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岛小说 > 赘婿:我家背景通仙界 > 第九章:震动江州的大动静!

第九章:震动江州的大动静!

作者:孤鹰难驯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梦岛小说 www.m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孙天华和黄海龙等人,几乎是一起开口说道:“周先生,您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只要们力所能及,您但讲无妨!”

    黄海龙除却感激也有自己的想法,这可是个比郑文星医术还要超的年轻高人,一旦打点好关系对他以后绝没有坏处。

    像是他这种生意做得很大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一些大病小灾,现在和周岩建立良好的人际关系,这些几乎全都不用怕。

    另外,从孙天华的只言片语中,他了解到周岩还可能是个武者,虽不知道他的武道境界如何,但能让孙天华那么客气肯定不简单。

    几乎人人都抢着要让周岩欠他们一份人情。

    “我刚刚给黄小姐使用的,是我最新研发的几款护肤产品里的一种,目前我想开一个美容馆将这些美容产品推广出去,还差个地方,包括我第一次创业,也有不少不懂的地方,还得多叨扰各位照顾一下!”周岩直接说明了来意。

    孙天华赶忙询问:“周先生,美容馆打算什么时候开,时间上有没有什么要求?”

    周岩想了想,对孙天华说道:“我当然是希望越快越好,最好三天之内帮我办妥!”

    孙天华脸上露出一抹苦笑,跟着歉意的说道:“唉!这就难办了,暂时在江州市还这么一块儿地方,少说也要一个星期左右,这次我是有心也无力帮到周先生了!”

    黄海龙则是大手一挥:“周先生好想法,这样的美容产品就应该推广出去,我正好有个房地产分公司的门面正在江州市建设,既然周先生需要,那我黄海龙的分公司就不开了,免费赠送给周先生开美容馆好了!”

    周岩对这黄海龙也有了改观,这人脾气虽然差了一点儿,但办起事情来倒是大方和直爽,也难怪能成为金陵市那边最大的房地产大亨。

    答应完周岩之后,就是一个电话拨打了出去:“喂!现在把在江州分公司里一切有关房地产的建设,还有装修给我拆掉,花最大的价钱给我请江州最好的装修团队连夜赶工,明天就要投入开业使用,按着美容馆的风格给我装修,一切的费用直接从公司总部财务拿!”

    孙天华内心不禁苦笑,这黄海龙倒是会表现,那自己也不能输了他去,也对周岩承诺道:“周先生,您第一次创业开店,肯定要用得上各种营业执照和证书什么的,这东西您申办下来的话很慢,我老孙就帮您找关系把这些都给您办好,美容馆装修完营业执照我就能为您送到!”

    一心想拜师的郑文星也心里一阵着急,几乎能想到的都被这两个老油条想到了,那他就在开业当天准备一份厚重大礼送给周前辈好了!

    “呵呵,老孙,黄董事长,周前辈,我医院里还有个手术要做,就先失陪大家了,周前辈,您的美容馆开业,我到时候一定去为您捧场!”郑文星说完便离开了风行娱乐,火急火燎的去准备礼物什么的了。

    风行娱乐内的众人只觉得大脑都快被震惊的麻木了,一个个平日里难得一见的大佬,竟全都在今天为了巴结一个年轻人刻意去讨好?!

    今后不管在什么地方,一定不能招惹这个叫周岩的人。

    否则面临的将是江州和金陵市各方大佬的怒火。

    周岩见事情办妥,也不再多做逗留:“那我等你们好消息,时间不早了,我也得回家给我老婆做饭去了!”

    说完便打了一辆计程车离开了风行娱乐。

    回到林家,仍然和以往一样忙活着厨房里的一切,在丈母娘李月芸眼里他仍然是那个不中用的废物。

    只是在外界,却有无数人都在议论着周岩的手笔。

    新发地产分公司大规模拆建,取消了房地产开房地产分公司的事情,在互联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江州市的每个市民也都在津津乐道这件事:“金陵市的黄海龙之前为了这个房地产分公司的项目,可是直接拨款了十个亿,说拆就给拆了?果然,大佬的世界我们不懂!”

    “听说好像是一个年轻人将这店铺买下来了,想在江州市内开一家美容馆,这得是多有钱的富二代啊,十个亿啊,我就是努力一辈子,也赚不到那么多啊!”议论的人无不是内心充斥着羡慕的成分。

    大街小巷内人人都被勾起了足够的好奇心,一家餐馆内一个大叔正唾沫横飞:“我有个侄子就是在黄海龙的新发地产上班,听说黄海龙亲自打电话让人连夜赶工,还请了江州市最顶级的装修团队装修美容馆!”

    伴着这大叔的重磅消息,不少吃饭的人也都跟着变得激动了起来:“黄海龙那么大的大佬,竟然亲自打电话请了江州最顶级的装修团队?!那个年轻人的能量也太大了吧,竟然能让黄董事长如此器重!”

    “等到美容馆开业的那天,我们就可以看到那位神豪少爷了,到时候一定要看看江州市是谁这么有钱!”江州市不少人都对周岩产生了浓烈的好奇。

    这件事经过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发酵,没多久便震动了大半个江州。

    几乎人人都内心充满了期待。

    一些妙女郎们,甚至还想着一定要勾搭上周岩,这种财富和手腕能震动半个江州的年轻富二代,错过了可就不好碰了!

    林家内。

    李月芸对周岩和林诺诺说道:“对了,你们堂弟林子阳他们一家打算在江州开美容店分店,叫咱们明天过去给他们捧场呢!”

    周岩眉头微皱,赶忙问道:“妈!堂弟一家的美容店开在什么地方?”

    “就在新发地产的对面,你明天可得我穿好点儿,别到时候去了就给我丢人现眼!”李月芸一副极其嫌弃的样子看着周岩。

    周岩点点头对李月芸说道:“我明天还有事儿,就不陪着你们去给堂弟的美容店捧场了!”

    新发地产不就正是黄海龙送给他的店面嘛!

    堂弟林子阳一家倒是会挑时候和选地方,既然林子阳明天开业,那自己就干脆明天抢他的生意好了!

    李月芸听到周岩的话后,小小的吃惊了一把:“自从粉碎性骨折好了以后,你可是变成了早出晚归的大忙人,以前这种事儿你不是抢着去蹭吃蹭喝嘛,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去正好,免得在人前给我丢人!”

    林诺诺有几分责怪的看了眼李月芸:“妈!周岩他也是从这次教训中成长了,他肯上进出去找工作也是好事,你就少说几句吧!”

    周岩将丈母娘和老婆林诺诺的声音隔绝在外,已经拉开了卧室的门进了房间,一个电话给孙天华打了过去:“老孙,美容馆我明天就要开业,你电话通知老黄一声!”

    孙天华挂断了电话后,立马一个电话分别给黄海龙和郑文星打了过去。

    翌日清晨。

    一大早,李月芸和林诺诺就去了林子阳开的美容店分店里。

    周岩去厨房简单的下了一份挂面,也打了个车前往了新发地产。

    新发地产已经有一块儿牌匾挂在上边,那上边还挂着一层红布,这是要在正式开业的时候才揭下来的。

    店面内基本上已经装修的差不多,无论是棚顶或地上铺的地砖,用的货架全都是国外进口的拉来。

    “看来老黄办事的效率还不错!”周岩瞥着里边的场景,暗暗感叹着。

    这边还没开门便聚集了不少人,几乎人人都在期待着见到买下新发地产的年轻人是谁!

    周岩掏出口袋里的钥匙,在一群人震惊羡慕的目光下打开了美容馆的门,大摇大摆的坐在了美容馆内的真皮沙发上。

    不少人好奇的目光落在周岩身上,全都跟着议论纷纷:“他就是花了十来个亿将这门面给买下来的年轻人?”

    “好年轻啊,看他的容貌也就二十岁出头,咱们江州市是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样的富二代的?怎么以前从来也没见过!”一大部分人都在惊叹着周岩的年轻帅气,同时在记忆里努力搜捕着那些关于富二代的新闻。

    但这些记忆当中唯独没有找到关于周岩的。

    江州市的不少美女们,也一副花痴的神色盯着店里的周岩:“哇哦!挥手间就能拿出十个亿的小哥哥,果然好帅啊,好想嫁给他啊,到时候我也是身价过亿的富豪太太!”

    这边的动静自然也吸引了另一边的林子阳,他也想看看挥手拿出十个亿的人是谁,顺便打好一下关系。

    他的身后还跟着周岩的老婆和丈母娘。

    林诺诺和李月芸同时惊呼:“周岩?你怎么会在这儿?”

    林子阳也一眼看到了周岩,紧跟着便是朝着外边的人说道:“大家不要被他骗了,他肯定是从哪里捡来的钥匙才打开的店门,他就是我堂姐的那个上门女婿!”

    伴着林子阳的话落下,本来还无比羡慕嫉妒周岩的人,全都跟着再次惊讶不已:“什么?他就是那个无父无母,被林家收养了三年的孤儿女婿?!”

    “我还以为他是那个挥手十几个亿的大佬,真是害的我白激动一场,原来就是个吃软饭的废物啊!”又是一群人为刚才的行为嫌弃不已。

    见到这群人和之前截然不同的反应,林子阳不由又添油加醋了一番:“各位,你们是不知道,这病秧子入赘我姐家一年,什么重活也干不了,一旦干点重活就被累到进医院,单是给这废物花的住院费都不知多少!”

    “就在前几天还出去跟人赌博,被人打成了粉碎性骨折,虽然不知道这病秧子怎么突然好的那么快,但他这种出身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买的下新发地产的门面!”林子阳再次煽风点火了一把,果然让人们对周岩更加鄙视。

    先前还有意搭讪周岩的几个美女,全都一脸被喂了苍蝇一样的恶心,恼怒的呸了一声:“一个大男的竟然干点重活就得住院,只能靠着吃软饭过日子,本以为是个身价过亿的大佬,原来又是穷比一个啊!”

    林诺诺一头黑线,冷着声音对周岩说道:“周岩,等着人家正主来了你就麻烦了,捡来的钥匙交给这里的人就好,你跑到人家店里的沙发上坐什么啊!”

    她也觉得周岩是捡来的钥匙。

    虽然周岩这段时间有些反常,但三年来周岩什么样她最清楚,压根儿就不可能是挥手十个亿买下这里的主。

    李月芸更是觉得一张脸臊红的不行,没好气的骂了一句:“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还不赶紧从人家店里滚出来!”

    周岩只觉得快被林子阳给搞的无语了,他只是笑着问了一句:“老婆!我要是说这美容馆真是我的呢?并且这地方还是黄海龙送给我的!”