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我能升级地球 > 第二十一章 诗意

第二十一章 诗意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绿长发双目喷火。

    绿妖集中在一起出现,是在学前两年的人族。

    他们试图集中所剩无几的力量形成优势,以图冲进一个只有四千多唐国人防守的休整区。

    绿妖生性好斗,做到这一步,只说明他们损失惨重,山穷水尽了。

    而那些地球人背靠休整区,一转身就进入休整区了,还爽个尼玛个屁!

    这蠢货在一群聪明人面前强行装逼,真是丢人现眼!

    绿长发一个御奴印扔过去,把狗腿子变成奴隶,让他去给母羊交配。

    好在,他还没有看到晶明画。

    只要晶明画死了,国主震怒了,赌约输了也罢,龙目试的奖品也好,地球人终究会吐出来的。

    自我安慰一番,绿长发的心情由阴转晴。

    不多时,绿长发看到了二儿子绿顶天,却不见长子绿破天的踪影。

    他这两个儿子,背后各有人支持,争斗越来越激烈,已经影响到了绿幽部的稳定。

    他安排他们进龙目试,就是希望做个了结,免得内斗伤了绿幽部的元气。

    老大绿破天嚣张跋扈,老二绿顶天阴沉自卑,简直是两个极端,半斤对八两,事先没有一个人能猜到,谁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现在,绿顶天活得好好的,那么绿破天八成死了。

    望着绿顶天还是那副躲躲闪闪,畏畏缩缩的样子,绿长发相信他绝不会冒险去诛杀晶明画的。

    女儿绿菁田没有继承权,整天只知道享受,一登岛多半会找个地方躲起来,等比赛结束的时候再现身。

    绿长发一开始就没把希望放在三个不靠谱的儿女身上,他安排了冰凌月、米灵山、绿定光、绿麻飞、绿雾水、绿雾凇等九十多名高手。

    更何况还有见妖必杀的十万地球人,他就不信了,还杀不了区区一个晶明画。

    只要她已经死在这龙目岛上,是谁杀的还不是他说了算。

    六千多绿妖一步未停,嘶吼着杀向了休整区外的四千多唐国人。

    按道理,这个时候唐国人应当扭头躲进休整区,就能平安无事。

    然而,唐国人都是一动未动,反而从人群中站出五个人,他们有男有女,神情一个比一个淡然。

    就好像冲杀来的六千绿妖是六千只蚂蚁,抬起脚就能踩死。

    “跟我杀!”

    那九个人纷纷大喝一声,带领着唐国人迎着六千绿妖悍不畏死的冲锋。

    很快,唐国人和绿妖碰撞在一起,双方一出手都是杀招,谁也没留手,一时间血肉与肢体乱飞。

    一曲铁与血的交响乐就此拉开帷幕。

    孔方圆生性狠辣果决,高达16牛的爆发发挥起来有所保留,但对上九星武徒,就像秋风扫落叶。

    一片片染血的树叶,在空中打着转儿落到地上,归于沉寂,归于死亡。

    业火:+9,+9,+9,+9

    转眼之间,孔方圆身边空了一大片,地上铺满了“枯黄的落叶”。

    绿妖们面对凄美的景象,纷纷脚下一顿,他们的心头突然有了一股莫名的诗意——

    死如秋叶之静美。

    如果他们懂的话。

    “人奴,你残杀高贵的绿妖,你该死!”绿妖高手绿定光冲着孔方圆大声的嘶吼。

    唰!

    一条鞭子朝着孔方圆迎面抽来。

    孔方圆拧腰一躲,横冲过去,闪电般抓住绿定光的胳膊,用力一扭一扯,生生把那条胳膊撕扯下来,像扔垃圾一样随手扔掉。

    业火:+5.4.

    而后,捏住绿定光的脖子当作兵器,跟绿妖另一位高手绿麻飞厮杀在一起。

    绿麻飞使的是一把长刀,刀上有一层淡淡的黑雾。

    刀刃劈到绿定光身上,伤口附近变成死肉,似有虫子在蠕动。

    好恶心啊!

    孔方圆一用力把绿定光掷过去。

    绿麻飞抬刀把绿定光劈成了两半。

    而孔方圆已经出现绿麻飞身后,暴喝一声:“看拳!”

    砰!

    孔方圆的拳头落在绿麻飞后背,直接打断了他的脊梁骨,震碎了他的心脏。

    眨眼间,两名绿妖少年高手死于非命。

    业火:+9,+9.

    这时,只听远处喊杀声四起,却是百舸流、于至善等带领的三千伏兵出现在群妖身后,把绿妖们包了饺子。

    这要搁在前两年,或者把唐国人换成西洲的白人、北洲的黑人,或者南洲的混血,绿妖们一点都不会担心害怕。

    区区六七星的修为,再多的数量都是送菜,没有多大的威胁。

    可眼前的唐国人不仅都是九星武徒,而且打起架来,凶狠暴烈,疯魔无比。

    总之,一个字:猛!

    妖族崇尚强者,鄙视弱者。

    绿妖表现的更加明显,他们遇强则弱,遇弱则强。

    当唐国人的优势越来越大时,绿妖们骨子里的凶性在惶恐中慢慢收敛。

    尤其是看到以一敌百,屠夫一样的孔方圆就要靠近时,腿肚子都差不多软了。

    业火:+5.4,+5.4,+5.4

    孔方圆站在一只飞翔的灰鹰背上,手里把玩着三个金属球。

    这金属球像电影哈利波特中的金色飞贼,绿顶天曾用它偷袭亲哥绿顶天失败,落到了孔方圆手中。

    嗖!

    孔方圆以玄力驭使金属球飞进绿妖群。

    金属球边飞,边射出连绵不断的毫针,绿妖们像镰刀下的麦子,绵绵不断的倒地,大声惨叫着化成腥臭无比的脓水。

    业火:+9,+9,+9

    毫光球居然能这么用。

    不远处,绿顶天后悔的捶足顿胸,要是把他的肠子翻出来,那颜色绝对非常青。

    “降者不杀!”孔方圆站在灰鹰背上大声喊道。

    他的声音穿云裂石,目光凶威赫赫。群妖循声望去,无不胆战心惊。

    “降者不杀!”百舸流挥着大刀,跟着高喊。

    绿妖们死伤过半,被杀怕了,正是劝降的最佳时机。

    论起来,能活到现在的绿妖,都是十万绿妖中的强者,一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

    如果非要把他们杀光,绿妖困兽犹斗,拼死反抗,那么唐国人也会损失巨大。

    得不偿失。

    “降者不杀!”

    宿凝霜、于至善等人会意,也跟着大喊。

    “降者不杀!”

    唐国武者纷纷跟着大喊。

    绿妖们望着气势高昂的唐国人心里彻底怯了。

    在妖族,强者为尊,弱者只会沦为强者口中之食。

    若是死在这里倒也一了百了,可若是残疾严重,余生将无立锥之地,连当奴隶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降了,真的可行吗?

    “只要你们花点小钱,卖一小块榴莲,我们就放你们进入休整区。”孔方圆看出他们的担忧,在半空中拿着一瓣榴莲,边吃边介绍道,“你们瞧,这就是榴莲又臭又香,让人迷恋,让人欲”

    正在此时,突然有两支箭追风逐电似的射向孔方圆。

    射箭的绿妖是一对双胞胎,名叫绿雾水和绿雾凇。

    她们登上龙目岛前都是六星武师。

    她们打小练习合击箭术,心意相通,配合默契,死在她们手中的七星武师已有数十位。

    很小的时候,她们就喜欢隔壁的绿定光,可惜胸部发育的太胖,不符合绿定光的审美。

    每当绿定光盯着她们的胸部,一脸厌弃之时,她们都羞愧的无地自容。

    她们不怪绿定光,只怪上天不公。

    十年来,她们的痴恋之心从来没有改变过。

    当她们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绿定光,惨死在眼前时,感觉心都死了,此生不会再爱了。

    她们是天生的箭手,再痛恨孔方圆,也不会傻到近距离跟他硬碰硬。

    她们隐藏在人群中,默默的等待时机。

    然而,绿妖进攻受挫,她们陷入重围,都快要放弃的时候,时机突然出现了。

    只见那孔方圆一手拿着一颗长满刺的水果,另一只手正把水果瓤往嘴里送。

    绿雾凇和绿雾水心意相通,不约而同的用尽全力射出一箭。

    那箭快若闪电,一瞬间,泛着寒光的箭头,一前一后已然射到孔方圆的身上。

    绿雾凇的箭在前面,瞄准的是心口;她妹妹绿雾水的箭在后面,瞄准的是脊柱。

    绿雾凇盯着孔方圆,依稀看到这个嚣张跋扈的仇人,在她的箭下血溅当场,身死道消。

    她们姐妹能为一生所爱报了血仇,倾泻了满腔的怨恨,即便顷刻死了也值了。

    绿长发看着仅剩的六千绿妖被人族前后夹击,他感觉就像在不停的吞死老鼠,心情糟糕到极点。

    他知道绿幽部少年输了龙目试,失去了龟源果等珍贵奖品;他自己输了赌局,失去了11枚丹药和药实。

    偏偏天衍那个贱人在一旁,时不时的哈哈荡笑,直教他怒火上涌。

    但是绿长发并没有失去希望,只要晶明画死了,一切牺牲都是值得的。

    现在失去的每一样东西,他都会加倍的夺回来。

    偏偏晶明画在一群唐国人的簇拥下,优哉游哉的现身了,绿长发一下破功了,靠宝药压下旧伤突然复发,差一点一口老血直接喷出来。

    眼前有死敌天衍,有哥们白无声,有女神金瓷儿,所以不能掉面子。

    绿长发使劲浑身解数压制旧伤。

    天衍却一拍桌子,肆无忌惮的大笑,那笑声可谓是响彻云霄。

    绿长发拿出三色龟源果当冠军的奖品,他就知道这厮居心叵测,有所图谋。

    可他的眼线在绿幽部地位太低,接触的有用的消息太少,也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直到金瓷儿旁敲侧击的说了晶明画的身份,天衍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却也无能为力,无可奈何。

    众目睽睽之下,晶明画这一现身,绿长发还想下杀手,甩锅给人族,完全是痴心妄想。

    晶明画能平平安安的长大,肯定有人守护,例如金瓷儿。

    这一次,绿长发赔了夫人又折兵,输了个彻彻底底。

    天衍怎么能不高兴。

    若是他的笑声再把绿长发气的蹬腿翘辫子,到时绿幽部乱做一团,岂不是更有意思。

    “贱人!泥垢了,你走”绿长发被这充满恶意的笑声刺激的忍无可忍,话还没说完一口血差点喷了天衍一脸。

    他是故意朝着天衍喷的。

    你刺激我,我就喷你一脸血。

    我的血里有毒,够你个贱人受的。

    天衍唰的一下,横移十多米远,躲避了过去,捏着鼻子,说道:“你生性软弱,顾不了后院饥渴的妇人,你可以请我找人帮忙,偏偏要乱吃补药,你仔细闻闻,你的血比榴莲还臭,真特么恶心到家了。”

    “贱人!”绿长发骂了两一句,突然瞅着玉影花,笑起来了起来。

    在绿雾水和绿雾凇的夹击下,唐国的大武徒眼看就要一命呜呼了。

    他看得出今年的这个大武徒,跟去年的黄紫橙差不多,或许又是一个天衍。

    尽管天衍打赢了赌,地球人又夺得一大堆奖品,但一个前途无量的大武徒死于非命,总的来说人族还是亏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