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我能升级地球 > 第一章 外挂来了

第一章 外挂来了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孔方圆重生了。

    他光荣的从奔四的八零后大爷,变成了刚刚落草的零零后的崽崽。

    他欣欣然张开朦胧的睡眼。

    只见一个小青年小心翼翼的抱着他,高兴的咧嘴直笑,看样子都不知道自己姓啥名啥。

    孔方圆立时不爽了。

    想他前世都奔四了还没孩子,这小青年不过二十三四,居然有他这个注定不平凡的儿子。

    妥妥的人生赢家啊!

    孔方圆非常不忿,直接嗞了他一脸。

    那可是在母亲肚子里攒了几个月的陈尿,那味道想想都会呕吐。

    那小青年脸色没变一下,还大笑着,啧啧称奇——真不愧是我儿子,尿的真高。

    这莫不是个傻子吧。

    这一世他的大号也叫孔方圆。

    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一岁生日那天,孔方圆搞到一本书。

    他发现自己不止重生,还貌似穿越了。

    虽然这里的地球文明程度和前世差不多,但是这里只有五大洲,在一些名山大泽和古老之地,经常有各种飞天遁地的仙人传说流出。

    科技文明中带着些神秘莫测的气息。

    孔方圆合上书,把尿湿的尿不湿扯下来甩掉。

    就这样,外挂就这样毫无征兆的出现了:

    业火:0

    母壤:零阶

    化生:地球零阶

    业火就是怒火嘛。

    化生什么意思?化学生物?天人化生?

    孔方圆找词典一查,应当是生长、进化。

    瞅这系统的意思是,业火能升级地球。

    地球升一级会成什么样子?

    能战胜三体舰队?还是能干死紫薯精?

    孔方圆非常的期待。

    母壤则在一个白银门户后面。

    那个白银门户隐藏在他的绛宫(膻中穴),推门进去一看,那是一块大约一个足球场大的土地。

    黄土地看着很肥沃。

    一根断了柱子矗立在土地中央,柱子上光秃秃的,看顶端的段痕似乎是被生生折断的。

    柱子下有个半亩大的池塘,池塘另一边是个破败的小亭子,要不是上面盘绕着三株巨大的葡萄藤,那小破亭子歪歪斜斜似乎吹口气都会倒塌。

    那葡萄藤如同虬龙一般,上面各挂一串葡萄,一串绿色,一串纯白,一串褐色,都毫无光泽,一看就是生的。

    他前世就是吃葡萄时被烈犬一追噎死的。

    孔方圆狠狠瞪了葡萄半晌,才回过神掰着指头数起来,洪荒十大灵根有葫芦藤、黄中李、蟠桃、人参果,还有那啥来着。

    数来数去就是没有一个是葡萄。

    那破亭子里靠右手有一个架子,共两层,每层五个格子。

    那似乎是存放宝贝的地方。

    孔方圆没啥大奢望,能有一根能大能小的棒子,或者能转身的飞刀,或者一株能刷东西的树枝,或者一葫芦九转金丹也就成了。

    可惜那格子里空荡荡的,连一根猴毛都没有。

    总的来说,这母壤平平无奇,貌似只能种种田养养鱼了。

    可是他才一岁,小胳膊小腿的,走路都费尽。

    种田,呵呵。

    不过,也不是全无用处,至少能当卫生间使,省得用尿不湿了。

    每当他把大小解埋到葡萄树根下后,都会眼睛也不眨的盯着那三串葡萄。

    那是他长生不老,成仙做祖,笑傲异界的最后期望了。

    他这一盯就是四年。

    那串绿色的葡萄终于瓜熟蒂落。

    葡萄珠饱满圆润,萦绕着九色毫光,好像是能工巧匠用帝王绿翡翠精心雕刻而成,闻起来带着淡淡的玫瑰花香。

    绝非凡俗之物。

    孔方圆咧嘴大笑两声,迫不及待的在池塘冲洗一番,摘了一颗轻轻一咬,甘甜滋味透过舌尖传遍全身,全身的毛孔似乎在舒服的呻吟。

    随之,身体里散逸出大量的铅灰色的烟雾和符文。

    孔方圆不惊反喜。

    等烟雾和符文散尽,他先拉开裤子一瞅,二兄好好的再老地方呆着,非常的欣慰。

    他就怕吃了一颗葡萄,变成女的或者阴阳人。

    为了安全起见没敢再吃,等了段时间,他发现自己的身体素质大幅提升,尤其是力量大增。

    没有任何弊端。

    其实,这九彩翡翠葡萄是九色春元果,能提升武者修为,此时地球上没有玄气和法则,不能修行,故而只发挥出有限的作用。

    孔方圆又吃了两颗,年仅五岁的他,侧着手掌轻轻一敲,一块板砖就一分为二。

    和谐社会,一个萌娃要这么大的力气干嘛?

    五岁的孔方圆提着半截板砖,望着夕阳的余晖,心中生出我要这铁棒何用的感慨。

    他把剩下的六颗葡萄给亲爹喂了一颗,——还不到三十,只知道熬夜学习、工作,不打游戏,不看网文,真的好生无趣。

    亲妈也吃了一颗,她是学医的,比亲爹还辛苦,不是在加班就是在加班的路上。

    爷爷和外婆也得给,力气大了才能保护好两摞房产证,说不定还能二次拆迁呢。

    偶尔和他同床共枕的隔壁老宿的女儿宿凝霜,也来一颗,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是最好的老婆人选——他能不能超过亲爹,在二十二前生个儿子,全靠她了。

    至于死党黄紫橙,更得来一颗了。孔方圆发誓,前世今生,他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人。

    他跟在身后各种零食玩具一收一大堆,还不用被各种鼻涕妞纠缠。

    真是爽啊。

    不过,要收集不知多少业火化生地球,可就是个大工程了。

    他一个五岁大的小破孩,不会像熊孩子一样做大死,欺负同龄的小屁孩没成就感,大多数成年人也不会跟他一般见识。

    所以,只有偶尔收拾熊孩子的时候,才有大小不一的小小火苗像飞鸟归林,像万壑归流,没入孔方圆怀中消失不见,系统中的业火数随之增加一点点。

    翻来覆去只有三个数据:+0.3,+0.6,+0.9。

    好在到了孔方圆六岁,上了小学二年级之后,他碰上了业火大户——二年级二班班主任汪天娇。

    此女为人面黑心冷,心胸狭隘,从教五年,讽刺、挖苦、孤立、体罚等手段玩的得心应手,是小学生们闻之色变的灭绝魔王。

    开学第一天,在汪天娇的班会前,孔方圆特地泡了一杯母壤出产的大红袍,茶香四溢,带着淡淡的兰花香。

    三年前,二货堂哥孔正圆去武夷山浪的时候,不远千里带了一截干枯的树枝当礼物。

    信誓旦旦的说,那枯枝来自传说中的大红袍母树。

    本着“不与傻瓜论短长”的优秀品质,孔方圆收了礼,当垃圾扔到母壤里。

    谁知那树枝泡在池水里,居然枯木逢春,长成茶树,还产了些茶叶,连资深大红袍爱好者都征服了,更别说区区汪天娇了。

    汪天娇嗜茶如命,茶香如勾魂夺命索一般,让她心魂不安。

    她心一横,打算随便找个由头没收了细细品鉴。

    孔方圆怎么会给她机会,抄起水杯,一口饮尽,杯子一盖,塞进书包里。

    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就像排练了好多次一样。

    业火:+0.9

    汪天娇抢夺不成,一张大脸憋越发黑了,开始滔滔不绝的讽刺孔方圆。

    孔方圆摸着眉梢昏昏欲睡。

    直到汪天娇说出上课喝茶是乞丐的命的屁话,才淡定的回应道:“我爷爷在京城拆迁补偿了十几套房,据说二次拆迁又开始了,躺赢的人生,你不懂。”

    汪天娇被噎了一下,冷笑道:“小心你爷爷给你娶个年轻的奶奶,生个比你小的叔叔,就没你的份了。”

    孔方圆学着她冷笑,道:“反正你没门,我爷爷不会看上你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呵呵”

    汪天娇气的扭曲变形。

    业火:+0.9

    放学后,汪天娇找了个由头把孔方圆叫到办公室,想收拾他一顿,反被孔方圆胖揍了一顿。

    业火:+0.9

    又贡献了一个最高业火值。

    孔方圆笑眯眯的盯着汪天娇:化生地球的任务就落在你的身上了,勇士!

    汪天娇被一个小破孩狂虐,她如何能忍?

    接下来的一年,她软硬兼施,手段尽出,都被孔方圆一一化解。

    以致她一扫到孔方圆的影子,业火+0.3.

    孔方圆在小学生中威望与日俱增,坊间人称降魔天师,简称孔天师或者孔师。

    在期末后,系统的文字终于变了:

    业火:1000.2

    母壤:灵阶

    化生:地球:零阶(+)

    可是那“+”号却是灰色的,不能用。

    这是没满足条件咋的?

    孔师气的抱着脑袋撞桌子。

    业火:+0.6

    这到底是什么见鬼的系统,连自己都不放过,孔方圆气的大骂。

    这一年来,他为了业火值,跟汪天娇斗智斗勇,勤奋的跟个小蜜蜂似的。

    得,精力全白白浪费。

    接下来的三年级一年,他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都无精打采的。

    ps:业火本为怒火,本书系统引申加入了恐惧、绝望等负面情绪。普通人的业火值有三种:0.3,0.6,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