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我能升级地球 > 第二十七章 线索

第二十七章 线索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乔峰心里苦啊。

    他拜的是什么混账师傅,拜师时连个面都不露,拜师后第一件事居然是让他在江湖和各国朝堂上散布谣言。

    说少林寺的方丈是个淫僧,跟无恶不做叶二娘有首尾,还生了一个女儿,女扮男装养在少林寺。

    说慕容复的亲爹慕容博没死,被少林寺藏经阁的扫地和尚擒拿后,拘禁在少林寺洗恭桶。

    说丐帮副帮主马大元的夫人、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情妇康敏跟情人丐帮执法长老白世镜、大智分舵舵主全冠清合谋,意欲谋害丐帮退隐长老徐冲霄和“奚宋陈吴”四大长老。

    说逍遥派的掌门无崖子苦恋十岁的小姨子不成,被大弟子背叛打下山崖,落了个双腿残疾,正跟徒弟躲在擂鼓山苟延残喘。

    说西夏太后李秋水是个荡妇,西夏皇帝非景宗李元昊所出,乃是他和自己的师侄星宿派的丁春秋所生。

    说女真部的完颜阿骨打是耶律乙辛私生子,时刻准备着杀了燕国王耶律延禧完成先父的夙愿。

    说大理镇南王段正淳的儿子是私生子,乃王妃刀白凤和延庆太子通奸所生。

    说司马光视新法为毒药,视君王为桀纣,欲借修书大成之机重返朝堂,颠倒乾坤,他连皇帝驾崩后的庙号都准备好了——宋神宗。

    乔峰听完这些谣言顿时觉得脑仁疼。

    这混账师傅还说慕容氏祸乱天下,这一番乱七八糟的谣言散布出去,江湖和天下非得大乱不可。

    就说辽国这一条,耶律延禧是皇位的继承人,可那耶律乙辛害死了他的祖母萧皇后,他的父亲昭怀太子和母亲萧氏。

    如今,耶律乙辛已死,族人伏诛,耶律延禧想要复仇泄愤怎么办?

    狗师傅给他指了个对象——女真部的完颜阿骨打啊。

    你说耶律延禧动不动手?

    不过,丐帮这一条绝对是捏造的。

    那执法长老白世镜,向来铁面无私,老婆死去十多年,也不染女色,实则志诚君子。

    乔峰是绝对相信白世镜的人品。

    他怎么会和马副帮主的夫人有私情?

    孔方圆付之一笑,念了香山居士的一首诗——

    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

    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乔峰听得出诗中的意思是,对人对事要多看看,不要轻易下结论,有的人经不起时间的考验。

    何况乔峰也知道,谣言要半真半假,甚至真的成分多一些才有用,否则只能算是上不了台面的笑话。

    乔峰为人光明磊落,不喜欢这些阴谋诡计,当然不想干。

    孔方圆嘲笑他“干大事而惜身”算不上好汉子,何况各国朝堂乱了如何,少林、丐帮乱了如何,关普通百姓屁事。

    反倒大人物们自顾不暇,各国边境短时间不会有战事,少死不少百姓。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乔峰感觉自己的世界观在崩溃。

    他答应做了,就要做好,比如把旧党首领司马光的谣言交给新党,少林的谣言交给丐帮,丐帮的交给少林

    乔峰自忖丐帮有自己在乱不了,若有脓包正好趁机给挤破了。

    他还没把第一件事做好,第二件事就来了。

    混账师傅让他化名文天祥,闯大宋的皇宫,把一枚三色元露果喂给大宋皇帝赵顼。

    孔师说,这个狗皇帝病重,没几个月活头了,再不救就要翘辫子了。

    等赵顼救活了,让他下旨少林寺把易筋经的原本上交大内秘阁。

    那本易筋经是一经二书,润湿后会显现出神足经。

    易筋经和神足经都是梵文,再让狗皇帝下旨苏轼和佛印和尚赶回京城翻译经书。

    孔师给苏轼出生不久的小儿子苏遁准备了一枚三色元露果,让传旨的死太监带去。据说苏遁有一道生死大劫。

    乔峰拜师上了贼船,不能违背师命,只能照办、办好。

    主要原因是孔师送给他不少好东西,以种子和书籍为主。

    种子有高产的红薯、土豆、南瓜、玉米,还有花生、番茄、辣椒、芝麻、葵花等。

    技术书籍有制盐、棉花纺织、耕种农具、炼钢、造船、改进版造纸术和印刷术等。

    医书有本草纲目、医宗金鉴、温病条辨、内科学、病理学、解剖学等。

    以及送给狗皇帝的政治经济类书籍。

    乔峰在江湖上飘,见多识广,看得出孔师给的都是些金不换银不换的宝贝。

    孔方圆无精打采的斜躺在陨石长椅上,这两天他扔完种子,扔纸团,可累坏了。

    说起来都是他自个儿造的孽,电脑、手机、书籍都太大,他只得把书一页一页撕下来,团成小团才能扔进水镜里去。

    他为了让乔峰一心一意的当个乖徒儿,也是拼了。

    孔不器也是相当的拼,每次见到大儿子,他的脸总是一会儿红,一会儿青的。

    红的时候是高兴,是为大儿子取得的战绩感到欣慰。大儿子能在二十万人中脱颖而出,夺取龙目试的冠军,他引以为豪。

    青的时候是愤怒,是为大儿子的未来感到担忧。大儿子像他一样优秀,但行事高调,不稳当,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这一日,他刚下班回家,就看到大儿子啃着一只白白胖胖的梨子从卧室走出来。

    元阶水果,云顶香梨。

    老婆吃过,小儿子吃过,隔壁宿家吃过,就他这个亲爹没吃过。

    孔不器脸上的青色压过了红色。

    业火:+126.

    于是,孔方圆终究没躲亲爹的一顿胖揍。

    他凄厉的惨叫声没博得任何同情。

    亲妈照例在一旁笑眯眯的坐山观虎斗。

    亲弟弟照例灵感爆棚,奋笔疾书,爱弟规新增了十个字。

    宿凝霜照例耳朵贴在墙上偷听,笑的捂着肚子喊疼。

    孔方圆躲闪之间,缴获的资源、玄材、七彩宝囊、琥珀蚕、芥子贝随手乱扔乱砸。

    孔方圆敢发誓,要不是对面的是亲爹,他孔方圆能用各种宝贝把对方砸的跪下叫爸爸。

    最终,孔方圆趁着亲爹捡资源的当儿跑路了。

    孔不器望着客厅满地的资源,再看一看刚才打儿子的双手,忽然唏嘘不已。

    如果这两只手能化作人的话,他们此时一定有英雄白头,美人迟暮的感觉。

    他的大儿子已经快跳出他的掌控了,这一次只怕是最后一次揍他了。

    “好茶!”

    孔不器泡了一杯儿子上贡的大红袍,喝了一口茶,浑身说不出的舒坦。

    这大红袍不同往日,已经是元阶玄材。

    他红光满面的仔细回味着刚才打儿子时的各种奇妙的爽感,形成文字牢记心间,保不准以后写回忆录的时候要用。

    孔方圆冲出家门后,自然是去找黄紫橙了。

    在他家的门口碰见这厮拥着一个长腿美女回家了,一看他那副急不可耐的淫贱相,就知道没打算干好事。

    “哟!你居然没嗝屁,活着回来啦!真是可喜可贺,值得大肆嗨皮一番。”黄紫橙很夸张的大笑一声,冲过来抱着他使劲的摇晃,以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

    “这样吧,我组个局,让你早日甩掉处男的帽子,成为真正的男子汉。”

    你听听,听听,这厮说的是人话么?

    孔师琢磨着要生孩子,是为了人族的繁衍、传承,是为伟大的事业增砖添瓦。

    可你当着一个外人的面,开口甩掉,闭口处男的,你当处男是落后的帽子么,真是一点没有脱离低级趣味。

    孔方圆觉得自己和这厮根本不是一个精神层面上的人,琢磨着要不要和他绝交。

    黄紫橙也发觉有旁人在,说话不方便,就打发长腿女子离开了。

    俩人聊的自然是有关龙目试,说真的,孔方圆这一次在龙目试上的遭遇说好听点是顺遂,不好听那就是儿戏。

    说起来也没什么亮点,实在乏善可陈。

    何况他的好运道似乎耗光了,玄徒的进度卡在90%升不上去,培育出的春元果,系统化生只能升色,不能再提升品阶。

    而且连化生升色也有了限制,不是每一枚三色玄种都能化生到六色,也不是每一枚六色玄种都能化生到九色的。

    其中似乎没有规律可言,貌似看系统大爷的心情。

    这还不算麻烦,真正的大麻烦是玄种秘录。

    比如,疗伤用的元露果秘录上,在玄材的用量上充斥着“少许”、“一定量”等字眼,在关于玄材的投入次序和时间上充斥着“一定次序”,“适当时间”等字眼。

    孔方圆这才知道,这是修行界玄种秘录的规范和准确表述方式。

    因为玄材的年份、药性,玄鉴的威力,造化师的能力差别,所以再准确细致的表述往往也是白搭。

    他在造化师传承中得到的春元果玄种秘录,像化学教科书里给出的实验步骤一样细致入微,那是师门的独家传承,每个门派也只有一两种而已。

    独家传承中细致入微的表述是为了让初学者感受一下,体验一把而已。

    事实上,能根据这种精细入微的玄种秘录培育出玄种的少之又少。

    孔方圆能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紫阳鉴契合他的传承。

    这是一个美丽的巧合。

    从今往后,他再要培育其它玄种,就得根据秘录和玄材,仔细推敲,反复摩挲,不断实践,形成一种特殊的“触感”。

    直到一拿到玄材就能胸有成竹,哪一种需要多少份量,按照什么次序,多久加入都要做到心中有数。

    这“触感”就跟前世外语考试中练就的“语感”差不多,可以归结到“书读百遍,其义自见”和“熟能生巧”的范畴。

    一句话,孔方圆的新手期过了,以后的要想提升实力和玄徒进度,就要靠勤学苦练和出生入死喽。

    黄紫橙听得心累。

    试问这举国上下,哪一个武者修行靠的不是“勤学苦练”和“出生入死”?

    人人羡慕他资质好,可是又谁知道他修行的艰辛。

    他黄紫橙就是拼着老命才成大武徒的。

    这家伙把参加龙目试说的跟出去浪一圈似的,故意埋汰人是吧?

    只听孔方圆又道:“我刚成大武徒时爆发是10牛,等龙目试过半就成15牛了。你去年爆发是12牛,一年过去了增加了1牛,你真是太弱太慢了,要不要我给你传授一些经验?”

    黄紫橙心累,太弱太慢?

    一个月前在我面前弱鸡似的人,这会儿说我太慢,说我太弱。

    很弱吗?很慢吗?

    一对比是有点弱,有点慢,哎,真扎心啊。

    我的意大利炮呢?!

    大武徒每一牛的爆发都是跨越式突破,他才不信孔铁蛋有什么见鬼的经验。

    他也不想听。

    你走开!

    于是,黄紫橙陪着笑脸道:“有什么经验,说嘛”

    孔方圆道:“四个字,外加一句话。”

    黄紫橙拍着胸脯道:“有什么条件尽管讲,我一准办到,就算你要十个八个肤白貌美腿长胸胖屁股大的美女都不成问题。”

    孔方圆斜睨他一眼,心说我要的不是美女,我要的是能生孩子的人,你也能生?

    他说道:“四个字是‘努力奋斗’,一句话是‘从今往后,有进无退,进则生,退则亡。’,与君共勉。”

    黄紫橙一听这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大话,也不能说他说的不对。

    孔方圆把一个琥珀蚕扔给黄紫橙,里面是自己在母壤种的元阶水果——美人指提子、砂糖橘、云顶香梨、黑刺榴莲。

    琥珀蚕给亲弟弟太扎眼,所以孔曲圆拿走了最大的一个七彩宝囊当书包,第二大的七彩宝囊装零食,第三大的装玩具。

    剩下的七彩宝囊孔方圆送给爷爷、外婆和堂哥孔正圆了。

    芥子贝和琥珀蚕刚才跑路的时候一股脑人扔的剩下一个。

    至此,孔方圆手中的储物秘宝散光了。

    孔方圆临走前,特地给了黄紫橙一枚九色龟源果,说此药实是新得的,能补肝强肾,效果是顶顶的,杠杠的。

    “好药!”黄紫橙不认识龟源果,看到是九色眼前一亮,凑到鼻子前闻闻,感到此药实极为不凡。

    孔方圆一走,他就把送走的长腿靓妹又约了回来。

    黄紫橙事先吃了九色龟源果,他是偷偷吃的,生恐自己的花名由“大帅橙”变成“伟哥橙”。

    服下药不久后,他策马奔腾,只觉后门一松,石油般浊物奔涌而出,川流不息

    令人窒息的臭味刹那间扩散开来,长腿妹子直接蹦下床,冲出房间,站在风口,迎风呕吐。

    “唐铁蛋,你死定了!”黄紫橙塞着鼻孔,在马桶上蹲了五个多小时,才排尽了体内的深层毒素。

    他武道根基前所未有的牢固,感觉爆发14牛近在咫尺。

    从此之后,大帅橙从江湖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声名更甚的大臭橙。

    对于黄紫橙用电话、短信、微信威胁要生生撕了他,孔方圆只是关了手机,一点不在意。

    你一个小小的13牛爆发大武徒要撕了一位16牛的大武徒,谁给了你的狗胆,你咋不上天呢。。

    孔方圆此时心情相当的好,因为他从黄紫橙那里得到了神阶源玉的线索。

    线索是一个人名——汪水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