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九零暖婚:重生甜妻撩夫忙 > 第824章 婚后篇·莫比乌斯环

第824章 婚后篇·莫比乌斯环

作者:招财进大喵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当天晚上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尹芊芊来不及盯着徐若兰,只能让厉景煜帮着看着点徐若兰。

    尹芊芊在后台忙碌,到了八点,准时开场。

    开场依旧是经尹芊芊改编过的那个《大闹天宫》的故事,在剧场前排的观众是当时拍摄的那个隔壁村的人,后面则是一些买票进场的粉丝跟观众。

    虽然这些人里大多都看过这个故事的前半场,只差一个结局没看完而已。

    但剧场里大多数观众还是都看哭了。

    人生里,最意难平的感情不是爱而不得。

    而是明明相爱,但就是不能在一起,就是要错过,就是爱不到想爱的人。

    看这一场的时候,坐在前排的徐若兰反而哭不出来。

    她无法代入,她没经历过现实的惨痛,她爱的人只是的的确确不爱她。

    故事到上一次的结尾,斗战胜佛面对他的小姑娘,他想,怎么就不能拼一拼了?他能回到几百万年前,如何就不能带她到自己那个世界里去。

    莫比乌斯环也总能有人打破。

    胜佛拿出妙华镜,握住小姑娘的手,他说:“我带你走,带你去我那个世界。”

    一时之间,彩霞漫天,金光大盛。

    胜佛真的将小姑娘带到了妙华镜里,他起初还能握到她的手。

    可妙华镜让时光飞快流逝,一圈一圈的年轮疯狂转动。

    就在一个呼吸之间,斗战胜佛再也握不到他想握到的人。

    一个人的逝去就真的那样仓促,快到让人来不及反应,来不及道别。

    前一秒他的小姑娘还在他身侧巧笑嫣然地说好,眼里带着对未来的期许,下一秒她便消失在时光的长河里。  斗战胜佛疯狂想往回走,舞台上一道追光追着他跑,他跑不到尽头,妙华镜能看到他初生之时,大闹天宫之时,但他回不去,他耗尽全身灵力都无法再回到那个世界

    。

    他被强迫性地扔回现世,他夺门而出去找猪八戒。

    他将镜子扔到猪八戒面前问他怎么再穿回去,猪八戒愣了半晌才道:“啊?穿到什么时候去?”

    “我刚刚穿回去的时间!”  “不行啊,妙华镜其实就像是另一个时空,一个时空里只能出现一个你,你在这个时间点出现过,就不能再回去了,不然就会导致两次时空的重叠,让你在过去遇到穿过去的自己,妙华镜岂不是就要分裂出两个来?所以肯定不会让你再穿回去一次的。”猪八戒解释完又升起了一颗八卦的心,“大师兄,你穿回什么时间去了?有没有改变

    过去啊?好像没有吧。啊,不对……”  猪八戒说着又否定,“有没有改变过去你也不知道啊,这过去要是真改变了,那我们的记忆就直接被修改了,谁还知道上一次的过去发生了什么……这么说起来,这镜

    子还真是禁物。”

    随着猪八戒的碎碎念,舞台上原本全部亮起的灯光慢慢暗淡下去,只剩下一道白光呈圆形将斗战胜佛罩住。

    尹芊芊的歌声再次响起。

    斗战胜佛脚下瘫软,瘫坐到地上,所以他寂寞万万年,再也不得见。

    瘫坐在地上猴子喉头上下艰难地滚动,淡漠了万万年的猴子,在这一刻恢复了人间烟火气,但也在这一刻里,猴子终于死去。

    灯光啪的一下全部熄灭。

    这出戏,整个结束。

    台下有人歇斯底里地哭,还有人在骂。

    骂的最凶的就是抢不到位置只配在过道站着的单方毅,“尹芊芊不是说改结局了吗,这结局还不如不改呢!太惨了,太惨了,尹芊芊不做人了!”

    还有一些人也在呜咽地吐槽编剧,到底是有多狠心啊,才想出这么虐的结局。

    剧场最后一排最角落,陷在黑暗的严宁扯了扯嘴角,冷笑了那么一声。

    她得知有这么一场戏的时候是晚上,时间太急,只能搞到一张最后一排的票,所幸来得也算及时,虽然错过了前面十多分钟,但也不影响她看故事主线。

    让人放弃挣扎,顺应天命?这么个故事。

    她严宁可从来不信什么天命。该是她的人,她就是豁出命去也要把人握到手上,就算对方死了,化成灰了,她也要把骨灰制成项链,天天挂到脖子上。

    信命?

    她严宁从不被人欺负,也不能被命给欺负。

    严宁站起身来,从手提包里掏出墨镜挂到耳朵上,踩着小皮靴走出剧场。

    夏衍原本看完之后想去后台找尹芊芊说会话,吐槽下这个徒弟还真是虐人不眨眼,这一出戏简直虐得人心肝脾肺肾都疼。

    但他速度实在是没那些媒体厉害,尹芊芊被堵了个实在,她老公都没能凑到里面去。夏衍心想,得,他还是走吧。

    反正之后他多得是机会在公司跟尹芊芊说话。  他想着便顺着人流走出剧场,出来的人很多,车子也多,小汽车,横岗自行车,黄包车全都堵在门口,夏衍挤了半天才挤出去,在街对面看到了程深的车,他小跑着

    穿过狭窄的马路,错开汹涌的人流,跑过去拉开副驾驶的门,还没坐进去就被满车的烟味给熏了个实在。

    “干什么?谋杀自己?”夏衍抬手在车内扇了扇,想将烟味驱散一些。

    坐在驾驶座上的程深白净的手指上夹着一根烟,半眯着双眼眸看他,“上车,别被人看到了。”

    夏衍皱了皱眉,他看着程深这幅样子就觉得违和。

    “我以为你真走了。在这等谁呢?总不至于是等我。”夏衍坐上副驾驶位置,将车门拉上,再见车窗放下来,“程处,我这嗓子还想要呢,你把你那烟掐掐。”

    程深没搭理他,只将视线望向车窗外,盯着剧场的方向。

    “看什么呢?”夏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一眼看到从剧场里走出来的徐若兰。

    夏衍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沉默了半晌道,“小姑娘其实挺不错,虽然小你不少,但人挺懂事,你——”

    “我没看她。”程深突然开口。

    夏衍一怔。  程深已然收回视线,他将手里的烟头摁灭了,从车窗扔了出去,然后说了声“回家”,便一脚油门将车子驶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