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通幽大圣 > 第二百四十二章 要一个解释

第二百四十二章 要一个解释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玄武真宗内,当严韶宽接到元辰派灭亡,白紫薇被杀的消息后,他顿时便呆愣在了那里。

    之前白紫薇离去的时候,严韶宽认为结果要么是顾诚被白紫薇杀了,他只能去帮白紫薇料理后事,解决麻烦。

    要么就是顾诚活下来,这件事情就这么告一段落。

    但他怎么都没想到,顾诚竟然杀了陆秉中,灭了元辰派,就连白紫薇都死在了他的手中!

    这一刻他简直怀疑这顾诚是在隐藏着修为,这种战绩一名六品初期的修行者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玄武真宗死了一位长老,这么大的事情已经不是严韶宽一个人能够做决定的,所以接到消息的不光是他,还有在场其他十余位长老执事。

    在场的众人都是对视一眼,整个玄武真宗的议事大厅内一片寂静,诡异的是没有一个人说话,也没有愤怒等等。

    这一次死的若是别的长老,在场的众人没等严韶宽开口便会大喊着必须要找那顾诚讨要一个公道,我玄武真宗的人不能白死如何如何的。

    但死的人是白紫薇,这却是让他们愤怒不起来。

    白紫薇在玄武真宗内的人缘实在是太差了,甚至差到大部分长老对其都颇为厌恶的地步。

    严韶宽是白紫薇的师兄,但其他长老却并不是白紫薇的师兄,有些甚至还是她的长辈。

    但是在玄武真宗内白紫薇却仗着她跟严韶宽的关系谁都没有放在眼里,哪怕是对她的这些长辈都横眉冷对,没有一副好脸色,好像谁欠了她银子一样。

    并且宗门内出现各种任务,各种事务需要去出处理时都是其他长老在忙,他白紫薇没有出过一次手,但却还享受着长老的待遇,这凭什么?

    其他长老对白紫薇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不过碍于严韶宽的面子没有说什么而已。

    这一次白紫薇自己作死跑了出去,结果终于把自己给作死了,在场这些长老别说愤怒了,甚至还有些人暗道一声活该。

    没了她这个空头长老,玄武真宗还能剩下一笔修炼资源呢。

    带着这种心情,在场有长老咳嗽了一声道:“宗主,按理来说,我玄武真宗的长老死于他人之手,这份仇怨我们是必须要报的。

    但这一次情况却是有些特殊,白紫薇跟那顾诚结怨是因为她儿子,但她儿子可不是我玄武真宗的人,所以这只能算是私人仇怨,不能算到我玄武真宗头上来。

    因为白紫薇的私人仇怨,我玄武真宗已经损失了一个在南九郡的商队,结果她却是仍旧不吸取教训,蒙骗守门的弟子去聂阳府报私仇,现在死了又能怨谁?

    所以这件事情宗主您还需要仔细思量一番,公私可是要分得清啊,为这样的人拼上我玄武真宗的力量资源为其报仇,为其惹上麻烦是否值得?我可听说过,那顾诚貌似是有一些背景的。”

    听到这名长老这般说,在场的其他长老也都是站起来随声附和,赞同他的意见。

    严韶宽一脸的阴沉,凭心而论,他是想要帮白紫薇报仇的,虽然白紫薇这些年来做的的确是过分,但她毕竟是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妹,他就算是心性再凉薄也不可能视而不见。

    但在场这些长老都是玄武真宗的中流砥柱,自己也不可能忽略他们的意见,否则自己这个宗主的位置也是坐不安稳的。

    深吸了一口气,严韶宽沉声道:“虽然诸位对师妹的事情有着许多看法,不过诸位不要忘了,师妹她怎么说也是我玄武真宗的人,现在她被人所杀,我玄武真宗若是连一丁点的表示都没有,颜面何存?

    不过诸位也不用担心我会因为这件事情而影响到整个玄武真宗。

    那顾诚毕竟是靖夜司的人,自然有着靖夜司的各种条条框框在约束着他。

    这一次他覆灭元辰派未经上报谢安之便动手,我相信谢安之此时也正在大怒当中。

    此时我去跟谢安之施压,相信那顾诚此后也定然不会好过的!”

    听到严韶宽这么说,在场的众多长老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反正只要不损害到整个玄武真宗的利益,那严韶宽愿意怎么搞他便可以怎么搞。

    而此时临安府靖夜司总部内,谢安之可是要比严韶宽想象的都要愤怒,他直接把自己视野内所能见到的杯子花瓶全都给砸了,自从顾诚回东临郡之后,靖夜司这里采买最多的东西可就是这些茶杯花瓶了。

    “岂有此理!简直岂有此理!”

    谢安之在大厅内来回转着圈,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这顾诚才回东临郡多长时间?他压根儿就没安生过!

    聂阳府副统领叶正阳身死,白痴都知道有问题,但谢安之却并没有下令去查。

    因为既然顾诚做了,那就不会留下证据,他查也没用。

    若是顾诚没有背景的话,那谢安之自然可以任意敲打揉捏他,但现在明知道顾诚背后有着一定的背景在,没有证据的事情他又能如何做?

    甚至谢安之都能想象得到顾诚在他面前巧舌如簧的场面了。

    所以这件事情谢安之并没有去找顾诚的麻烦,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结果这顾诚安生了还不到一个月竟然就串联整个聂阳府的宗门覆灭了元辰派,还杀了白紫薇,他这是想要把天给捅出一个窟窿来?

    其实覆灭元辰派并没有什么,谢安之跟元辰派之间也没有太深的利益关系,在谢安之的心目中,元辰派只是一个还算是比较懂事的宗门,知道逢年过节来孝敬他一下。

    所以没了一个元辰派对于谢安之来说无伤大雅,真正让他头疼的是顾诚竟然杀了白紫薇。

    虽然他也看那个疯女人不爽,但她毕竟是玄武真宗的人。

    身为东临郡镇抚使,只要搞定了玄武真宗他便可以平安无事了,相反玄武真宗若是闹了起来,那也足够他头疼了。

    就在这时,外面有玄甲卫跑进来道:“大人,玄武真宗宗主严韶宽来访。”

    谢安之头疼的揉了揉脑袋道:“请进来吧。”

    严韶宽一脸肃然的踏入堂内,沉声道:“谢大人,我要一个解释。”

    谢安之的脸上带着笑容道:“严宗主何必如此呢?你我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何苦弄得跟仇人一样?”

    严韶宽冷哼了一声道:“你我十几年的交情,这些年来你在镇抚使的位置上,凡是涉及到江湖上的事情我可都是在支持你,甚至有时候还亲自出面帮你镇压下来。

    结果谢大人你呢?你的手下杀了我师妹,杀了我玄武真宗的长老,莫非这件事情谢大人不想给我一个说法吗?”

    谢安之苦笑了一声道:“说实话,顾诚此子所做的事情我比你更加愤怒,他擅自动手可没将我这个镇抚使放在眼中。

    但问题是此子能够直接拿到京城调令回到东临郡,已经不是我能够说杀就杀的了。

    况且白紫薇这次也是有欠考虑,她就算是想要杀顾诚,暗地里杀,或者是在其他地方杀,只要有个合理的解释那都行。

    但她却偏偏公然上了元辰派,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要杀顾诚,结果自己却被反杀这能怨谁?

    我若是上报到京城去,免不了要被总部的大人物责骂,你谢安之究竟是站在靖夜司这边的还是站在江湖人这边的?

    所以不是这件事情我不想给严宗主你解释,而是我这边也是实在没有办法。”

    严韶宽沉声道:“我知道谢大人你的难处,但那顾诚是你的手下,你便看着他如此嚣张?

    他现在做事已经不将你放在眼里了,这次你若是不处置他,你让你麾下其他大统领怎么看?

    你这位镇抚使大人的威名一旦扫地,想要再捡起来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

    去动那顾诚不光是为了我玄武真宗讨要公道,更是为了维护你这位镇抚使大人的威严!”

    谢安之思虑了片刻,沉声道:“去,把陈麻子找来,让他拿上我的令牌去一趟聂阳府,让顾诚给我拿出一个解释来,否则他这个大统领也就别干了。

    就算他上面有人,但这东临郡可是我谢安之在管!”

    下了命令之后,谢安之对着严韶宽一拱手道:“严宗主,我最多便只能做到这一步了。

    顾诚杀白紫薇这件事情你们玄武真宗不占理,我追究他这件事情不合靖夜司的规矩。

    但他未经上报便对元辰派这种江湖大派出手却是坏了规矩的,所以我也只能去追究他这件事情。”

    严韶宽也知道,对方这么做便已经是极限了,他玄武真宗也算是有了一个交代,所以他只得沉声道:“那好,我便再信谢大人你一次,结果我便拭目以待了。”

    把严韶宽打发走后,陈麻子那边也是带着谢安之的令牌美滋滋的上路了。

    陈麻子乃是商南府巡夜使,跟崔子杰早有仇怨,同样因为之前顾诚顶撞他,他也是看顾诚不爽许久了。

    之前崔子杰被废他还高兴了好一阵,现在那顾诚也犯了大错,没想到镇抚使大人竟然把这个好差事交给了他来处理。

    握着令牌,陈麻子笑的脸上的麻子都在颤动着:“崔胖子,还有顾诚那小子,这一次你们可算是都落在老子手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