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我能升级地球 > 第九章 你们好呀

第九章 你们好呀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孔方圆看来,绿菁田的智商只够放一头牛,多一头她也数不过来。

    她也不用自己装满水的脑袋想一想,就凭她一个小小的弱鸡似的九星武徒,不乖乖的收心思做俘虏,居然妄图捋大武徒的虎须,难不成她的胆子是铁打钢铸的?

    绿菁田的手刚一抬起来,孔方圆的拳头已经落在她的胸部。

    狂暴的力量破开了防御,打爆了她血肉,摧毁了她的胸骨,连带着她整个人都飞了起来。

    墨绿色的长发在空中飞舞,绿菁田美眸圆睁,口吐鲜血,不可思议的盯着孔方圆,明明说的好好的,怎么说杀人就杀人。

    下一瞬,她明白过来了,血徽是妖族女子身体上最隐秘的部位,她连晶明画的血徽样子都知道,怎么反而不知道相貌特征。

    若是她好好回答他的问题,再拖延一两息,说不定就会把他扑倒,过几年,绿幽部就是她的了。

    悔之晚矣。

    “人奴,你杀了我,你们全部都得死!”

    她是绿幽部首领绿长发最宠爱的女儿,她死了她的爹爹会让地球所有人给她陪葬。

    绿菁田诅咒着,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漂亮的弧线,坠落在石柱边缘,滚了两圈掉了下去。

    她肚脐眼上绿幽葵花,散发出幽幽的光芒,在黑暗的山洞里极为醒目。

    “菁菁!”

    一个绿妖突然从石柱上冲出,听那嘶吼声是个男的,就是不知道是人形的还是兽形的。

    那绿男不顾一切的冲过去,在空中抱住了绿菁田。

    俩人一起斜向下飞了一段距离,听声音似乎摔进山壁上的一个洞穴里,而后就看不到绿幽葵花的光芒了。

    那个洞穴里飘出一簇铅灰色的火焰,投入孔方圆的怀中,系统业火:+9.

    十成的业火说明绿菁田要么死了,要么是她光溜溜的被绿男抱了一下,就羞愤的比死难受。

    孔方圆更倾向于她死了。

    至于,绿男为什么冒死扑绿菁田?答案很明显,除了真爱,还有什么,能让一个人如此奋不顾身?

    真是可歌可泣的爱情啊。

    单身狗死了都不得安宁,身上还要长奇奇怪怪的东西。

    孔方圆感慨了一下,甩甩右拳,刚才只感觉到硬硬的骨头,没感觉到柔软的肉。

    真不愧是九十九年难得一见的平胸,离宿凝霜百年不遇的平胸,只有一年的差距。

    说起来,这绿菁田的大名孔方圆早有耳闻。

    传闻绿长发的这个女儿私生活极为混乱,但凡看的上的雄性,不管任何时候,任何场合,直接抢走。

    春风一度后,若是满意,就留在府里养着。

    若是不满意,就打一顿,再光着身子扔到闹市里。

    她还把立族之根本的两部印法武实随身带,为了拖延时间,把家族隐秘随口道出,都足以说明她是一个极度自私的人。

    或许她觉得自己破开禁制,能杀了孔方圆,说过的秘密就随风散去。

    若是她失败了,被孔方圆杀了,那么印法会传出去,他们兄妹的身世谣言也会传出去。

    她死了,其他人都不会好过。

    这很符合一个自私的人的性格。

    所以,她说的那些话,或许有夸张的成分,但是大部分应该是真的。

    当然,这个“真”是基于她自己见闻和见识,至于事实是不是和她说的一样,非常值得商榷。

    如果绿菁田还没死,而家族八卦却传出去了,那么大概更有意思。

    想到这里,孔方圆不再理她。

    是生是死,由她去吧。

    孔方圆望着黑黢黢的石柱底,想起惨死的宋明亮,轻声说道:“愿你魂归故土,灵魂在大青山安息。”

    他默哀了一会儿,转身捡起地上的墨龙芝和月牙石闪进白银门户后。

    那月牙石只要白天在太阳光下晾一回儿,就能用很长时间,实在是探险、盗墓、熬夜必用的宝贝。

    这么一块在唐国就价值数万,还很难买到。

    孔方圆放下月牙石,拿着墨龙芝研究了一会儿,也没弄明白这东西有什么用。

    他把七彩宝囊和琥珀蚕里的收获大概清点了一下,估摸着这些东西能值个百把亿。

    真是暴富啊!

    他尝到了抢劫的甜头,自然还要抢绿破天,抢绿顶天,抢晶明画。

    这三个人都是移动的活宝库,尤其是晶明画,身为前任国主的女儿,现任国主的侄女,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绝对是个肥羊。

    至于绿长发要杀死晶明画栽赃地球,还真都不好处理。

    真是糟心啊。

    孔方圆休息了一会儿,感受着全身澎湃的力量,一时踌躇满志。

    他身为大武徒,爆发是10牛,相应的耐力也成了10鼓。

    按照修行界的标准,一鼓就是刚出生的太初莽荒牛犊子持续使用最大攻击力的时间,即约一盏茶的功夫。

    通常,耐力数等于爆发数。

    所以,他孔方圆如今是这龙目岛上最有力量,最有耐力的男人。

    他的眼前依稀出现了一个画面:

    他孔方圆站在龙目锋顶,睥睨群妖,大声喝道“我说,你们统统都是垃圾,都是粪渣统统给我跪下唱征服,谁同意,谁反对?”

    “储物秘宝,绿妖石,磁环,血徽,统统的交出来!”

    想着想着,哈喇子流了一地。

    孔方圆吃了点水果,把所有东西扔在破亭子里,兜里一毛钱都没带走,离开了绛宫。

    这大石柱顶离地面逾千丈,离山壁至少有数百米远,不得不说真是个躲藏的好地方。

    绿菁田想躲,可他孔方圆不屑躲,也不能躲。

    没有月牙石的光亮,周围一片漆黑,孔方圆顺着石柱,很小心的往下爬。

    上山容易,下山难。

    走走停停,用了快一天的时间,才看到地面上的亮光。

    那亮光也是月牙石发出,足足有百十来块。

    地面附近在月光石柔和的光亮下,恍若白昼,

    孔方圆隐藏在石柱上的黑暗里,看到正有两群绿妖在激烈的对骂。

    巧得很,那两群绿妖的头领,一个是绿破天,一个是绿顶天。

    他们俩一个是长子,一个是嫡子,背后分别有鳌不群和绿长山在支持,为了争夺首领世子之位,矛盾由来已久。

    绿顶天很小的时候,偶然碰见表叔鳌不群跟他母亲在床上“打架”。

    最可恨的是,从那以后他们偷情也不避着他了。

    从小到大,他的母亲忙着争宠偷汉子,他爹绿长发忙着修行,巩固权力,只有表叔鳌不群关心他,却也只当他是争权夺利的棋子。

    绿顶天一向很孤独,也很自卑。他尽量的减弱自己的存在感,避免与人争执。

    然而,绿破天却不放过他,一直在逼他,想方设法的羞辱他。

    他连一点爱好都不能有。

    他喜欢生长在云顶山的一种普通的水果——云顶香梨,那美妙的香味,让他感到母亲怀抱般的温暖。

    绿破天总是抢先一步全部买走,还当着他的面把云顶香梨一筐筐的赏给低贱的奴隶。

    他能怎么办?

    只能低着头,咽着口水躲开。

    绿破天由此,更加看不起这个畏畏缩缩,躲躲闪闪的弟弟,他自认为天资强,能力强,只有他才够资格成为绿幽部的继承人,又把四弟绿漫天笼络到身边当狗腿子。

    前两年,他偶然发现自己身世存疑,非但没有收敛,反而变本加厉的对付绿顶天。

    龙目试还没开始,绿破天就琢磨着,怎么趁机置绿顶天于死地,连绿长发安排的任务都抛到脑袋后面了。

    而这一次,绿顶天有了同样的想法,因为鳌不群说,绿长发身体不好,很快就要立世子了。

    一旦绿破天成了世子,将来成了绿幽部的首领,一定会把他这个眼中钉除之而后快。

    他再退下去,就是死路一条。

    绿顶天要彻底放开手脚干一次,趁着这次龙目试了结了绿破天。

    可惜,四弟绿漫天没有来,不然一次性清理掉所有障碍,以后就是阳光灿烂的好日子。

    不过,兄弟阋墙到底是丑事,绿破天的身后有绿长山的七百部落支持,势力强大,不容小觑。

    所以,要杀也不能明着来,需要一个合适的机会甩锅给地球人族。

    可是他一路上碰到的人族太少太弱,背不起这口锅,反而邂逅了一个绝色女子。

    姣好的姿容,平平的胸部,胖胖的屁股,还有那英姿勃勃的气质,非常符合他的审美。

    绿顶天看了一眼就沦陷了。

    若她是绿幽部的人,皮肤和头发绿一点,不论是老一辈的第一美女甄袭人,还是现在的第一美女绿菁田都得靠边站。

    偏偏在这个时候,绿破天带着人来了。

    绿破天一见这个女子,也惊为天人,誓死要争抢。

    这两伙人既有长久争斗积蓄的矛盾,又有趁机清算的计划,偏生又顾忌背后的势力,不愿率先打响第一枪,只是在凶狠的放嘴炮。

    孔方圆远远一瞧,那个成为导火索的女子居然是宿凝霜。

    他没有眼花。

    面对数千敌人,面不改色,毫不畏惧的挡在受伤的同伴前面,气质如刀锋的小女子,正是他的小青梅宿凝霜。

    毕竟,那么平的胸,那么胖的屁股,单个都是百年难得一见,更不要说集中到一个人的身上了。

    据说一起同床共枕过的男女,总有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心电感应。

    孔方圆和宿凝霜曾在一张床上睡了好几年,虽说时间过去有些远了,但是那种心电感应还是存在的。

    当孔方圆往下看的时候,宿凝霜抬起头朝他所在的地方看了几眼。

    而后甩甩手,坐到一块石头上,托着腮帮子,看着场中争吵的群妖,好像在认真的在听他们口中骂人的俚语。

    这一刻,她身上的气质变柔和,就像面带微笑的邻家小妹妹。

    群妖纷纷精神一震,骂的更起劲了。

    这群绿妖中就属鼻子最大的高宏义表现最为积极。

    他是绿顶天的狗腿子,希望表现的积极高调,让主子能看到他,提拔他。

    高宏义抡着大刀,刀锋在对面枯黄脸的王由申脖子上比划来,比划去,喷了王由申一脸的唾沫,吵得王由申耳朵嗡嗡响。

    那王由申不善言辞,他柔软的脖颈感受到刀锋上的寒意,又惊又怒,更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高宏义瞧见绿顶天好像看着他,禁不住自鸣得意,表现的越发卖力。

    突然,高宏义的手猛地一抖,大刀一斜,一移,锋利的刀刃割王由申柔软的脖颈上。

    王由申凄厉的惨叫一声,大动脉里的血液喷射出来,淋了周围好几人一身。

    “该死!”

    “杀!”

    混战就此引爆。

    高宏义有些懵。

    他想解释,他没有,他不知道,不是他干的。

    他被暗算了。

    可是两伙绿妖仇怨极重,一动手就杀的鲜血横流,没人理他,只有绿顶天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这下落人口实了。

    绿破天一伙人会添油加醋的说是他挑起了战争。

    先撩者贱。

    走到哪都是公认的真理。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

    胜者为王,败者寇。

    还不是哪一方活着的人多,哪一方胜了就哪一方有理。

    绿顶天挥剑跟杀气腾腾的绿破天杀到一起。

    高宏义却呆呆的看着王由申。

    看着他捂着脖子倒地,很快没有了声息。心中生出莫名的悲伤,毕竟王由申的绿化工作一直是他做的。

    很多时候,王由申前脚离家,他后脚就入门搞绿化。常常,王由申睡过的被窝还是暖的。

    尽管平时,他尽量避免和王由申见面,但是他们在同一个桃花洞奋斗过,他相信他们之间有种特殊的联系,神交已久。

    现在,他亲眼看着这位连襟死在眼前,免不了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最关键的是,王由申就这么死了,以后的绿化还搞不搞,还怎么搞?

    高宏义迷茫了,然而眼角的余光瞥到一个猫妖向他扑来。

    高宏义不得不提刀杀在一起。

    孔方圆一击得手,静静的趴在石柱上,宿凝霜静静的坐在石头上,两个人一动不动的欣赏这场难得一见杀戮盛宴。

    数千绿妖自相残杀,真是盛况空前。

    看的孔方圆热血沸腾,爽的直想大笑。

    那些绿妖中大多数是人形的,只有少数是兽形的,被砍下的鸟形妖的翅膀,和走兽形妖的大腿,肆意的扔在地上。

    他馋的口水都收不住了。

    他好想吃肉,好想幸福幸福。

    终于,在他忍无可忍的时候,绿妖们慢慢停手了。

    原来绿妖们发现他们数千人,死的死,残的残,有战斗力的已不足五百人。

    关键是折损的人数双方差不多对半开,要是继续打下去,八成得同归于尽不可。

    即便是一方侥幸胜了,也没多少战力了,要是碰上一伙敌人,铁定得全部死翘翘。

    孔方圆见绿妖们的大戏唱不下去了,就擦擦口水,施施然登台了。

    他一出现,假打的绿妖们很默契的停手了。

    “妖怪们,你们好呀!”孔方圆很有派头的挥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