢一边高速追击母舰,一边问。

    “别问我,我们的脑子是差不多的。”贺行回答。

    “炸了它。”言喻风说。

    李昭华冷笑了一下:“我们连弹头都没发射这就回去了?这辈子都是笑柄。”

    “海琼,你呢……如果你……”

    何欢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海琼给打断了。

    “我以为我们曾经搭档过。哪怕不是百分之九十或者九十五这样的高匹配率,你至少了解我。”

    “何欢,你脑子被门夹了吗?小林子跟我们走。”贺行高声道。

    “好。”何欢打开了通信频道,“呼叫道森,呼叫道森。”

    “呼叫你个头!我听到了!兄弟……我佩服你,无论成功与否,我……我会为你战斗到最后一刻!”

    “你已经没有核弹头了,是否战斗到最后一刻并不重要。我需要能量,交出来。”何欢说。

    他们的能量还剩下百分之三十四,从长久来说没有比道森好多少。

    “然后呢?”

    “然后……你留百分之五返航。回去救那些兄弟。”何欢回答。

    道森咬紧了牙关,从情感上他做不到,这就好像把一切交给了何欢,让他们去送死。

    但是理智上,这是目前最有可能成功的方式。

    “你再犹豫,我就追不上那倒霉玩意儿了!”何欢高声道。

    话音落下,系统提示响起:战舰对接开启。

    道森的战舰和何欢的战舰相接驳。

    “能量传输开始。”

    何欢看着能量读书,道森已经将能量过度了百分之十,但还没有终止传输。

    “道森!你干什么!”

    “老子那么厉害,百分之三足够返航!”

    所有人的眼睛都热了。百分之三返航,那得神乎其技,但是道森坚持。

    终于,他们分开了。

    何欢驾驶【狂澜】冲向了母舰。

    “何邪……你他妈要活着回来……”

    在何欢还有贺行面前的,就只剩下无边的宇宙和那一艘母舰。

    他们不断追赶,而母舰调动了剩下的炮口,一定要将何欢炸掉。

    “我们怎么办!它腹部的口子已经修复了!我们不可能钻进去了!”言喻风冷静地分析。

    “海琼,打开结构图!”何欢冷声道。

    “我已经在研究了——诸位,母舰明明知道‘漫步者’的粒子炮无法运转,却没有来杠炮,原因只有一个,它的粒子炮也运转不起来了!”林海琼说。

    “你的意思是,让我们从它的粒子炮口钻进去?”李昭华惊呆了,“这会不会太疯狂了!而且我们一旦钻进去,它不需要发射,只需要试着积蓄能量,用巨大的热量把我们融化掉就行了!”

    林海琼继续分析说:“首先,周洪的攻击让它不得不壁虎断尾,已经损失了一部分能量的供给。

    道森的核弹头又击中了它的一个引擎,让它不得不单引擎牵引。粒子炮如果要蓄能,一个引擎足够让它启动吗?”

    “我哪里知道能不能启动!”李昭华就差抓自己的脑袋了。

    贺行直接回答一句:“老子读书的时候,这部分就没学好。”

    言喻风开口说:“那就试一试。反正大不了就是一个死。搞不好我们飞进它的例子炮口,让它紧张一把,把停下了的引擎也启动了,那周洪的那枚核弹就能爆了。”

    “要不……我们就来个粒子炮一秒游?”贺行问。

    李昭华一拍大腿:“干它呀的!”

    这时候,忽然有狙击弹朝着他们袭来,还好何欢反应快,倾斜舰体避开了。

    李昭华赶紧运行能量盾,一下子挡住了十几发狙击。

    是四五艘黑色敌舰赶回来救他们的母舰了!

    “别跟他们缠斗——冲进粒子炮!”言喻风冷声道。

    是的,如果停下来跟他们纠缠,母舰就跑远了,追都追不到了。

    何欢立刻全速冲向了母舰。

    整艘战舰进入了高速运转状态。

    李昭华要不断转移能量盾抵挡敌人的袭击,言喻风修复速度进入狂暴模式,连口气都喘不上来。

    何欢负责避开来自母舰的袭击,贺行将狙击口转移向前来攻击的敌舰。

    无数发狙击弹朝着四面散去,那些敌舰开始规避,但是浑水摸鱼才是贺行的目的。

    贺行的下一发攻击,直接命中了两艘战舰,

    但另一艘敌舰忽然从被击中的战舰后方出来,原来它一直就像影子一样躲在其他敌舰的身后,目的就是一击致命。

    它三发狙击弹都精确无比,其中两发穿透了【狂澜】战舰!

    何欢一个转向,避开了其中一发,但是另一发……

    “唔——”李昭华的闷哼声响起。

    贺行的眼皮子一跳,心惊了起来。

    因为他看见了红色的血珠在舱体内飘荡。

    “昭华姐……”

    “别回头!专注!”李昭华沉冷的声音响起。

    贺行咬住了牙关,他们一边追着母舰,一边找机会搞死那个影子敌舰。

    它是真的很厉害,每一次狙杀都目标明确,瞄准的都是能量盾转移的空隙。

    但是防御系统交接的声音没有响起,这说明还是李昭华在操纵能量盾。

    舰内的血珠越来越多,有的还撞在了贺行的氧气面罩上。

    战舰里配备的自动医疗系统启动,要给李昭华进行止血手术。

    没有人知道李昭华的伤势到底有多严重。

    “林……林……”李昭华已经不能说话了。

    林海琼的声音响起:“我在。”

    系统提示响起:“防御系统转移完毕。”

    贺行的眼眶红了。他很清楚刚才那一发,对手的目标是他,只是何欢的方向转移导致入射角度变化,才会击中李昭华。

    “贺行,专注。”林海琼的声音响起。

    “干掉它。”何欢说。

    贺行吸了一口气,混乱慌张的思绪在那瞬间沉淀下来,它又追了上来,贺行调动所有角度跟它杠枪。

    能量弹相互碰撞,炸裂开。

    他们的能量也在不断消耗,没有机会回到“漫步者”做降温处理,温度正在一点点升高。

    贺行又杠了一枪,敌人转动能量盾,但这一枪只是幌子,贺行下一枪直接打掉了它一个狙击口!

    那艘敌舰显然没想到对手竟然有这样的本事,但是贺行没有给它反应的空间,第二发又干掉了它另一个狙击口。

    它不要命地贴近了【狂澜】,目的已经很明显了,这就是自爆式袭击啊!

    贺行直接将所有的狙击口转向,对准了它的轰炸口疯狂地密集发射。

    “哐哐哐!”

    但是每一击都击中它一个轰炸口,一顿操作猛如虎,它的轰炸口都被贺行给毁掉了。

    舱内很安静,但是每个人都知道对手有多崩溃。

    “小贺行……干得好。”李昭华虚弱的声音响起。

    贺行还是不能回头,但是头顶上已经响起了医疗系统的声音:“止血操作完毕,进行输血。”

    这声提示,无异于让贺行悬着的心落了地。

    他现在要把能量省下来,不能随便乱用了,看准了时机,一个反向的“撬龙虾”,把那艘影子敌舰给结果了。

    就此,何欢毫无顾忌地飞向了那艘母舰。

    他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能量度数也在下降中。

    母舰的炮火纷乱而密集,除了贺行在找机会打炮火之外,言喻风和林海琼一个修复一个拦截,已经功率到了最大化。

    每一个瞬间都可能是终结。

    但是他们猛地冲进了例子炮口!

    巨大的例子炮口就像金属化的陨石坑,坑内是无数例子反应装置。

    母舰果然决定转移引擎的能量来启动粒子炮,眼看着能量就要聚集。

    但是何欢毫不犹豫地冲向一个例子反应装置,贺行轰炸和狙击弹齐发,愣是把这个反应装置给炸灭了!

    在其他反应装置连接起来之前,林海琼把全部的能量盾集中在了战舰的头部,他们狠狠把这个装置给撞开了!

    何欢侧过舰体,在狭窄的例子通道里极速飞行。

    越来越热,越来越热。

    就在舱体受热达到极限的那一刻,他们冲出了粒子炮的反应圈,进入了母舰的内部!

    贺行大开眼界,从前只能在教科书上见到的制动装置呈现在了眼前。

    他们朝着另一个引擎飞去,而保护母舰的黑色敌舰紧随其后。

    “何欢,你只要飞过去就好了,其他的交给我们。”贺行冷声道。

    何欢咬紧了牙关,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贺行调动狙击口,和林海琼配合起来,一个用能量盾的转移来吸引对手,另一个得到机会就打得它们心惊胆战。

    眼前是不断运转中的制动装置,这才是真正的挑战,一个不小心,他们的战舰就会被碾成废铁。

    “飞进去!”贺行冷声道。

    何欢冲了进去,空间越来越窄小,追击在他们身后的敌舰被运转中的装置碾压,每一次爆炸仿佛炸掉的不是敌舰,而是他们自己。

    心弦始终紧绷,他们终于看到了那个引擎的反应堆。

    像是一个巨大的熔炉,而他们的战舰一直承受着高温警报。

    这个熔炉正在熄灭,但是完全冷却到无法和弹头发生反应的时间,预估是十五秒。

    所以他们不能再犹豫了!

    “发射——”何欢爆呵一声。

    贺行毫不犹豫地将弹头投入了反应堆的中央。

    “走——”

    他们完成了投递弹头的使命,能不能活着就看运气。

    何欢驾驶战舰冲进了对面的制动装置,在碾压的缝隙之间穿行,高温正在让能量盾失去作用。

    核弹头的倒计时正在开始!

    “十……九……”

    他们还在制动装置里穿行。

    幸运的是,母舰为了停止引擎,所以暂停所有制动装置,也给他们的离开提供了机会。

    “八……七……”

    不幸的是,制动装置停下,他们眼前的路也被封死了。

    “草!转向!”

    “六……五……”

    他们上下起伏,在缝隙之中寻找出路。

    林海琼冷静地打开了空间扫描装置,把飞行路径打开。

    “四……三……”

    他们终于飞出了制动装置群,来到了母舰的最边缘。

    贺行不说二话,对着一个接驳口猛烈轰击。

    “二……”

    所有人的心脏就快飞出嗓子眼,仿佛他们的人已经到达了接驳口,灵魂还被堵在引擎的反应堆里。

    “一!”

    忽然一下,接驳口被击穿,【狂澜】战舰冲了出去!

    “零!”

    他们冲进了广袤的宇宙之中。

    何欢还有贺行还是第一次感觉到这片无边无尽的空间竟然如此辽阔可爱。

    身后的母舰剧烈地颤动了起来。

    炮火在这个金属堡垒中迅速蔓延,就像一场罕见的黑洞坍缩,硝烟和热浪充斥着它的机体,在某个疯狂的瞬间,朝着四面八方开始了一场巨型的爆炸狂欢。

    仿佛浩渺的宇宙深渊都被这一场爆炸所撼动。

    何欢他们不敢回头,只能拼命地往前飞,一直往前飞,试图脱离这场核爆。

    直到最后的最后,他们完全远离。

    眼泪流了出来,一颗一颗,混着汗水,在氧气面罩里来回跃动。

    心脏泵着血液,疯狂地涌向四肢百骸,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开始呼吸得到新生。

    李昭华问:“我们成功了……吗?”

    无数母舰的碎片向着四面八方涌来。

    何欢提着心不断地闪避,贺行将所有接近他们的碎片炸开,林海琼移动着能量盾抵挡这些碎片的伤害。

    在他们的能量还剩下最后百分之二的时候,他们终于离开了爆炸的影响范围。

    “作为战舰操作员,我们成功了。”何欢的声音响起。

    沙哑,暗沉,却美好得让人觉得不真实。

    只剩下他们了。

    舱内的温度很高,李昭华的意识即将不清醒。

    何欢开口说:“一辈子的高光时刻,就这么慌乱地过去了。”

    “谢谢你带我们出来。”言喻风说。

    “我好困……我想睡一会儿……”

    “睡吧,我看着你。”林海琼调整座椅位置,来到了李昭华的身边。

    贺行看向何欢,轻声问:“开心吗?”

    何欢低头笑了:“废话,当然开心。我们以后可被记入联邦舰队的教科书了。”

    “不……我是问,我们都在你的身边,开心吗?”

    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轻轻戳了一下,不疼,不空虚,也不害怕,但是眼泪却掉了下来。

    上一次的“黑魇之战”,他和他都是舱内最后一个人,是最孤独的那个,背负着最沉重的代价活下去的那个。

    “我觉得……很开心。”何欢说。

    贺行抬了抬下巴:“喂,打开自动返航系统,我们剩下的能量不多了,得把握最后的机会,设置返航的路径。”

    “但是,我们返回哪里?”林海琼问。

    “老天……鬼知道返回哪里?‘漫步者’号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但是‘漫步者’会在原地等我们嘛?”李昭华用最后的清醒问。

    “‘漫步者’当然会在原地等待我们。”贺行忽然说。

    “为什么你这么确定?”林海琼问。

    “因为我们选择相信道森。相信道森能用百分之三的能量残余和战舰的大部队汇合,他一定会告知所有战舰,我们决定追击敌人的母舰。”何欢说。

    “所以,就算我们的战舰被敌人的舰群围攻到全军覆没,但只要有一艘能回到‘漫步者’,我们的母舰就会知道我们战斗到最后一刻。”林海琼说。

    “回‘漫步者’。”贺行举起手。

    “我也赞成定位回到‘漫步者’。”言喻风说。

    “那就相信我们的母舰,在等我们。”何欢笑了笑,抬起手来设置返航。

    “我们在宇宙里都兜兜转转,这系统真的能计算的那么精确,让我们回家?”林海琼一边问一边说,“要知道,我们的氧气不多了。”

    “自动回航系统被我老爸修正过……他应该不至于要害死自己的儿子吧?”贺行笑了笑。

    “好。我相信你们,也相信你爸。”

    舱内响起了系统提示:“自动回航系统启动,进入节能模式。”

    瞬间,整艘战舰暗淡了下来。

    所有非必要的全息屏幕关闭。

    他们的氧气含量越来越低。

    也许他们还没有回到“漫步者”号,就会因为缺氧而死。

    但没有人提起这点,因为就算时间在此刻终结,他们的内心也是满足而平和的。

    “好累,我想睡一会儿。”言喻风说完,就调整了座椅位置。

    “我也要睡了。”林海琼说。

    但是何欢却没有睡,而是很安静地看着舱外的宇宙。

    “在想什么呢?”贺行问。

    这时候他们不能聊什么不和谐的内容了,因为太安静了,后面的人都能听到。

    “我一直……一直以为我的父母那么平静地去执行最后的任务,是因为他们有着百分之百的匹配率。这种独一无二的契合度,让他们满足。”

    “那你可真悲催。我跟你到现在都没有百分之百。”贺行笑了笑,撑着下巴说,“要不,回去之后你再找过一个火控手?”

    何欢摇了摇头,星子的微光落在他的脸上,仿佛一整个光年的灿烂都被压缩了,落进他的眼睛里。

    “不,那是因为他们彼此是对方的归属。所谓的匹配度……是机器的算法。到底是不是百分之百,我们这里知道。”

    何欢抬起贺行的手,按压在自己的心脏上。

    那里每一次跳动,都让贺行感觉到了蓬勃的生机,仿佛此时此刻,他已经回到了地球。

    他能吃到父亲用超市里的咖喱酱包做的咖喱饭,能穿着人字拖逛着下城区,能骑着“木星飓风”和何欢一起穿过城市的大街小巷,在高速公路上疾驰,去捕风看海。

    还有一点一点老去,坐在摇椅上仰望星空。

    看他们曾经点亮过的地方。

    尾声

    时间已经过去了许久,宋炙沉默地坐在控制中心里。

    他的身后是议论的声音。

    “按照道森说的,这个时候何欢他们的【狂澜】战舰能量已经消耗完毕了!他们会不会回不来了?”

    “可是如果他们不回来,我们永远都不知道敌人的母舰到底怎么样了?”

    “没有任何支援,你们指望一艘战舰去打掉敌人的母舰吗?”

    “到现在还没有回来……是不是自动回航系统出现问题?”

    “漫步者”上万名工作人员在自己的岗位上祈祷着,等待着。

    道森此刻很后悔,“我应该再多给他们一点能量。都给他们又如何?只要氧气充沛,我可以设置自动回航啊!”

    周洪坐在他的身边安慰他:“别瞎想,每次咱们都说何欢要死,哪次那家伙死了?他真要死,也等演习里我们把他给弄死。”

    阿韵端着两杯水,递给他们俩。

    就在这个时候,“漫步者”的扫描系统发现了有东西正在接近他们。

    “所有炮口准备!”宋炙一声令下,因为回来的不一定是何欢,还有可能是敌人的战舰。

    随着那个飞行物体越来越近,逐渐扫描出它的形态,控制中心所有工作人员的眼睛越睁越大,接着有人喊了出来:“是【狂澜】!是我们的【狂澜】!”

    周洪和道森听见了之后,都站了起来。

    “但是连通信都没有开启,他们没有能量了!”

    “没有能量的话,也许氧气也用完了?”

    道森轰地站了起来,拽了周洪一把:“愣着干嘛!去接他们!去给他们注氧!”

    他们奔去了接驳口,跑得连命都不要了。

    他们冲进战舰里,来不及做各种测试,所有工作人员鼎力配合,让他们以最短的时间飞了出去。

    终于,他们在途中和何欢的战舰接驳,开启了氧气注入和能量填充。

    在全息屏幕前,无数工作人员翘首以待,看着那艘晦暗的战舰逐渐明亮了起来。

    一整个医疗队守在了通道前。

    战舰被引入进来,舱门打开,医疗队冲了过来。

    “快点!李昭华已经休克了!”

    “何欢,何欢醒一醒!”

    “他们在没有氧气的情况下航行了多久?”

    “不知道!人没死!快点急救!”

    整个抢救过程看似兵荒马乱却又高效迅捷。

    贺行听见了许多的声音,好像有周洪。

    “小子……小子醒醒!你们成功了吗?成功了吗?”

    贺行昏昏沉沉,他没力气说话,只是笑了一下。

    周洪愣在那里,然后不远处传来一阵欢呼声。

    “成功了——我们成功了!母舰被炸掉了!”

    与此同时,整个“漫步者”都进入了疯狂的喜悦之中。

    宋炙低着头,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眼泪从指缝之间落下来。

    许多天之后,何欢和贺行拿了两个苹果,来到了医疗舱。

    结果发现李昭华竟然在和林海琼掰手腕,而且还以压倒性的优势,赢了林海琼。

    就看见林海琼那张俊脸上……啧啧啧,那叫一尴尬。

    “好了好了,你们悠着点。昭华姐,你这样小心伤口裂开。”

    谁知道李昭华忽然说:“小林子,谢你了。”

    “谢我什么?”林海琼不明就以的地问。

    “你给了我百分之二的氧气。”李昭华回答。

    “我没受伤,但是你受伤了。你比我们更需要氧气。”林海琼回答。

    “可是差一点,他们就没把你救回来。”李昭华的眼睛红了。

    “那就一人奖励一个大苹果吧。”贺行把自己手里的苹果给了李昭华,“新鲜苹果,非冻干产品,是太空旅行中的奢侈品。好好享受。”

    何欢也把自己手里的苹果扔给了林海琼。

    “你这次表现这么出众,应该会被舰队召回。”何欢在林海琼的身边坐下。

    林海琼在苹果上咬了一口,淡然地说:“我不会回到舰队,也不能回到舰队。”

    “啊?为什么?”贺行看了过来。

    “无论什么时候,‘蓝色蚂蚁’都应该是舰队的底线。我跟言喻风不同,言喻风是被人下了‘蓝色蚂蚁’,而且他揭发了这种行为。而我,妄图使用‘蓝色蚂蚁’来获得名利。如果让我回到舰队,那么以后就会有无数个‘林海琼’觉得我先使用了蓝色蚂蚁,就算被发现了,以后戴罪立功就好。”

    林海琼回答。

    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贺行愣住了,然后说:“我感觉……和你一起打掉敌人的母舰都不足以让我了解你。”

    “无所谓,反正以后我们也不会是战友了。”你不了解我,不妨碍你驾驶战舰。”林海琼说。

    “但是我觉得现在好像了解你了。”

    林海琼笑了一下:“何欢,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

    “我没爱过你。”何欢非常快速地说。

    所有人都顿住了,李海琼的白眼翻到天上去:“你他妈有病啊!我想问的是,你那个奶油焗牛肉俱乐部还继续经营吗?”

    “废话,那当然。”何欢回答,“虽然贺行和老言都不会回去了,但是我们还有叶阳啊。”

    “那成。”

    “怎么,你要去我的俱乐部当教练?”何欢饶有兴趣地问。

    “不,我要自己买一个俱乐部,然后跟你对着来。没有竞争就没有发展,赵如松狗带了,我可不能让你一家独大。”

    “是哦,”贺行一听,立刻鼓起掌来,“我差点都忘了,何欢你也是万恶的资本家啊!”

    大家一起哈哈哈大笑了起来。

    白色的气带和大片蓝色交融的星球出现下了他们的面前。

    金色的日光沿着弧形的地平线覆盖上这片辽远的陆地和海洋,被红色霞光浸透的云浪旋转着在海蓝色中开出旖旎的花,像是蓬勃的希望,在每个人的瞳孔里燃烧,成为更加广阔的宇宙空间里最为明亮的色彩。

    “我们回家了。” https://WWW.PIAOTIAN.NET/book_15878/ 朝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