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我能升级地球 > 第四章 朋友

第四章 朋友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方圆回家后,发现家里一个人没有,禁不住有些失望。

    在书房里,盯着亲爹的戎装照,心里暖暖的。

    镂空金属球,符文珠子,青铜鹅都是亲爹给他的,类似的东西还有不少,还嘱咐他一定要随身携带。

    孔方圆不想打扮的像个傻乎乎的多宝童子,只带随身戴了三四件,其他的都放在白银门户后的破亭子里。

    想起刚才惊险刺激的几个瞬间,孔方圆暗呼侥幸,禁不住抱着亲爹的照片亲了一口。

    可是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非得让我甘于平庸,数十年后泯然众人。

    亲爹啊亲爹,你让我该爱您呢,还是该恨您呢?

    砰砰!砰砰砰!

    孔方圆一听这熟悉的敲门节奏,就知道是谁在敲门。

    打开门一看,果然是宿凝霜。

    她仙姿佚貌,胜过女鬼奴无数。

    但是身材真是一言难尽啊。

    孔方圆习惯性捏了捏她的脸,眼神从她的脸上,沿着睡衣,落到她的胸部。

    这么平的胸委实百年难得一见。

    若是敞开胸怀去拥抱她,不会感到一丝的柔软和温暖,只会听到哐哐的胸骨碰撞声。

    真是令人扼腕叹息!

    他忍不住摇摇头,叹口气,道:“实在是可惜啊可惜。”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多好的老婆人选,实在是可惜了。

    宿凝霜打掉他的手,在他的腿上不轻不重的踢了一脚。而后冷哼一声,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胸平怎么啦?

    我胸平我骄傲。

    其实,她也很无奈,自打发育那年起,这混账娃儿见到她,就是这幅鬼样子。

    打又打不过,躲又躲不掉。

    让她一个弱女子能怎么着?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当你无法改变环境的时候,就要学会从心。

    几年下来,她早已习惯了,爱咋地,就咋的吧。

    当然,她也有报复的法子——告黑状,否则非抑郁不可。

    每当孔叔叔因此暴力制裁孔二愣子时,她积攒的怨念就会充分释放。

    要多爽就有多爽。

    “你上哪儿鬼混去了?这么晚才回来,我要向叔叔阿姨告黑状。”宿凝霜说着就把视频电话拨出去了。

    孔方圆心累。

    告黑状不都是在暗地里瞧瞧进行的么?

    你这样明目张胆的干,真是太目中无人了!

    “我孔方圆一向温良谦恭让,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孔方圆扑过去抢手机。

    在屏幕上看到了老妈的面孔,只听她说:“你老实点,欺负霜霜,仔细你的皮。”

    孔方圆变得跟乖宝宝似的,对着手机道:“亲妈啊,你怎么也凭空污人清白,从来都是她欺负我,我哪儿敢太岁头上动土。”

    “庄妈妈,他在外面跟一帮妖艳贱货鬼混,刚刚才回来。”宿凝霜不给孔方圆歪楼的机会,直接告黑状。

    午夜的街头比较危险,孔方圆很早就被告诫和修理过,坚决不允许晚归。

    孔方圆今儿有准备,说自己是在书店看书入迷了,还拿出一本新买的高考模拟试题才糊弄过去了,不然一顿暴揍是免不了的。

    老妈知道儿子在糊弄她,但人好好的,就没深究,反而看着孔方圆和宿凝霜大半夜的在一起,打打闹闹的,眼神非常的慈祥。

    孔方圆糊弄过去后挂了电话,不客气的道:“朕要安寝了,小霜子跪安吧。”

    宿凝霜为了给孔方圆上眼药,大半夜的从床上爬起来,就这么让他蒙混过关,岂能甘心。

    业火:+2.4。

    “怎么着,想留下侍寝?好啊,朕念在自小相熟的份上,就册封你为霜答应吧霜答应,麻溜点,先去浴室泡个牛奶玫瑰澡”

    宿凝霜气的俏脸通红,冲过来要揍他。

    业火:+2.4.

    孔方圆摸着眉梢淡笑。

    就怕你不动手。

    区区一个八星武徒,主动挑衅九星武徒,你咋不上天呢。

    孔方圆很轻易的把她镇压了,扛起来扔到弟弟床上,然后回到自己房间睡了。

    第二天天刚亮,孔方圆就被很有节奏的敲门声炒醒。

    昨夜宿凝霜惨败于他的手中,起这么早一准是来找茬的。

    他决定不搭理。

    你再牛逼的敲门声也叫不醒装睡的我。

    有本事你闯进来。

    反正,这是我的卧室,大家都晓得我喜欢裸睡,谁进来,就是谁耍流氓。

    跟人品贵重的孔师没关系。

    不过呢,孔师心胸开阔,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就起床跟宿凝霜一起下楼吃早餐。

    路灯上挂的三个人已被保安局抓走了。

    小区人晨练的大爷们的聚在一起,对着手机品评果体女子的照片。

    拿手机的是九十岁的郭大爷。

    身为拍摄照片和唯一见过真人的郭大爷,指着照片绘声绘色的讲述真人和照片的不同看点。

    说的那是天花乱坠,就跟说相声似的。

    孔方圆心里相当发虚,都怪他太傻太天真,办事不靠谱,不讲究,收割完业火,好歹给人家留个奶罩、蛋兜啥的。

    那女子一丝不挂的吊着,被成年人看到拍个照片,充其量影响社会和家庭和谐,要是被未成年的小朋友看到了,可就是大大的罪过。

    “啊!”

    正说的起劲的郭大爷突然大叫一声。

    他被人一脚踹在屁股上,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他站稳后转身就要死磕。

    那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家伙敢偷袭他老郭。

    这是以为他老郭拿不动刀了。

    他一回头看到是郭奶奶,脸色一变,手上一用力把手机毁尸灭迹,道:“老太婆,你没事找事,你想干啥。”

    而后却在郭奶奶的逼视下,心虚了,像兔子一样溜了,郭奶奶在后面边骂边追。

    孔方圆和宿凝霜觉得有趣,跟看热闹的群众一起起哄。

    走进早点铺里,看到俩高一生拿着平板也在看照片。

    孔方圆斜眼一扫,和大爷们看的是同一个人,还拍的超级清晰,细微之处清晰可见。

    男人啊,无论老幼都是一帮大猪蹄子。

    “啪!”

    “啪!”

    孔方圆赏了两个小猪蹄子一人一巴掌,喝令他们把照片删干净,站在一边听训话。

    “你们哪儿来的狗胆,敢在孔师的地盘看这种不和谐的照片!”

    孔师边吃早餐,边语重心长的教训他们,还时不时的拍拍桌面。

    “拿个镜子照照你们的熊样,离喝枸杞泡枣不远了,真给我们00后丢人。”

    “你们怎么不向我学习,做一个正直、高尚、仁义、纯粹的人,偏偏痴迷于低级趣味,净给我和国家添麻烦!”

    “现在给你们一任务,纠集一伙人四处巡察,从根源上肃清这股流毒。”

    那俩高一生一听慌慌张张的跑了。

    呸!狗东西,不学好!

    孔方圆刚收回视线,就看到送来一碗咸豆花,上面还洒着香菜。

    宿凝霜正在对面笑眯眯的盯着他。

    如此报复一个甜党真是丧尽天良!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孔方圆捏着鼻子把咸豆花吃完了,宿凝霜才扭着胖屁股趾高气昂的走了。

    她昨晚没睡好,要补觉。

    刚走了几步,转身回来问道:“今年的龙目试你参不参加?”

    “当然参加!”孔方圆嚼着生煎含糊不清的道。

    “好啊,咱们一块去,说服家长的重任就交给你了,特别提示,没有家长的签字,连进训练营的资格都没有。”宿凝霜丢下一句话打着哈欠走了。

    孔方圆盯着她的背影哼哼两声。

    你以为龙目试是玩过家家。

    那是战场,会死人的。

    战场是男人的事,女人只会添乱。

    另一边,那俩高一生跑远后,停下来互相盯着,都好像在问对方该咋办?

    孔天师在附近所有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那是威名(凶名)赫赫,敢捋虎须的人,都在爆肝的抄书。

    抄完诗经,抄楚辞,抄汉赋,抄唐诗,抄宋词,抄元曲,抄论语,抄史记,抄资治通鉴

    总有一本你还没抄的书。

    若是抄书治不了你,那就背吧。

    一个高一生忽然开口道:“你愿意清清白白做个好人,还是愿意被背书支配?”

    另一个想想自己的记性,打了个哆嗦,摇摇头道:“那照片沿着网络传的很快,光咱们俩不行,得去实验、振华、附中找几个人,一起保质保量的完成孔师交代的任务。”

    孔方圆吃完早餐,溜达了一圈,回到家后,闪进白银门户后,准备吃点水果。

    母壤上种了榴莲、荔枝、西瓜、龙眼、苹果、椰子等水果,还有大红袍、太平猴魁、祁门红茶,可可树和咖啡树等饮料。

    种子、树苗等都是堂哥孔正圆精心挑选的最好品种,比如榴莲是黑刺和猫山王,荔枝是绿挂和桂糯香。

    这些原本生长在不同地域,需要苛刻生长条件才能保证品质的植物,在此种植后,不仅缩短了生长期,茁壮成长,还能不停开花结果,连品质、口感和产量都有了飞跃。

    孔方圆的私房钱就是靠这里的收获攒的。

    倒是孔正圆那二货,凭着自己赠送的插穗和接穗,种植嫁接了数万亩茶园、果园,虽然产出的品质差了好多,但是在地球上也是顶级的了。

    经过数年的努力,正圆集团旗下的优质水果、茶叶等都快要成驰名全球的奢饰品了。

    之所以有“快要”二字,是因为现在地球的主流是修行,不能有助修行的食物总差一筹。

    孔正圆表示正圆集团的“正圆”二字,“正”字来自他的名字,“圆”字来自孔方圆的名字,还很大气把公司的一半股份送给孔方圆。

    不过,他是当着全家人的面这么做的,然后哪里还有然后。

    孔方圆摘了颗黑刺榴莲,徒手劈开,又臭又香,当作饭后甜点实在美妙不过了。

    路过时看到一棵果树,上面挂着的水黄瓜样的果子熟透了,摘下来尝尝味道挺独特的。

    孔方圆记得孔正圆说这果树叫指橙。谁特么的指头跟水黄瓜一样粗。

    二货孔正圆果然是个坑。

    你送股份倒是私下里送啊。

    孔方圆边吃边骂,待水果吃完,神清气爽的躺在沙发上。

    若是他成了宇宙第一高手,寿与天齐,又把全宇宙最美的女子全娶了,生一大群娃娃,再这样吃了睡,睡了吃。

    人生就圆满了。

    夫复何求啊!

    可是他美好的人生路上出现了一块无法逾越的大石头,名叫孔不器。

    他连龙目试都参加不了,还怎么杀绿妖搞资源,成为造化师,哪里还有以后啊。

    咋办呢?

    要不整个美人计。

    让整日流连各处花丛的死党黄紫橙,找个妖女去勾搭亲爹孔不器,再瞅准时机向亲妈告密孔不器出轨,向单位举报孔不器包养小三。

    到时候,他孔不器自身难保,哪里有精力管自个的事情。

    不过,孔方圆很快否定了这个法子,孔不器没有啥大背景,一路走到现在的位置,啥场面没见过,这等伎俩对他来说,完全是个小case。

    若是被戳穿了,他将面临亲爹妈的混合双打,那惨烈的场面想想都发怵。

    “嘟”

    窗外,悠长刺耳的喇叭声响个不停。

    孔方圆走到窗前往楼下一看,一身粉色西装的黄紫橙,正摁着一辆黄的刺眼的跑车的喇叭,看到他后,招手让他下去。

    孔方圆无语。

    你丫能不能甭这么招摇。

    你可以直接来我家敲门啊。

    就算我爹妈觉得我变坏完全是你引诱的,不待见你,你不想登门。

    你大可以打电话,发短信,发微讯啊。

    偏生要这么闹,恨不得让整个小区都知道您大驾光临了。

    孔方圆摘了三颗猫王榴莲,那货就好这一口。

    又见天气正热,再拿了一个大西瓜。母壤出品,有五十来斤,一般人抱不动。

    他的动作很麻溜。

    不麻溜不行,他不下去,那喇叭声就不会停。

    这特么都是什么人啊!

    黄紫橙的车停在十字路口,人帅的一塌糊涂,路人不论男女频频侧目。

    孔方圆撇撇嘴。

    再帅也要吃饭拉屎撒尿,一口榴莲下去也会变成臭的了。

    可见,帅也不是一直顶事。

    “哇!你果然懂我。”黄紫橙看到榴莲和西瓜后,笑嘻嘻的接过放进车里。

    黄紫橙靠在车门上道:“听说你准备参加龙目试,你可知道前两年,每次两万多人参加,最后回来的十不存一,大部分还是缺胳膊的残疾,只有百把人平安无事。”

    孔方圆点点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他再清楚不过了。

    “你知道就好,这意味什么意味着以你这操蛋的性格,要是去了,铁定要翘辫子。作为多年的兄弟,眼见你要去送死,心里忒不是滋味,就给你准备了几分厚礼,让你拿几个一血,彻底摆脱处男之身,免得死不瞑目。

    到了第二天,咱们再摆宴大大的庆祝你脱处,虽然比我晚了四年,说出来挺耻辱的,但哥们不嫌弃你。”

    孔方圆气的哆嗦。

    听听这狗东西说的这是人话么。

    要不是打不过他,今儿孔师绝对把他摁到榴莲上摩擦。

    再者说,拿一血这种事情能不能私底下讨论?

    你站着路口大肆嚷嚷算怎么回事。

    孔方圆眯眼冷笑两声,道:“区区龙目试而已,一帮绿妖不过是纸老虎,土鸡瓦狗之流,连你这样的淫贼都能拿个第三名,孔师我洪福齐天,寿与天齐,冠军都是手到擒来。

    还有,我的童男身要留到新婚之夜,留给我的爱人。像你这样爆肝爆肾的折腾,迟早未老先衰,难道你没发觉最近多了皱纹,添了白发?”

    “呵呵。”黄紫橙不以为然。

    别人不知道你,还以为我不知道。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表面装正经,实质上骚的要命。

    还新婚之夜呢我呸!

    至于说我添白发,增皱纹。

    爷新染的头发,刚做的美容。

    你骗鬼。

    “人生要及时行乐,不然后悔莫及。就像李白说的好‘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黄紫橙说到“金樽”二字时加重了音,意有所指。

    “”孔方圆无语。

    李白的诗还能这样用。

    你真不担心李白从坟墓里爬出来掐死你,然后把你丢到丹炉里,混着仙草炼成仙丹?

    你用柳永的成不成?

    孔方圆不敢这么跟他扯下去了。

    若是让旁人听到了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一传十,十传百,败坏了孔师金不换银不换的好名声,他还怎么见人。

    他赶紧把话题扯开了,东拉西扯的聊了一回儿。

    黄紫橙忽然道:“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弄死他。可就是怕被天打雷劈。”

    黄紫橙口中的“他”是他的亲爹——黄黑红。

    自打黄紫橙的母亲去世后,黄黑红就像放出笼子的狗子,使劲的撒欢。

    这狗子还不是普通的狗子,是泰迪、二哈的结合体,给黄紫橙找了一群的编外小妈,生下一堆弟弟妹妹,偏偏还在那些小妈和弟弟妹妹的指挥棒下翩翩起舞,可劲的找黄紫橙的麻烦。

    父子俩的关系降到了冰点,如今看样子,虽说离绝对零度有段距离,可是估计也不远了。

    “要不你找个机会,把他送进去,让狱警叔叔照料他,世界就清净了。”孔方圆随口建议道。

    他这段时间一直在琢磨怎么折腾亲爹,可想了不少妙法子。

    “有道理,黄黑红那淫贼偷税漏税,作恶多端”黄紫橙狠狠的道。

    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孔方圆不敢听下去了,把话题转到龙目试上,毕竟这货既是亲历者,又是胜利者。

    参加龙目试的人族和绿妖共二十万,黄紫橙获得的第三名是两次龙目试中人族唯一进入前百的。

    作为一个成功者,他的建议具有实践意义。

    黄紫橙也是有备而来,拿出一个袋子,里面是有关龙目试的资料和专门准备的一些实用的东西。

    临走前,黄紫橙又说:“真不拿几个一血,再办个盛大趴体,大肆的嗨皮?”

    我勒个草!

    你还有完没完?!

    孔方圆把这淫贼轰进那辆黄的刺眼的跑车。

    “终于走了!”

    孔方圆擦了擦额头不存在的汗,大松一口气。

    ps:

    是药三分毒,不管再好的丹药都有丹毒,都会对人体有伤害,然而药实却没有。

    武法玄实(武实)更是一吃就会。

    孔方圆家族:

    父亲:孔不器,76年生,玉京市保安局局长;

    母亲:庄青未,78年生,元狩道院附属医院医生;

    弟弟:孔曲圆,10年生,玉京振华小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