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毒医少爷的都市任务 > 第9章 脱臼了

第9章 脱臼了

作者:一捧胖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兰姐头疼的扶额,李叔肯定要对自己失望了。

    对于抚养了自己二十四年的李叔,兰姐是绝对的服从加崇拜再加感恩。

    也因此,最怕的就是让李叔失望,虽然知道他不是自己的父亲。

    可是,在心里却是实实在在把他当做父亲敬爱崇拜的。

    江枫倒是没有想太多,直接蹲下来查看兰姐的伤势。

    兰姐有些不好意思的想要避开,却被江枫轻轻地握住脚腕止住了。

    脱鞋的时候,江枫明显被那十厘米高的鞋跟震撼到了,眼睛在已经折断的鞋跟上看了好几眼。

    兰姐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鞋跟,瞬间脸更红了。

    明明天天穿都没事,偏偏今天真是出门不利。

    老天爷是成心让自己丢人么?鞋跟居然都扭断了。

    看少爷的样子,就差发出惊讶的感叹了

    江枫倒是绅士的没有评价什么,很快收起了惊讶。

    毕竟,他接触过的女人只有刘嫂,而刘嫂是不穿高跟鞋的。

    而在车站偶遇的那个女人,虽然也穿的高跟鞋,但是鞋跟远远没有这么高

    所以第一次看到这么高跟的鞋子,实在是不得不多看两眼,填补自己的好奇心。

    江枫收回目光,小心翼翼的把鞋子旁边的拉链拉开,慢慢的把鞋子脱下来。

    随着袜子落地,露出一双白嫩柔软的玉足。像是上好的软玉糕,有着入口即化的晶莹剔透。

    十指圆润可爱,颗颗分明,粒粒饱满。像吸满汁水的葡萄,有种吹弹可破的美。

    小巧的指甲在晨光的映衬下,有种粉嫩的色泽跃然其上,像害羞的少女晕红的脸庞

    江枫禁不住在心中感叹了一下:真美!

    视线忍不住顺着脚部优美的曲线往上移去,当看到脚腕处不自然的红肿,立马收起了欣赏的姿态。

    兰姐可不知道,江枫刚才居然在失神欣赏自己的脚。

    她只是努力的在忘记尴尬配合着不动,好让江枫观察伤势。

    对于少爷屈尊降贵的给自己脱鞋子脱袜子,查看伤势。

    她除了尴尬,就只剩下满心的意外和感激了。

    只看到江枫脱下袜子后,就轻轻的按了一下自己红肿的脚裸。

    她禁不住疼的“啊!”了一声,头上的汗也隐隐的渗了出来

    “脱臼了!“江枫肯定的道。

    他一只手掌轻轻托着兰姐的脚,另一只手轻轻触碰伤处。

    只感觉掌中的肌肤温软细腻,触手如上好的白瓷玉器,在晨风中带着一丝微微的沁凉。

    于是,那伤处便显得格外触目惊心起来。

    脚裸处鼓起拳头大小的包,带着要把肌肤撑破的不屈气势。

    “少爷,要不然您先去药铺吧,他们等了您一晚上了。

    您到药铺以后随便找个人来接我就行!“兰姐忍着疼痛提议道。

    江枫却没有理她,认真的盯着伤处看了几眼对她说:“屈膝,闭上眼,我给你治疗复位!“

    兰姐看到江枫认真的样子,不敢再说什么,配合的屈膝闭上眼。

    只感觉江枫握着自己的脚轻轻的移动,然后就听一声响,她瞬间觉得没那么疼了。

    “好了!可以睁眼了!“江枫边说边要拿起袜子给兰姐穿上。

    “少爷,我好了,我来穿吧!“兰姐赶紧要接过袜子。

    江枫手一动错开了她的手淡淡道:“别动!“

    兰姐瞬间就停下了,脸上的热气又浮上了脸颊,像个无措的孩子看着江枫给自己穿上袜子。

    “这两天注意一下,先不要走动,也不要穿鞋子。“江枫边说边站了起来。

    四处望了望,这里离最近的房子还有大概十分钟的路程,那里紧临大路应该有车。

    想到这里,江枫弯腰捏起那个坏了的鞋子看了看,又看向兰姐问道:“还要吗?“

    兰姐瞬间想找个洞跳进去,忍着满心的丢人尴尬,淡定的摇了摇头说:“已经坏了,不要了!“

    江枫听完赞同的点点头,把鞋子丢在了地上。

    兰姐刚松了一口气,就见江枫走到自己面前转身蹲下。

    “上来,我背你!“江枫淡淡的声音传来。

    “少爷我已经不疼了,我自己走吧!“兰姐赶紧表态。

    想象一下如果少爷背着自己出现在众人面前,被人看到不敢往下想下去

    兰姐为了证明真的好了,赶紧站起来试着走了一步。

    可是,脚腕一用力,疼痛立马袭来,差点趴到地上

    江枫听见身后的动静没有扭头,只是又说了一句:“快点上来!“

    兰姐这下不敢自作主张的反抗了,顺从的趴到江枫的背上。

    江枫用双臂圈住兰姐的腿弯,站起身,向前走去。

    兰姐趴在江枫的背上,不可避免的感受着他背部的线条。

    结实有力,带着蓬勃之气,熏得她的脸更加晕红起来。

    她不自然的用手掌按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挪开与他的距离。

    达到目的以后,忍不住吁了口气。

    当她的手掌碰到江枫的肩膀时,江枫手臂紧绷了一下微微有些发抖,伤口被碰触的疼痛瞬间袭来。

    托着她的手有些下滑,江枫微微一用力提了一下。

    她就惯性作用又趴在了他的背上,胸和背一刹那亲密的接触。

    江枫似乎也有些尴尬,轻咳了一声说:“不要乱动!“

    兰姐想反驳自己没有乱动,可是,转眼想到自己刚才的小动作,就心虚的没敢接话。

    江枫也不再说话,只是稳稳的背着兰姐。

    偶尔能闻见淡淡的冷梅香飘来,携着一两根发丝,擦过他的耳边。

    他于是知道了这是兰姐独有的气息,如静悄悄开放的梅。

    太阳一点一点的露出来,晨曦中寂静的河堤上,只留下男人背着女人的背影。

    虽然瘦削可是却让人觉得无比强大

    快走到房子前面时,江枫看到有一辆车开的飞快,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就见从车上下来两个男人,朝这边跑来。

    几步路的距离还没等兰姐反应过来,眨眼就到了面前。

    “少爷,兰姐!“两人恭敬的弯了下腰喊道。

    江枫淡淡“恩!”了一声就继续背着兰姐朝车走去。

    兰姐心里对自己的英勇形象默哀三秒钟,就忍不住火大的狠狠瞪了两人一眼。

    昨天晚上找到少爷以后,她让他们回去开车,自己躲在旁边等少爷和安长和说话。

    本想着这样,既不会冒失的破坏少爷认识安长和的机会,也不影响接人。

    没想到这俩人倒好,一对傻蛋,走了就不见回来了。

    现在天都亮了,黄花菜都凉了,他们倒是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